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624章 變成試驗品

第624章 變成試驗品

    第624章變成試驗品

    看到薛訥突然爆發出來的速度,滄玉大吃一驚,因為薛訥這時候逃跑的速度,已經不下于滄玉了,甚至比滄玉的速度都要快上一絲。

    滄玉身形變得模糊,追蹤著薛訥而去,如果讓薛訥在他手中,都逃跑了,那真的是要被人恥笑了。

    薛訥感受著周圍快速倒退的樹木,雖然經脈中不時傳來陣陣疼痛,但還是讓薛訥心中暗自高興,只要從滄玉的手中逃脫,修為掉落了,還是可以修煉回來的。但是如果丟了小命,就什么都沒有了。

    “停下!”

    突然,前方出現了一道恐怖的氣息,絲毫不在滄玉之下,甚至比滄玉的氣息還要強大幾分。

    恐怖的威壓,讓薛訥的速度大減,不過薛訥還是一咬牙,催動虛空無根火,硬扛著恐怖威壓,繼續向前逃竄。

    “哼!”

    一道冷哼傳來,重重的敲擊在了薛訥的腦海中,讓薛訥的腦袋疼痛欲裂,緊跟著,一個用痕力凝聚的巨大手掌憑空出現,拍在了薛訥的身體上。

    “嘭!”

    薛訥被拍擊的陷在了地面上,口中不停地向外吐著鮮血。

    催動《置之死地》后,薛訥已經是將潛能逼迫到了極限,這下又承受了這一掌,頓時身受重傷,新傷舊傷一起發作,讓薛訥失去了行動能力。

    茂密的灌木分開,一個身穿玄色長袍的老者走了出來,在老者的身后,則是跟著一個長相漂亮的女孩。

    玄色長袍老者來到昏迷的薛訥身旁,跟在他身后的女子上前一步,貝齒輕吐,說道:“爺爺,就是他了,身具奇火,可以幫您完成那個心愿了?!?br/>
    “好,看來老天都在幫我??!”玄色長袍老者放聲大笑起來,正準備將昏迷的薛訥帶走,突然,后方一道恐怖的氣息快速逼近。

    “瀾老鬼,你要干什么?這是我要追殺的人?!睖嬗褛s了過來,看向玄色長袍老者,沉聲問道。

    這個玄色長袍老者,正是瀾家的老祖宗瀾淮鎮,至于跟在瀾淮鎮身旁的那位女子,則是瀾淮鎮的孫女瀾曉曉。

    “哈哈哈,滄老鬼,你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一大把年紀了,還追殺一個小輩,而且還追殺了這么長時間,都沒有殺死他!”瀾淮鎮戲謔的說道。

    滄玉的臉色忽青忽白,狡辯道:“這小子殺了我兒子,我不想讓他死的太輕松,所以才慢慢折磨他的?!?br/>
    “哦,原來是這樣??!”瀾淮鎮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語氣一轉說道:“不過我需要這小子幫我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成功的幾率不到一成,這樣的話,相當于便相的替你兒子報仇了。如果他成功了,活著出來,那我還將他交給你處置,怎么樣?”

    “我直接殺了他不好?這么多事干嘛?”滄玉的眼神閃爍。

    “一棵天靈芝!”瀾淮鎮伸出一根手指道。

    “兩棵!”滄玉討價還價。

    “成交!”

    瀾淮鎮爽快的答應了下來。他接下來要讓薛訥去拿的東西,關系著他能否再進一步,突破至魂痕境后期,送出一些對他沒有用處的寶物,瀾淮鎮絲毫不心疼。

    瀾淮鎮的天賦已經消耗殆盡,達到魂痕境中期后,再難突破一步。如果有了那樣東西,可以提高瀾淮鎮的天賦,甚至有讓瀾淮鎮沖擊魄痕境的可能。

    “說好了,如果這小子拿到你要的東西后,還沒有死,你要將他交給我?!睖嬗顸c了點頭,至于瀾淮鎮要讓薛訥去干什么危險的事情,滄玉絲毫不在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煉之路,有自己的機緣,就像滄玉,無意中得到了一張古丹方,只要將丹方中的丹藥煉制出來,可以讓滄玉的修為從魂痕境初期,提升至魂痕境后期。

    滄玉離開后,瀾淮鎮一揮衣袖,帶著薛訥,向著瀾家所在的方向快速奔去。

    瀾家最深處的一間密室中,薛訥渾身赤裸,躺在一張床上,在一旁的桌子旁邊,一道倩影正忙碌著。

    “他似乎施展了一種激發潛能的秘法,想要恢復起來,真是麻煩!”這道倩影自然是瀾曉曉了。

    瀾淮鎮將薛訥帶回來后,就交給了瀾曉曉,讓瀾曉曉幫助治療。如果讓這樣狀態的薛訥進入那個地方,絕對是十死無生。

    瀾淮鎮花費了兩棵天靈芝將薛訥換回來,自然是希望薛訥起到作用的。

    瀾曉曉,瀾家最優天賦的煉丹師,現在已經是獸階煉丹師了。不過瀾曉曉對煉丹真正感興趣的,是各種藥材之間屬性的沖突和疊加,現在的薛訥,就成了瀾曉曉實驗的對象。

    “這兩種含有劇毒的度養草和血甲石,混合在一起,按照藥理推斷,應該能夠快速補充人體損失的潛能的。先試試吧!”瀾曉曉將一種兩種不同顏色的液體,倒在了一起,變成了漆黑且有惡臭氣味的粘稠狀物質。

    “真難聞!”瀾曉曉控制痕力,自動封閉了嗅覺,然后端著這碗粘稠狀的東西,來到了薛訥的身旁。

    薛訥身體受了重傷,早已陷入了昏迷中,所以,對于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

    瀾曉曉將粘稠狀的物質,用一根棍子攪動起來,然后開始往薛訥的心臟部位滴去。

    “啪!”

    一滴黑色的粘稠狀物質滴在了薛訥的胸膛上,薛訥的身體,頓時劇烈的抖動起來,仿佛篩子般,瀾曉曉按都按不住。

    “反應怎么這么大?”瀾曉曉有些驚慌,對于她碗中的東西,瀾曉曉心中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算了,錯就錯吧,就當試驗了!”瀾曉曉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碗里多半碗的黑色粘稠狀物質,全部倒在了薛訥的心臟上面。

    “滋滋滋……”

    薛訥的胸膛上冒起了一股青煙,同時發出了肉烤焦的氣味。不過瀾曉曉封閉住了嗅覺,沒有聞到。

    黑色粘稠狀的物質,一進入薛訥的身體中,就迅速分布在薛訥的身體中,很快,薛訥身體中的骨骼和經脈,就變成了漆黑的顏色,仿佛被用墨水染了一樣。

    薛訥被突如其來的劇痛所疼醒,想要移動身體,卻是發現身體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而進入他身體的那種黑色物質,所過之處,肌肉完全失去了感覺,似乎那都不屬于薛訥的了。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