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589章 絕靈水

第589章 絕靈水

    第章絕靈水

    為了爭奪高端礦工,滄家和瀾家甚至還大打出手過一次,高端礦工,對于一個礦井,是非常重要的勞動力,一個高端礦工,可以讓一個礦井每年多增加一成的礦石產量。

    “我就知道我的運氣不錯?!睖嫒羲拥拇蛄艘粋€響指,立即招呼老黑,和老黑一起,將薛訥用魔鋼鏈結結實實的捆綁住了。

    如果薛訥真的跟他父親所的,是體痕境后期的強者,那他滄若水還真不是對手。

    滄沁槐離去沒有多久,很快就和一位胖乎乎的老者一起過來了。

    “見過滄真長老?!睖嫒羲泵π卸Y,這位滄真長老,可是滄家一位手握實權的長老,因為他掌管著滄家所有的礦藏。

    滄真長老沖著滄若水擺了擺手,就奔到了薛訥跟前,觀察了一下,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滄若水,一臉贊賞的道:“不錯,能夠為家族抓來一個高端礦工,這份功勞了不起?!?br/>
    “這是我應該做的?!睖嫒羲驕嬲骈L老行了一個禮謙虛道。

    “嗯,不錯,不驕不躁,你的功勞我記下了,我會在家族的長老會上提出來的?!睖嬲骈L老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吩咐跟著他來的兩名族人,將薛訥直接帶走了。

    薛訥在空間亂流中,身體受傷比較重,但是靈魂上倒沒有受到什么傷害,只不過因為身體受傷重,沒有恢復,所以薛訥的神識沒有辦法回歸到身體中去。

    對于滄若水與他父親,以及滄真長老的對話,薛訥是聽的清清楚楚。不過奈何身體不能動,只能心中苦笑著任由滄真等人折騰。

    “唉,苦命的訥子啊,剛走出隕神界,就要淪為礦工了,真是命苦??!”九面帶微笑的感嘆薛訥命運多舛。

    “九哥,你還是多多操心一下你自己吧,我手上戴的痕戒,他們絕對要拿走的,到時候,就會發現你的存在了?!毖υG笑呵呵的看著九,對于他現在的遭遇,倒是一點都不擔心,只要他的修為恢復,薛訥有信心從滄家的礦井中逃出來。

    “且,你也太看你九哥的本事了,九哥現在就給秀一把!”九罷,原本戴在薛訥手上的痕戒突然憑空消失了,直接出現在了玄帝殿中。

    玄帝殿在薛訥的丹界中,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誰能夠直接透過薛訥的身體發現薛訥身體中的丹界。

    “怎么樣?九哥連你的痕戒都給你保住了!”九得意的聲音在薛訥的腦海中響起。

    “咦?這個人的身上,竟然沒有任何的儲物東西,真是奇怪?!焙脱υG猜測的一樣,將薛訥帶走的兩個人,在路上,其中一個人就在薛訥的身上尋找起儲物戒指之類的東西來。

    “別找了,他身上值錢的東西,估計都被滄沁槐父子給拿走了?!绷硗庖粋€人憤憤道。

    “有可能!”

    其實這兩個人算是冤枉滄沁槐父子了,滄沁槐和滄若水兩人,發現了能夠立下功勞,讓滄若水回到家族,早就高興的忘記搜查薛訥身上的東西了。

    “給他喂服絕靈水,另外再給他喂服一粒潛能丹,讓后將他扔到礦井中去?!睖嬲娣愿懒颂еυG的兩人一聲,就回去了。

    “九哥,絕靈水是什么?”薛訥詢問九道。

    潛能丹薛訥知道,在隕神殿中接受考驗的時候,在幻境中,薛訥還服用過一粒潛能丹,能夠瞬間激發身體中的潛能,要么讓修為提升,要么讓受的傷迅速恢復,不過這都是以壓榨生命力為代價的。

    “絕靈水是一種專門煉制出來的藥液,服下它后,會讓你失去對外界天地元力的感應,不能修煉?!本沤忉尩?。

    “那有沒有辦法阻止它進入我的身體?”薛訥有些著急的詢問道,因為其中那個胖乎乎的侍衛,已經將盛好的絕靈水端到了薛訥的嘴邊。

    “如果你是清醒的,可以控制身體不吸收它們,但是你的身體現在不受你控制,我也沒有辦法!”九攤了攤手道。

    絕靈水被灌入了薛訥的口中,然后化作五彩斑斕的光點,順著薛訥的經脈開始流轉,每到一處經脈,這些五彩斑斕的光點就會分出一部分,附著在薛訥的經脈上面。

    數十個呼吸時間之后,薛訥的八條經脈上面,全部覆蓋了五彩斑斕的光點。

    兩人喂薛訥喝完絕靈水后,又拿出一粒潛能丹,讓薛訥吞服了下去。

    潛能丹一下肚,立即融化,融入了薛訥的身體中。薛訥只感覺到身體中似乎有一絲絲的特殊的能量,被逼迫了出來,這些特殊的能量,被他的經脈完全吸收,然后,薛訥的四肢就逐漸有了知覺。

    不用,這些特殊的能量,應該就是潛能丹透支薛訥生命力,形成的能量了。好在薛訥還年輕,距離一千五百年的壽命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損失這點生命力,倒沒什么大的影響。

    “醒醒,別裝了!”胖胖的侍衛顯然非常有經驗,給薛訥喂服潛能丹一刻鐘后,就用腳踢了踢薛訥的身體,讓薛訥醒來。

    薛訥看到隱瞞不下去了,只得睜開眼睛。

    “嘿嘿,體痕境后期,比我們哥倆的修為都要高,可惜馬上就要成為我們滄家的礦工了?!迸峙值氖绦l獰笑一聲,能夠踩比自己修為高的人,胖侍衛感覺很爽。

    薛訥沒有話,只是冷眼看著兩個侍衛。

    “喲,挺有脾氣的啊,竟然瞪你家大爺!”瘦一點的侍衛一巴掌扇在了薛訥的臉上,讓薛訥的半邊臉龐瞬間腫脹了起來。

    “你們會后悔的?!毖υG記住了兩個侍衛的容貌,有仇不報,從來都不是薛訥的風格。

    “嘿嘿,還想報仇!”胖侍衛哈哈大笑起來,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因為那些進入滄家礦井的礦工,這么多年,還沒有誰從礦井中逃脫出來。

    “砰!”胖侍衛抬腳一踢,將薛訥的身體踢飛出去,撞在了旁邊院子的墻上,道:“告訴你子,你家大爺我叫賈大胖,他叫馬二桿,如果你能從礦井中走出來,歡迎你來報仇。哈哈哈哈”

    薛訥保持了沉默,沒有再話,和這些人渣話,簡直是浪費唾沫。

    “鬼笑什么呢,趕緊將他送到礦井中去!”滄真突然出現在了院子里,皺著眉頭對賈大胖和馬二桿呵斥道。

    “是!”賈大胖和馬二桿敢對薛訥無禮,但是面對滄真這位滄家的長老,他們立即恭恭敬敬的去執行滄真的命令了。

    薛訥被裝上一輛馬車,連夜出城,來到了距離滄瀾城五十里外的一座禿山腳下。

    是禿山,一點都不夸張,整座大山上,寸草不生,全部都是黑漆漆的巖石,晚風吹過,一片死寂。

    “獨眼龍,快開門,給你送人來了?!边€未到山洞門口,賈大胖就扯著嗓子喊了起來,讓寂靜的夜晚突然喧鬧了起來。

    “大半夜的瞎嚷嚷什么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山洞石門打開,一個只有一只眼睛的漢子從山洞中走了出來,他的身后,還跟著三四個睡眼惺忪的弟。

    “奉滄真長老命令,來給你們送高端礦工了?!辟Z大胖笑嘻嘻的將薛訥從馬車上拖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薛訥被魔鋼鏈捆的像個粽子,站都站不起來。

    “他是體痕境后期的高手!”黑夜中,獨眼龍的那只獨眼中突然迸射出一抹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薛訥。

    “哈哈哈,果然是,有了他,我們今年的鎢鐵礦產量就能增加三成了,到時候對家族也能有個交代了,你可不知道,這段時間,為了礦工的事情,我是愁的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獨眼龍拉著賈大胖和馬二桿熱情的道:“走走走,今個兒我做東,請兩位兄弟好好吃一頓,你們可是給我雪中送炭了?!?br/>
    到天亮,獨眼龍估計是和賈大胖、馬二桿吃喝結束了,這才來到了關押薛訥的地方。

    薛訥靜靜的盤坐在房間中,一動不動。獨眼龍等人走后,薛訥嘗試了,想要運轉痕力,結果只要薛訥一運轉痕力,他身體中的八條主要經脈,就如同刀割一般疼痛,讓薛訥沒有辦法運氣。

    至于捆綁住薛訥的魔鋼鏈,這可是當初連巫天都掙脫不開的東西,以薛訥目前的修為,是掙脫不開的,更何況薛訥現在是沒有辦法運轉痕力。

    獨眼龍大馬金刀的坐在薛訥前面的太師椅上,對薛訥道:“子,來到我這里,生死就由我控制了,我勸你最好是乖乖的聽話,這樣還能多活一些時間,要是不聽話,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了?!?br/>
    薛訥閉著眼睛沒有話,因為了也白。

    獨眼龍站起身來,走到了薛訥身前,獨眼死死地盯著薛訥的臉龐道:“每半年交一次鎢鐵礦石,每次十公斤,要是不夠,是沒有解藥的?!?br/>
    罷,獨眼龍用厚厚的手掌拍了拍薛訥的臉蛋,站起身離開了房間。獨眼龍剛走,就有他的兩個手下過來,將薛訥架起來,抬到了一處陣法前面,將薛訥直接拋入了陣法中。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