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148章 沖突起

第148章 沖突起

    第148章沖突起

    駝云鎮原本只有幾戶人家居住在這里,后來隨著進入駝云山脈獵殺魔獸的傭兵數量的增多,駝云鎮上的住戶才多了起來,而且像一些旅店、飯館、武器店、藥材店等店鋪也都如同雨后春筍般出現了。

    進入駝云山脈獵殺魔獸的傭兵,都將駝云鎮當做補給站,這也導致在駝云山脈,可以低價買到傭兵從駝云山脈得到的一些寶貝。

    駝云山脈并不是只有魔獸的,還生長有一些罕見的藥材和天材地寶,沒準誰運氣好碰到了,一到駝云鎮,便會立即賣掉,有些時候,拿到了與自己的實力不相等的寶貝,很容易被別人覬覦的。

    將寶貝賣給駝云鎮上的那些店鋪,雖然價格會很低,但是至少能保住一條性命,而且還得到了一些痕金幣,這是很多修為低微,又好運的得到了寶貝的人,處理寶貝的最佳方式。

    薛訥風塵仆仆的走進駝云鎮,并沒由引起任何人的關注,每天來駝云鎮,試圖進入駝云山脈財的人多去了,只有一少部分好運的人活著走了出來,大多數人都化作了駝云山脈的肥料。

    薛訥走進小鎮中心一家名叫善緣酒館的飯店,讓小二拿過菜單一看,好家伙,全部都是一些奇珍,這些奇珍如果放在稍大一些城池的飯店去賣,沒有上千痕金幣絕對吃不起,而在這駝云鎮,只需要幾十個痕金幣便可以吃到滿滿一桌的奇珍海味。

    就在薛訥看菜單的時候,小九身形一晃,從痕戒中主動出來了,同時一陣風吹過,在薛訥旁邊的椅子上,顧北海也已經就坐。

    “來,讓九哥給你們點菜吧?!毙【糯蟠筮诌值膹难υG手中搶過菜單,也不詢問顧北海和薛訥的意見,直接對著小兒說道:“巫紋熊掌一份,五彩靈鹿鹿茸一盤,鷂鴿蛋炒飯三份,黑甲鱉五味湯一份……”

    小九拿著菜單在小兒目瞪口呆的神情中點了十幾道菜才停止,小九將菜單扔給小二說道:“就先這些吧,吃完再要?!?br/>
    “咕嘟!”小二咽了一大口口水,壓制住自己心中的震驚,剛才小九點的菜足夠十多個人吃了,而現在這張桌子前,只有兩個人,至于小九,小二正在思考到底算不算人。

    看到小二的猶豫,薛訥沖著小二微微一笑,說道:“就按照它點的先上吧!”

    “好的,您稍等!”小二沖著薛訥鞠了一個躬,便去后廚報菜了。

    等到小二離開后,顧北海笑著說道:“呵呵,還是外面的飲食豐富,在我那海角城,吃來吃去就那幾道菜,沒有一點的新鮮花樣?!?br/>
    “呵呵,北海叔,等你到大一點的城池了,就會現,我們現在在這個店里吃的東西,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大城市里面的飲食更加豐富,甭管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還是天上飛的,只要是存在,飯桌上就能出現,當然前提是你得有錢?!毖υG給顧北海倒上一杯茶,笑著說道。

    看到薛訥給顧北海倒茶,小九一拍腦袋,有些懊惱的說道:“光記得點菜了,忘記要酒了。小二,過來!”

    薛訥將茶壺放下,說道:“北海叔,您也嘗嘗我們外界的美酒,看有沒有你們海角城的好喝?!?br/>
    “客官,您還要什么?”小二聽見小九的呼喚,連忙跑了過來,薛訥這一桌消費的痕金幣不會少了,將他們伺候好了,老板絕對會獎勵自己的,所以小二服務的也是特別賣力。

    “你們這里有什么好酒嗎?給大爺推薦推薦?!毙【判敝吭谝巫由?,慢條斯理的問道。

    聽到小九讓他推薦好酒,小二的眼睛一亮,好酒的價格可是不菲的。

    “三位大爺,我們這里主要有兩種酒非常有名,一種是火燒連云,另外一種是十里醇香?!毙《澲_口介紹道。

    “兩種酒有什么不同嗎?”小九坐直了身體,有些著急的問道。

    小二咽了一口唾沫潤了潤嗓子,接著說道:“火燒連云是一種烈酒,非常非常的烈,喝下這酒后,整個身體中就會感覺有火在燃燒一般,火辣辣的舒服,一般從駝云山里出來的傭兵都喜歡來我們這里喝一杯火燒連云。十里醇香是一種比較綿柔的酒,它喝下去后,唇齒間都能感受到一股醇香之氣在身體中流淌,經久不散,對于不喜歡喝烈酒的人,這十里醇香是最受他們歡迎的了?!?br/>
    聽到小二的介紹,小九的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對于喜好喝酒的小九,以品嘗便天下美酒為人生終極目標。

    “將這兩種酒各拿五壇。趕快去!”小九迫不及待的沖著小二揮手,讓他趕快去拿酒。

    “哈哈哈,沒有想到,你這個傀儡人還是個小酒蟲??!”顧北海對于小九的神奇也是略微了解,薛訥沒有解釋,顧北海也沒有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顧北海不想刨根究底去打聽,省的影響他與薛訥之間的關系。

    小九拍著小胸脯說道:“當年九哥我還偷喝過中央大帝的九靈液,那味道,那感覺,太美妙了。喝了那一小瓶九靈液,九哥我醉了三天三夜,從那個時候,九哥我就下定決定,要嘗遍天下所有的美酒,不然白活這一輩子了?!?br/>
    雖然小九是在鄭重的講給薛訥和顧北海聽,但是明顯兩人都沒有將小九的話當真,中央大帝,他們聽都沒有聽過,是否有這么個人,還待考卻呢。

    小二很快將五壇火燒連云和五壇十里醇香抱了上來,還未等小二全部放下,小九就已經從小二手中奪過一壇,小手拍掉泥封,抱起比自己身體還大的酒壇,仰頭狂灌起來。

    薛訥對著顧北??嘈χ鴵u了搖頭,同時拿過一壇火燒連云,拍掉泥封,給顧北海倒了一碗,說道:“北海叔,嘗嘗這里的火燒連云怎么樣?能不能趕上您上回給我喝的那烈酒?!?br/>
    顧北海端起酒碗,笑著說道:“上回給你喝的那酒可是我親自釀的,在地底埋了二十年才拿出來,你喝過后竟然連名字都忘了?!?br/>
    “呵呵,哪能呢,您給我喝的酒叫烈陽燒,我記著呢?!毖υG端起自己的酒碗,與顧北海碰了一下,同時一飲而盡。

    “??!好辣!”剛喝完,薛訥便苦起了臉,對于不怎么喝酒的薛訥,剛開始喝這烈酒必然不會適應。

    顧北海喝完后臉色不變,嘴里細細品味了一會兒,說道:“酒是好酒,味道也非常烈,不過存放的年份有點少,酒中缺少一些醇味?!?br/>
    薛訥拿起十里醇香給顧北海倒了一杯,說道:“在這種地方,能喝到這樣的酒,已經很難得了,上年份的老酒,在那些大城市里才能碰到。來,再嘗嘗這十里醇香?!?br/>
    顧北海端起十里醇香喝了一口,點頭說道:“嗯,這個酒對得起這個名字,喝下去后,雖然沒有火辣辣的燒的感覺,但是酒里的綿厚醇香卻是讓人回味悠長?!?br/>
    薛訥和顧北海、小九三人一頓飯吃了將近一個時辰才結束,最后一算賬,花了兩百枚痕金幣,小九喝完酒后,覺得好喝,又讓小二將火燒連云和十里醇香各拿了一百壇,收進它的陣盤中,留著以后喝。

    薛訥和顧北海三人在店小二和老板恭敬的目光中離開了,經過小九的搜刮,善緣酒館儲存的好酒幾乎全部被小九買走了,雖然讓后來的一些客人有些不滿,但是酒館老板和店小二卻是非常高興,像這樣大手筆買酒的,可是非常少見的。

    薛訥從善緣酒館出來的時候,天還沒有完全黑,駝云鎮雖然很小,但是大街上卻是非常熱鬧,大街上擺著很多小攤,有賣吃的,有賣用的,不過大多數都是出售從駝云山脈獲得的一些魔獸材料。

    薛訥和小九信步在街道上行走著,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周圍出售的東西,試圖尋找一些對自己有用的好東西。至于顧北海,剛從善緣酒館出來,就已經從薛訥身邊消失了,既然薛訥是在歷練,那就要達到歷練的效果,顧北海只有在薛訥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才會出手,其他突情況,都要靠薛訥自己應付的。

    看到大街兩邊擺放的都是一些低級魔獸的材料,薛訥失望地搖了搖頭,正要轉身回去,突然感覺腰間被人撞了一下,同時一只手向著薛訥肩膀上坐著的小九伸去。

    感受到對面那人的意圖,薛訥心中冷笑一聲,身體沒有動作,任由那只手向小九伸去?,F在的小九,經過上回在易寶閣購買的材料改造后,薛訥都沒有把握能捉住。

    身穿褐色長袍的猥瑣男子,見到薛訥沒有反應,還以為薛訥沒有現自己的動作,當下心中竊喜,一雙黃的枯瘦大手快向著薛訥肩膀上的小九抓去。在他認為,傀儡人一般都是貴族公子的玩具,一般都不具備什么攻擊力。

    小九這個傀儡人顯然是個特例,在猥瑣男子伸手去抓小九的時候,小九圓圓的大眼睛微微一瞇,白嫩的小手迅伸出,“咔嚓”一聲,就捏斷了猥瑣男子的一根手指。

    “啊……”猥瑣男子凄厲的叫聲在大街上陡然響了起來。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