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618章 找上門來

第618章 找上門來

    第618章找上門來

    賀蘭山的身體,像破布一般,被抽飛了出去,整個臉頰一片血肉模糊。

    這就是奇火擁有靈性的好處,薛訥通過虛空無根火施展的赤火掌,可以進行短距離的控制,心隨意動。

    “噗!”

    賀蘭山一張嘴,吐出了三四顆牙齒。

    “小雜種,我要殺了你!”

    賀蘭山瘋狂了,面對一個比他修為要低兩個等級的小子,竟然還被對方一巴掌抽飛了,這讓賀蘭山認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當即催動痕力,不惜代價,向著薛訥瘋狂攻擊而來。

    一個氣痕境巔峰強者拼起命來,還是很恐怖的。從賀蘭山身上釋放出來的恐怖氣勢,讓周圍地面上的野草碎石,盡數粉碎。附近的一些小型的野獸,無不慌忙逃竄,一些逃的慢的,直接被這恐怖的氣勢驚嚇而死。

    “唰!”

    一道刺眼的劍光突然出現,如同銀河落九天般,從空中灑落下來,化作萬千劍影,刺向薛訥。

    憤怒之下,賀蘭山拿出了他的武器,龍影劍,一件圣器級別的寶劍。

    匆忙中,薛訥一拳轟在了賀蘭山的龍影劍上,將龍影劍逼退,不過在薛訥的拳面上,則是有著絲絲血跡滲出。

    “看來身體還是不夠強??!”薛訥感嘆一聲,收回拳頭,破天槍輕鳴一聲,出現在了薛訥的身前。

    既然肉身強度不足以抵擋賀蘭山的龍影劍,薛訥自然不會傻傻的用拳頭去碰撞。

    “幻影千斬!”

    龍影劍不斷變幻著劍影,形成一把打開的折扇模樣,呼嘯斬向薛訥的身體。

    “力劈華山!”

    沒有華麗的招式,薛訥直接長槍豎起,猛地向著龍影劍劈了下去。

    “嘭!”

    薛訥的身體穩穩地站在原地沒有后退,而賀蘭山的身體,則是“蹬蹬蹬”倒退出去三四步,這才止住身形。

    “這不可能!”賀蘭山滿臉的不敢相信,低聲喃語道:“他的力量怎么可能這么強?”

    薛訥自然不會告訴他在鷹愁澗的奇遇,不會告訴賀蘭山他得到了赤帝的傳承。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奇火嗎?那我就滿足你的愿望?!?br/>
    薛訥冷冷的看著賀蘭山,破天槍槍尖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弧,引出了虛空無根火。

    黃色的虛空無根火出現,直接形成了一條頭有雙角的火龍,咆哮一聲,撲向了賀蘭山。

    “給我破開!”

    賀蘭山從火龍的身上,感受到了高度的危險,當即龍影劍舞成了一個球形,將他籠罩在了里面。

    或許薛訥施展的奇火攻擊,賀蘭山可以阻擋住,但是這次薛訥施展是虛空無根火,一個吞噬了兩種奇火,而且覺醒了靈智的奇火。

    火龍接觸到賀蘭山的龍影劍后,“砰”的一聲,爆裂開來,化作無數細小的火苗,從空隙中沖向了賀蘭山。

    “滋滋……”

    火苗很快就附著在了賀蘭山的身體上面,讓賀蘭山變成了一個火人。

    “饒,饒命!”

    賀蘭山此刻再也沒有了絕世高手的氣魄,在地上不斷打滾哀嚎,向著薛訥求救。

    薛訥冷冷的看著賀蘭山,直到他的氣息完全消失,這才一揮手,將賀蘭山身上的虛空無根火收了回來。

    一陣風吹來,賀蘭山的尸體化作了一串灰塵,散落在了周圍的犄角旮旯中。

    “既然你想殺我,就要做好被我殺的準備!”看了一眼賀蘭山消失的地方,薛訥招呼了小毛一聲,向著滄瀾城大步走去。

    ……

    “家主,家主,不好了!”滄家的議事大廳中,一名侍衛慌慌張張的沖了進來。

    “什么事?這么慌張?!睖骅F山放下茶杯問道。

    “家主,賀長老的靈魂玉牌碎了!”侍衛急忙稟告道。

    “什么?”滄鐵山猛然站了起來。

    賀蘭山是氣痕境巔峰修為,和滄鐵山相比,雖然差了一點,但是如果賀蘭山要逃走,滄鐵山是殺不死賀蘭山的。

    “滄家這次危險了??!”滄鐵山有些無力的坐回到了椅子上。

    坐在一旁的大長老滄厲沖著侍衛揮了揮手,示意他先退出去。

    “家主!”滄厲開口道:“敵人這次是有備而來,專門針對我們滄家的。但是他又沒有直接殺到我們滄家來,說明這個敵人,他沒有滅掉我們滄家的把握?!?br/>
    “大長老的意思是?”滄鐵山轉過頭看向滄厲問道。

    “收縮我們的生意,讓我們滄家的實權長老暫時先回到滄家,我們抱團取暖,只要我們在一起,相信那個敵人不敢來滄家。等這一陣風頭過去,我們再擴大滄家的生意?!睖鎱柦ㄗh道。

    “大哥,你難道讓我們滄家的人都做縮頭烏龜嗎?在滄瀾城,我們滄家什么時候這么窩囊過?”二長老滄花紅拍著桌子生氣說道。

    “對,大哥,我也不同意你的建議!”三長老滄邗江說道:“我們不是還有老祖宗嗎,我就不信,那個敵人敢囂張到滄瀾城中,來殺我們滄家的人?!?br/>
    大長老的建議雖然穩妥,但是滄家作為滄瀾城的兩大家族之一,如果這樣做,就沒法再抬起頭了。最終,滄鐵山拒絕了大長老的建議,讓滄家的眾子弟,繼續搜索殺害滄真和賀蘭山兩位長老的兇手。

    滄若水家中,滄若水和他的父親滄沁槐面對而坐。

    “父親,你說殺害滄真長老和賀長老的人,會不會就是我從外面撿回來的那個小子???”滄若水一些擔憂的問道。

    “不可能吧,我看那小子的修為了,只是體痕境后期的修為而已?!睖媲呋卑櫫税櫭碱^說道。

    “可是那日在百味居,我親眼看到賀長老追殺那小子去了,但是賀長老回來的時候,卻是身受重傷。況且現在死去的賀長老和滄真長老,都是和那小子有恩怨的人?!睖嫒羲杏X自己的身體有些發抖。

    “父親,你說那個小子會不會過來找我報仇???”滄若水看向他的父親問道。

    滄沁槐沒有回答滄若水的問題,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滄若水的身后。

    “父親,你怎么了?”滄若水用手在滄沁槐的眼前晃了晃。

    “他,他來了?”滄沁槐的聲音也變得有些顫抖起來。

    “父親,你怎么了?誰來了???”滄若水一邊問,一邊回過頭去看身后。

    “嘎!”滄若水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下子沒有了聲音。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