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89章 晉入銅甲武者境界

第89章 晉入銅甲武者境界

    第89章晉入銅甲武者境界

    如意幻晶痕石放入了薛訥的丹田中慢慢溫養,至于另外兩種材料天痕隕鐵和虛無之樹的樹心,暫時就不需要考慮了,沒有一點得到的希望,只能以后再想辦法。

    經過與妖異青年、黑衣人戰斗,薛訥現自己的境界明顯不足,雖然能夠越級挑戰,但是境界上的先天不足,卻是對他產生了很大的限制。

    突破至八階黑甲戰士已經有將近半年時間了,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薛訥已經隱隱觸摸到了八階巔峰的層次。畢鐸統領一定是去追查那個紅袍枯瘦老頭了,要不了多久,估計就會回來,或許還需要薛訥帶領去尋找那個洞府老巢。

    如果在去之前,薛訥的修為突破到一階銅甲武者,到時候他的戰力就會提升好幾個等級了。

    估摸了一下自己的痕力儲量,如果單純靠吸收天地游離元力修煉,突破到八階巔峰黑甲戰士都比較困難的,要想快修煉,唯一的突進便是吸收痕石中的元力,薛訥曾將嘗試過,吸收一塊下品痕石,相當于自己修煉半個月,最主要的是吸收一塊痕石,只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

    為了快提升修為,薛訥也顧不得痕石的珍貴了,從痕戒中拿出一枚下品痕石,握在了手中,精神力一引動,痕石中的元力便源源不斷地涌向了薛訥的經脈中,一股充實感從薛訥的八脈中同時傳了出來。

    感受到痕石中的元力進入身體經脈中,薛訥急忙控制著痕力去吸收這股元力。

    一個時辰之后,薛訥從修煉中睜開了眼睛,右手伸出,掌心的痕石已經變成了一團灰塵,隨著薛訥右手的揮動,散逸在空氣中。

    薛訥稍微感受了一下,現自己的修為又近了一步,距離黑甲戰士八階巔峰只有一步之遙了,估計再吸收兩枚下品痕石,就能達到了。

    沒有再猶豫,薛訥心意一動,掌心同時出現了兩枚下品痕石,兩只手各握一枚,同時吸收了起來。

    兩個時辰之后,薛訥的衣袍無風自動起來,在薛訥的身體周圍,憑空出現了一陣風,吹得薛訥的衣袍沙沙作響。

    薛訥睜開眼睛,兩只手中的下品痕石已經變成了灰塵。

    “修為進步的度真的是跟飛的一樣的!”薛訥握了握拳頭,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黑甲戰士八階巔峰,只要再進一步,就能突破到銅甲武者了。

    “痕石真是個好東西,繼續修煉,爭取突破到銅甲武者?!毖υG又拿出兩枚下品痕石,進入了修煉狀態。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了,薛訥每天除了吃飯就是修煉,已經記不清從痕戒中拿出來多少下品痕石了,只知道痕石消耗完了,就立即從痕戒中拿,修煉沒有中斷過。

    七天之后,盤膝修煉的薛訥全身骨骼突然噼里啪啦響了起來,身體中的經脈,也是有規律的律動起來。

    “啵!”隱約間,像似有什么東西被戳破了,形成了一個融會貫通的世界。

    薛訥的雙眼突然睜開,似有厲芒射出,讓人不敢直視,身體中散出的氣勢猶如一位居高臨下的王者,霸道而且強烈。

    這種霸道強烈的氣勢持續了一盞茶的功法,才逐漸收斂了回去。此時的薛訥,還是剛才那個薛訥,外貌上面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在氣質上卻是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之前或許還存有下山村出來時的那種憨厚質樸,不過現在,那種憨厚質樸完全消失了,只有那種君臨天下的王者之氣,那是一種自信。

    感受了一下身體中的變化,之前打通的陽維脈、陰維脈、陽蹺脈、陰蹺脈、帶脈、沖脈、任脈和督脈現在已經全部融會貫通,八條經脈的融會貫通代表著一個境界的突破,薛訥八條經脈融會貫通之后,順利晉級至銅甲武者。

    不過薛訥僅僅是晉級至銅甲武者,還算不上真正的銅甲武者,因為薛訥連一階銅甲武者都沒有達到。

    晉級至一個新的境界,面臨的又是跟之前一樣,需要將新形成的八條經脈全部打通,只有八條經脈全部打通,并且融會貫通之后,才能晉入下一個境界。

    薛訥剛晉級銅甲武者,他的第一條經脈陽維脈還沒有打通,所以還不算真正的銅甲武者,只是境界上達到了,力量度上都還沒有達到,只有將陽維脈打通之后,薛訥才能算是真正的銅甲武者。

    其實薛訥很想直接晉入一階銅甲武者的,不過他的下品痕石用光了。用痕石修煉是很快,但是痕石的消耗度也很快,等到薛訥將八條經脈融會貫通晉入銅甲武者境界后,現痕戒中的下品痕石用光了,這讓薛訥嚇了一跳。

    因為在修煉之前,薛訥清楚地記得他的痕戒中,下品痕石有將近八百枚的,難道他在不知不覺的修煉中,將痕戒中的下品痕石消耗完了?

    薛訥用手捂著心口,感覺心好疼,一枚下品痕石價值一萬痕金幣,八百枚下品痕石相當于八百萬痕金幣??!這得是多大的一筆錢??!薛訥心中直罵自己敗家。

    怪不得很多人都是吸收天地之間游離的元力進行修煉的,用痕石簡直就是燒錢,僅僅從黑甲戰士八階巔峰突破到銅甲武者境界,就消耗了八百枚下品痕石,而且還不是完整的銅甲武者,僅僅是達到銅甲武者境界。

    薛訥將痕戒中剩余的痕石重新數了一遍,剩余的痕石都是中品痕石,有兩千二百枚,按照畢鐸統領說的,一枚中品痕石兌換一百枚下品痕石,那么自己還有二十二萬枚下品痕石。

    “看來以后要省著點用了,痕石是個好東西,可是不禁用??!”薛訥整理好痕戒中的痕石。

    “先試一下力量增長了多少!”薛訥站了起來,走到了營帳中央。

    薛訥雖然只是突破到銅甲武者境界,力量和度還沒有大幅度提升,不過那只是理論性的說法,實際上,薛訥的力量還是增長了一點點的。

    薛訥沒有調動痕力,只是使用純粹的**力量,右拳握緊猛地向前面的空氣中擊出一拳。

    “砰、砰!”空氣中連續出了兩聲氣爆聲。

    “力量增長了大約一千斤?!毖υG感受了一下剛才那一拳的力道,對自己力量的增長情況下了一個定論。

    “不知道畢鐸統領回來了沒有?”薛訥招呼小九一聲,向著畢鐸統領營帳處走去。

    還沒到畢鐸統領營帳,便看到有很多人圍在畢鐸統領的營帳外面,大多數都是他們第一營的大隊長和小隊長。

    薛訥走到畢鐸營帳門口,營帳門口被圍得嚴嚴實實,看似都在外面等著進去,實際仔細看,可以看出營帳外的這些人營帳的入口處嚴嚴實實的保護了起來,阻止著其他人進入。

    薛訥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走到營帳前,還未等他開口,便有薛訥所在云影大隊的大隊長忒木攔住了他,說道:“畢統領受傷了,沒有他的召喚,任何人都不能進去的,你要是沒事,就在這里和我們一起守衛吧,防止一些宵小之輩偷襲?!?br/>
    “統領受傷了?誰傷的他?受的傷嚴重不?”薛訥聽說畢鐸統領受傷了,吃了一驚,焦急的抓著忒木的胳膊問了起來。

    “具體我也不知道,現在城主和其他兩個統領正在里面?!边緦⒀υG抓著他胳膊的手掰開,默默地揉著薛訥剛才抓過的地方,心中卻是吃驚薛訥力量之大。

    “外面可是薛訥來了,如果是薛訥,就讓他進來吧?!碑呰I的聲音從營帳中傳了出來,可能是受了傷,聽著明顯中氣不足。

    “統領,是我?!毖υG大聲應了一聲,便大步向著畢鐸的營帳中走去。

    走進畢鐸統領的營帳,營帳中的人挺多的,除了城主風彥、第二營統領展星、第三營統領荊飛云外,第一營的副統領銅三和鐵六也都在里面。

    身穿玄色衣衫的城主風彥端坐在主座太師椅上,展星和荊飛云坐在下。畢鐸面色蒼白,斜躺在一張躺椅上,銅三和鐵六站在畢鐸的身后,照顧著畢鐸。

    見到城主風彥,薛訥趕忙單膝跪地按照風月帝國的軍隊禮節,向著風彥行禮。

    “起來吧!”風彥的聲音帶有一股磁性,很容易讓人沉迷,薛訥第一次見到城主風彥的時候,就差點沉迷在風彥的迷幻魔音中。

    這次見到風彥,薛訥早有了準備,精神力提前將他籠罩住,隔絕了外界的一切入侵,風彥的話語將對他不會再產生影響了。

    在站起身的時候,薛訥偷偷打探了風彥一番,上次薛訥還是七階黑甲戰士的時候,現風彥的修為深不可測,整個人沉穩的如同一座大海,難以探測到深淺?,F在薛訥已經晉級至銅甲武者境界,但是站在風彥面前,給薛訥的感受還是深不可測。

    薛訥站起身后,又連忙向著展星和荊飛云兩位統領躬身行了一禮。

    第三營統領荊飛云微笑著像薛訥點了點頭,而第二營統領展星則是冷著臉冷哼了一聲。

    薛訥愣了一下,不過立即就想明白了,展辰是自己的仇人,作為展辰的親哥哥,展星怎么可能給自己好臉色呢。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