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127章 天痕隕鐵

第127章 天痕隕鐵

    第127章天痕隕鐵

    “噼啪噼啪……”

    闐逸身上纏繞的藤蔓終于全部燒斷,在鋪天蓋地藤蔓籠罩過來之前,薛訥拉著闐逸開始逃竄。

    武器是武者的生命,薛訥與闐逸在逃竄的同時,不忘招手收回了掉落地上的武器。

    藤蔓一層層從四面八方向著薛訥、闐逸二人纏繞過來,薛訥和闐逸將飛奔度催到極致,在無窮無盡的藤蔓中快穿梭躲避。

    “呼~~”

    就這樣,薛訥和闐逸飛奔逃竄了有十多里,才沒有了藤蔓的出現。

    “剛才好險,差點就交代在這里了。薛兄,你又救了我一命啊?!标D逸喘著氣說道。

    “沒事,我們兩個人互相幫助,才能在這里走的更遠的?!毖υG擺擺手說道。

    “啊哈哈哈……”小九不知道什么時候從痕戒中出來,此刻正站在薛訥的肩膀上,一只小手指著闐逸哈哈大笑。

    聽到小九的笑聲,薛訥和闐逸都不明所以。薛訥順著小九指著的方向看去。

    “噗!”薛訥沒忍住也笑了出來。

    看到小九和薛訥都看著自己笑,闐逸突然感覺渾身涼嗖嗖的,低頭一看,立即身形一閃,蹦到了一棵大樹后面。

    原來闐逸被藤蔓纏繞住的時候,薛訥為了加快燒斷藤蔓的度,增大了火焰,導致最終沒有控制好力度,將闐逸身上的衣服一起燒掉了。

    這一路狂奔過來,沒有燃燒盡的衣服碎片都被風吹走了,直接讓闐逸裸奔了。剛在小九大笑的時候,闐逸下面的小弟弟正搖頭晃腦的在顯擺呢。

    “我什么都沒有看見??!”薛訥忍著想笑的沖動,沖著躲在大樹后面穿衣服的闐逸說道。

    “你們最好什么都沒有看見?!标D逸從大樹后面走出來,沖著薛訥和小九惡狠狠的警告道。

    “呃,我剛才看見一條小蚯蚓游到那棵大樹后面去了,怎么找不到了呢?”小九盯著闐逸剛才換衣服的大樹嘴里嘀咕著。

    “你!你信不信我把你拆了?”聽到小九說小蚯蚓,闐逸頓時暴跳如雷。

    “好了,九哥,別逗闐兄了,我們趕緊找寶貝吧?!毖υG打斷了闐逸與小九的斗嘴。

    有了被藤蔓纏住的教訓,在接下來的前進過程中,薛訥和闐逸再也不敢大大咧咧向前闖了,開始小心翼翼地前進著。

    薛訥和闐逸又前進了大概五十里的路程,前方出現了一棵大樹,一棵非常大非常大的樹,樹干高聳直插云間,以薛訥和闐逸的目力,竟然看不見頂端。

    這棵樹不知活了多少年,整個樹干底部很多部分已經枯朽,在距離地面十多米高的地方,形成了一個樹洞。

    “等等,那個樹洞中好像有什么東西?!标D逸停下腳步盯著十多米高的樹洞說道。

    “那有可能是飛禽類的魔獸巢穴,而且這會兒飛禽魔獸出去覓食了,我們可以上去看看?!毖υG四處看了看,憑借獵人的特有經驗,瞬間判定出。

    “走!”闐逸也屬于膽大包天之輩,根本就不考慮要是他們剛進入巢穴,飛禽魔獸回來怎么辦。

    樹干上的樹洞非常大,薛訥和闐逸站在洞口,才占了洞口高度的三分之一。樹洞里面非常的簡單,用樹枝、枯草做了一個直徑大概三米左右的巢穴,在巢穴的中央位置,放置著三顆半米高的蛋。

    三顆半米高的蛋呈白色,散著淡淡的光暈。

    “咕嚕!”闐逸和小九同時咽了一口唾沫。

    “了,這是八級魔獸清風雕的蛋啊?!标D逸的手有些哆嗦,顫抖著伸出去撫摸了一下眼前的三顆蛋。

    “小訥,這個清風雕的鳥窩下面墊的石頭就是天痕隕鐵啊?!毙【排d奮的聲音在薛訥的心底響起。

    “天痕隕鐵?”薛訥猛地瞪圓了眼睛,這可是培養痕器鎧甲需要的一個主要材料。出來歷練這段時間,薛訥明白了,一件強防御的痕器鎧甲對一個武者的重要性。

    “薛兄?!标D逸轉過頭來說道:“我們把這三顆蛋瓜分了吧?”

    薛訥搖了搖頭,不理會臉色微變的闐逸,說道:“你要是把這三顆蛋都拿走了,清風雕回來絕對會對我們不死不休的追殺的,你拿一顆就行?!?br/>
    “那你再拿一顆,清風雕回來現只剩下一顆蛋了,一樣會追殺我們的?!标D逸也是聰明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問題所在。他們現在可是在秘境第三層,一時半會兒還出不去,這里是清風雕的地盤,清風雕要追殺他們很容易。

    薛訥繼續搖頭,說道:“我不要清風雕的蛋,我要它巢穴下面的那塊石頭,它對我有大用?!?br/>
    闐逸雖然不知道薛訥要那塊石頭有什么用,但是薛訥既然已經選擇了,闐逸也沒有再詢問,當即點頭答應,要是再墨跡,沒準清風雕就回來了。

    清風雕的鳥巢下面墊了很多的石頭,人頭大小的天痕隕鐵在里面一點都不顯眼。薛訥將鳥巢稍微一抬,就將天痕隕鐵拿了出來。

    天痕隕鐵通體呈黝黑色,散著金屬光色,看著只有人頭大小的天痕隕鐵,重量卻是非??植?,薛訥第一次拿的時候,手臂一用勁,竟然沒有拿起來。要知道薛訥突破達到一階銅甲武者,手臂隨便一用勁,都能達到三四千斤,只能說明這塊人頭大小的天痕隕鐵太重了。

    薛訥運轉痕力,手臂上淡淡的痕力光芒閃動,將力量提高至五千斤的時候,才勉強將人頭大小的天痕隕鐵拿了起來。

    天痕隕鐵太重了,如果帶在身上絕對是不行的,思忖了一小會兒,光芒一閃,天痕隕鐵便被薛訥收進了痕戒中。等從秘境中出去,薛訥就會離開闐天城,而且以闐逸的為人,不可能到處宣揚自己有痕戒,所以薛訥不怕在闐逸面前暴露自己的痕戒。

    看到薛訥手中的天痕隕鐵突兀的消失,闐逸猛地瞪大了眼睛問道:“你有痕戒?”

    “嗯!”薛訥雖然憑感覺認為闐逸不會搶奪自己的痕戒,但是下意識的還是腳步稍微一動,微不可察的做出了應變。

    看到薛訥細微的動作,闐逸急忙擺手說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其實痕戒我也有?!闭f著,闐逸手中抱著的清風雕蛋也是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這個痕戒是我父親送給我的,他告訴我痕戒非常稀缺,很多金甲圣尊境界的強者都沒有的,我看到你有一枚,所以感到有些好奇?!标D逸解釋道。

    “哈哈,這枚痕戒是我無意中得來的,我們趕緊走吧,清風雕出去覓食,應該快回來了?!毖υG緊繃的身體放松下來,當先向著樹下跳去。

    在薛訥和闐逸離開不到十分鐘,一聲清脆的雕鳴聲便傳了過來,兩只五米多長的清風雕從遠處飛了過來,繞著它的巢穴所在的大樹飛了一圈后,便相繼進入了樹洞中。

    僅僅片刻,憤怒的雕鳴聲在森林中傳了開去,一只清風雕從巢穴中飛出,以它的巢穴為中心,向著四周開始搜尋。

    幸虧薛訥有先見之明,在離開清風雕巢穴十多里地后,便拉著闐逸找了一個山洞藏了進去,這會兒在森林中逃跑,絕對會被清風雕現,面對八級魔獸,薛訥和闐逸可是沒有一點逃生的希望的。

    “還給你留了兩個蛋的,你搜尋一會兒就回去吧?!毖υG和闐逸躲在山洞中,低聲嘟嚕著。

    這會兒闐逸也是一陣后怕,要是自己剛才貪心,將那三個清風雕蛋全部帶走,這會兒兩只八級清風雕就該瘋了,他和薛訥肯定會被清風雕現的。

    就在清風雕尋找它丟失的那個蛋的時候,在秘境第二層,藺紀峰和李韶水終于等到了一大批從第一層迷幻森林中出來的人,將近四十個人匯聚在一起,聲勢非常浩大。

    藺紀峰和李韶水與后面來的一群人一起飛掠向沙漠中心的黑洞傳送陣處,可能是人數眾多,他們一路走來,竟然沒有遇見一只偷襲的大蝎子。

    等到沙漠中心的黑洞傳送陣處,只是一片黃沙,沒有巨蝎的蹤跡。

    “藺紀峰,你在騙我們吧,這里哪有你所說的巨蝎?”人群中一個有著棕紅色頭的青年開口問道。

    藺紀峰四處尋找了一圈,沒有現巨蝎的痕跡,他微微皺眉,不過氣勢上卻是不想被對方壓制,當即淡淡開口道:“卡羅,我和韶水確實在這里遇到了巨蝎的襲擊,你愛信不信?!?br/>
    “既然巨蝎不在這里,韶水,我們去第三層?!碧A紀峰當先躍入了黑洞中,李韶水緊跟其后。

    人群中屬于藺家和李家的族人,看到藺紀峰和李韶水進入了第三層,也紛紛跟著他們進入了第三層。

    剩余的人相互看了看,開始一窩蜂向著第三層入口奔去,第三層的寶貝是最多的,去得越早,得到寶貝的幾率就越大。

    幾個呼吸時間,第二層通向第三層的黑洞傳送陣處,便再無一道人影。突然,剛才還平靜異常的沙子開始翻騰起來,一直巨型蝎子從沙漠底下爬了上來。

    如果薛訥和闐逸在這里,就會現,這只巨蝎就是他們遇到的那只,不過此時,巨蝎背上的中眼卻是完好如初,絲毫看不出受傷的痕跡。

    巨蝎背上兩只拳頭大小的中眼泛著兇光,死死盯著所有人離去的黑洞傳送陣,許久之后,才有重新鉆入了沙漠底下。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