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918章 死里逃生

第918章 死里逃生

    第918章死里逃生

    “唰!”

    東方恨握著七煞鐮向前一揮,七煞鐮直接化作數百丈的巨型鐮刀,帶著陰煞之氣,撕裂空間,斬向了小毛。

    小毛開啟了血祭的第二層,不管是速度還是攻擊力,都提升了兩倍,但是面對東方恨的七煞鐮,卻是有一種躲無可躲的感覺,因為七煞鐮已經鎖定了小毛。

    這一刻,小毛渾身的毛發都倒豎了起來,一種異常危險的感覺從小毛的心底閃現出來,不過小毛這個時候已經躲避不掉了,只能怒吼一聲,調動渾身獸力,全力防御。

    “呼!”

    一個球形的大罩子從小毛的身體中飛了出來,將小毛包裹在了里面。這個大罩子是小毛領悟土之力后出現的天賦之一,名叫永恒護罩,是小毛目前最強的防御手段了。

    “鐺!”

    薛訥飛身而起,破天槍快速旋轉著,從側面點在了七煞鐮上面,不過薛訥的攻擊,只是讓七煞鐮稍微震顫了一下,就將薛訥的破天槍彈開了,速度不減切割向小毛。

    七煞鐮劈在了小毛的永恒護罩上面,有彈性的永恒護罩,直接被壓迫的癟在了一起,不過卻是很堅強的沒有破。

    小毛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只要七煞鐮劈不破永恒護罩,那么就不會對他造成什么傷害。

    不過不等小毛舒完一口氣,七煞鐮突然震顫起來,然后在小毛吃驚的眼神中,永恒護罩“?!钡囊宦?,破掉了。

    放大的七煞鐮,快速沖向了小毛。

    小毛閉上了眼睛,在強大到難以抵抗的東方恨面前,他們已經用盡了手段,不過依舊弱小的如同螻蟻。

    七煞鐮落在了小毛的胸口,讓小毛感覺胸口處一疼,不過緊接著,小毛感覺自己的身體飛了起來,強大的慣性,讓他摔在了地上。

    小毛睜看眼睛看去,頓時雙目圓睜,嘶吼道:“不要!”

    在小毛原來呆的地方,薛訥已經站在了那里,剛才正是薛訥,將小毛推開,而他則是代替小毛,承受了七煞鐮的攻擊。

    “噗!”

    薛訥的身體向后重重的倒去。薛訥推開小毛后,身體是側面站立的,七煞鐮剛好斬在了薛訥的左臂之上,七煞鐮恐怖的沖擊力,讓薛訥的身體不單飛了出去,更是讓他的左臂上面血肉模糊。

    小毛想要站起來,去攙扶薛訥,不過胸口處傳來的疼痛感覺,卻是讓小毛渾身無力。小毛低頭一看,只見在他的胸口處,一道四五寸深的傷口,幾乎占據了他整個胸口的位置。傷口處除了流淌出來鮮血,更是有一層黑色的氣體,籠罩在傷口上面,不斷侵蝕著小毛胸口處的傷口。

    薛訥躺在地上,整個左臂都失去了知覺,也不知道是不是廢了。在推開小毛,薛訥用自己的身體頂上去的時候,薛訥將破天槍擋在了他左臂的最外面,相當于七煞鐮最先砍中的是薛訥的破天槍,然后才砍在了薛訥的胳膊上。

    對于破天槍的材質,薛訥有著充分的信心,不可能被七煞鐮砍斷,所以,薛訥左臂上受的傷,都是七煞鐮參與的沖擊能量,而且不是七煞鐮本體砍在薛訥的胳膊上。

    “老大,你打不過這個老頭的,還是逃吧!”薛訥的識海中,突然傳來了球球的聲音。

    “逃?”薛訥凄慘一笑道:“現在這種情況,我們怎么逃?速度上根本就比不過東方恨的,根本逃不掉的。對不起你了,剛剛將你帶出來,就要讓你跟著我受死了!”

    “老大,你能逃走的,可以往空間亂流中逃,這個老頭絕對不敢追的?!鼻蚯蛑赡鄣穆曇衾^續在薛訥的識海中響起。

    “進入空間亂流中,我也是活不了啊,別說迷失在空間亂流中了,就是空間亂流中的那些空間碎片,就能讓我死無數次?!毖υG說道。

    “放心吧,老大,還有我呢,你可別忘了,我是虛空神獸的,虛空中可是我的天下,保你無事!”球球擺著胸膛保證道。

    “好,就聽你的!”薛訥分別看了一眼小毛和圖塔的位置,既然要逃走,薛訥自然不會扔下小毛和圖塔獨自逃生的,要逃就一起逃。

    “三個無知小輩,竟然敢跟我作對,現在還有什么話可說?”東方恨看著被自己打成重傷的薛訥三人,得意的說道。

    “今天的仇我記下了,只要我不死,他日我一定會百倍償還!”薛訥咬著牙堅持著站了起來,身體搖搖晃晃,隨時有摔倒的可能。

    “哈哈哈……”東方恨突然仰天大笑起來,仿佛是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

    東方恨笑了有一分鐘的時間,這才止住了笑聲,用戲謔的目光看著薛訥道:“小子,你太天真了,你不會以為我還會放你們離開?”

    薛訥神色平靜道:“你先要有抓住我們的能力!”

    薛訥說罷,身形突然一晃,出現在了圖塔的身旁,玄帝殿直接開啟,將圖塔收進了玄帝殿中。緊接著,薛訥的身形不停,再次出現在了小毛的身邊。

    圖塔、小毛和薛訥經常在一起,早已心意相通,在薛訥來到他們身邊開啟玄帝殿的時候,就知道薛訥想要干什么了,都沒有反抗,讓薛訥將他們收進了玄帝殿中。

    如果帶著兩個人逃跑,別說薛訥的速度沒有東方恨快了,就算比東方恨的速度快,也會被帶著的兩個人拖累的跑不快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小毛和圖塔收進玄帝殿中,沒有什么后顧之憂后,薛訥才能放開逃竄。

    “死!”

    東方恨雖然不知道薛訥為什么要突然將小毛和圖塔收進玄帝殿中,但是只要薛訥還在反抗,那么東方恨就會痛下殺手,不會再留著薛訥的性命了。

    薛訥他們才剛剛突破到坤痕境初期,就能夠傷到自己,東方恨不可能將這個隱患留下來。

    薛訥沒有理會東方恨,而是迅速轉身,向著后方疾奔而去。

    “嘭!”

    東方恨的手掌拍在了薛訥的后背上,薛訥的身體一個瑯蹌,頓時先前撲去。薛訥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碎了,一張嘴,一口帶著心臟碎塊的鮮血噴了出來。

    “快撕裂空間!”球球焦急的聲音在薛訥的腦海中不斷響起。

    薛訥強行提了一口氣,破天槍握在了手中,然后向前一劃,前方的空間仿佛紙糊的一般,就被劃開了一道一人高的空間裂縫,里面是無數空間亂流,在里面沒有任何規律的飛馳。

    “小子,你竟然主動找死!”東方恨的嘴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空間亂流中,可不是好闖的,一不小心,就會被空間亂流切割成碎片。

    “我還會回來的!”薛訥回頭看了一眼東方恨,然后毫不猶豫的一頭扎進了空間亂流中。

    “哼,進入空間亂流中,老夫也能殺你!”東方恨被薛訥那冷靜的眼神看的心中莫名的一慌,雖然他認為薛訥進入空間亂流后,沒有活命的機會了,但是沒有親眼看著薛訥死去,東方恨心中不放心,當即緊跟著薛訥沖進了空間亂流中。

    東方恨擁有乾痕境修為,在空間裂縫中,可以進行短距離的穿梭,但是距離超過一公里的空間亂流,就算是東方恨,也不管亂闖。

    在空間亂流中,畢竟不比外面,里面是沒有任何的方向指示的,萬一方向錯了,可能就再也初步來了。

    “小子,你還是死在我的手中吧!”東方恨很快就追上了薛訥,即使在空間亂流中,東方恨的飛行速度,也比薛訥要快很多。

    東方恨黑色的掌印,突然拍出,向著薛訥的后背拍了下去。東方恨的掌印變成黑色,明顯帶上了劇毒,可見東方恨已經下定了決心,不想讓薛訥活下去了。

    “老大,將身體交給我控制!”一進入空間裂縫中,小毛立即接管了薛訥的身體。

    “唰!”

    薛訥的身體突然一震,飛行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三倍都不止,風馳電掣的向著前方飛去。至于東方恨拍向薛訥的那一掌,都沒有追上薛訥,眼睜睜看著薛訥消失在了空間亂流中。

    東方恨可不敢像薛訥那般在空間亂流中亂闖,只能小心翼翼的重新退了出去。

    “哼,進入了空間亂流中,老夫還沒有聽說過誰能夠從空間亂流中出來?!睎|方恨轉身,離開了。

    球球控制著薛訥的身體,躲過空間亂流中的很多危險,快速在空間亂流中飛掠著。

    球球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樣,對空間亂流中可能出現的各種危險了如指掌,而且能夠提前判斷,在危險來臨之前,就能提前躲避開來。

    就這樣連續不斷的飛行了一整天后,薛訥的身體最先承受不住了,畢竟薛訥之前也是身受重傷的。

    薛訥的身體承受不住了,那么只能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了。

    球球皺著小眉頭思考了一下,然后就控制著薛訥的身體,向著一個方向飛行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后,破天槍出現,在前方劃了一下,將空間撕裂開來,然后走了出去。

    “這是什么地方?”一走出空間裂縫,薛訥則是立即接管了自己的身體,不過他被外面的情景給驚呆了。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