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190章 突破至四階銅甲武者

第190章 突破至四階銅甲武者

    第19o章突破至四階銅甲武者

    “大哥!”南宮若萱在南宮羽飛身后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角。

    “怎么了?”南宮羽飛回過頭去問道。

    “我們為什么要和他們一起行動???修為都還沒有我們高,還有兩個銅甲武者三階的拖油瓶,我們單獨行動豈不更好?!蹦蠈m若萱眨著亮晶晶的大眼睛,略帶鄙夷的對他大哥說道。

    “愚昧!”南宮羽飛氣的一甩衣袖,將南宮若萱的手甩開,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剛才要不是薛訥和圖塔,你大哥我要么被那個八蠻大王殺了,要么就是用逃逸符逃出去了。你說是我們依靠他們多,還是他們依靠我們多?”

    “對啊,若萱,最初的時候,要不是薛訥及時出手,千里大哥就要喪命在那八蠻大王的手下了?!蹦蠈m若雪看到妹妹竟然是這種想法,也是非常驚訝。

    “反正我是不喜歡那個薛訥!”有著先入為主的印象,南宮若萱嘟著嘴低聲說道。

    “薛訥又不是痕金幣,哪能讓每個人都喜歡他呢!你要是看他不順眼,可以不搭理他,但絕對不準對他無禮?!蹦蠈m羽飛聽到妹妹的這個理由,不禁感到好笑,不過還是耐心規勸。

    “噗哧!”南宮若雪捂著小嘴笑了起來,“大哥,你說話越來越逗了!”

    “好啦!我聽你的就是?!蹦蠈m若萱皺著臉蛋答應下來。

    圖塔和南宮羽飛帶著眾人向著薛訥閉關的地方飛掠而去,至于在接下來的五天時間里,該怎么行動,還得等到薛訥出來一起商量。

    ……

    薛訥所在的巖漿湖泊“咕咚,咕咚”的冒著泡,和其余的巖漿湖泊沒有任何區別。巖漿湖泊周圍原本散落的痕戒,早就在薛訥三人與八蠻大王的戰斗中沖擊的不見蹤跡,七零八落的碎石塊遍地都是,預示著不長時間之前,這里曾有過一場大戰。

    薛訥盤膝端坐在巖漿湖泊底部的巖漿之精上面,雙手掌心朝上,一動不動。外表看薛訥是一動不動,但是在薛訥的體內,卻是風云涌動。

    薛訥加大痕力煉化混元丹后,澎湃的精純元力從混元丹中涌出,進入了薛訥的丹田中,丹田中痕力飽和后,多余的元力開始順著薛訥的八大經脈流轉,快流動的痕力,讓薛訥的經脈猝不及防之下,隱隱有一種脹的感覺。

    薛訥全力運轉《太古重生訣》功法,煉化著混元丹釋放的精純元力?;煸げ焕⑹亲屇蠈m羽飛和圖塔都珍重收藏的丹藥,薛訥在煉化初期,只是吸收了十分之一的藥力,身上的傷勢便全部恢復。

    澎湃的痕力在薛訥的奇經八脈中流轉,最終全部匯聚在丹田中,薛訥明顯感覺到需要突破到四階銅甲武者的轉折點正在逐漸接近。丹田中氣相痕力快旋轉著,隨著快旋轉,瘋狂的壓縮著,通過奇經八脈流轉過來的痕力,全部都被納入了旋轉的痕力氣旋。痕力氣旋中的云狀痕力越來越密集,在痕力氣旋的中心,原本就有三滴液相的痕力存在,不過隱隱有著第四滴液相痕力凝聚的跡象。

    混元丹畢竟只是一粒丹藥,其中蘊含的純凈元力有限,在薛訥的第四滴痕力開始凝聚的時候,終于消耗一空。丹田中快旋轉的痕力氣旋突然一頓,后繼無力的痕力氣旋開始逐漸消散,原本即將凝聚出液相痕力液滴的痕力云重新變得稀薄。

    “還差一點,難道就這樣放棄?放棄后這?;煸ぞ拖喈斢诶速M了??!”薛訥睜開眼睛,平靜如水的雙眸盯著前方的巖漿。

    “嗯?”感受到屁股下方傳過來的一縷縷火屬性的元力,薛訥心中一動,“或許可以吸收這塊巖漿之精中的火屬性元力?!?br/>
    既然有了想法,薛訥立即將其付諸行動。丹田中火屬性的痕力原核開始運轉,將巖漿之精中的火屬性元力吸收進丹田中,經過丹田中的火屬性痕力原核后,轉化為無屬性的痕力,重新補充進了丹田中的痕力氣旋中。

    痕力氣旋中有了痕力的補充,繼續旋轉起來,剛才略微散逸的痕力云重新凝聚。

    “嘿嘿,有效果!”看到有效果,薛訥索性全部放開,丹田中火屬性痕力原核火力全開,全吸收起屁股下方巖漿之精中的純凈火屬性元力。

    吸收火屬性元力,再轉化為無屬性的痕力,這個度或許沒有直接吸收混元丹中的純凈元力快,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怪不得剛才那群人都在瘋搶這巖漿之精,對于擁有火屬性痕力的人來說,真的是個好東西?!毖υG全力抽取著屁股下方巖漿之精的火屬性元力,絲毫沒有憐惜,寶貝只有使用了,才能揮出它的效果,拿在手中不用,到時候還不一定是誰的呢!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的弱肉強食。

    有著《太古重生訣》這種不知道等級的功法支持,薛訥的修煉度那是非常的快,吸收煉化外界的元力,依然如此。

    兩個時辰之后,薛訥丹田中痕力氣旋的旋轉終于到了極致。痕力氣旋在肉眼幾乎看不清的急旋轉中,突兀的停了下來,旋即丹田一抖,一滴晶瑩剔透的液體出現在了痕力氣旋的中心。同時,以薛訥為中心,一股強悍的氣息散出來,薛訥所在的巖漿湖泊開始沸騰起來,如同大海出了怒吼,灼熱的巖漿升騰起四五丈高,拍打向湖泊周圍的巖石。

    圖塔和南宮羽飛等人剛到達這里,看到巖漿湖泊在劇烈翻騰,當即遠遠地躲避開,同時驚訝道:“薛訥這是在修煉什么功法?竟然有這么大的威力!”

    “哼,裝神弄鬼!裝模作樣!”南宮若萱輕哼一聲,扭過了精致的臉蛋。

    薛訥丹田中第四滴液相痕力一出現,便自動與其余三滴液相痕力匯合,共同懸浮在了薛訥丹田的正中央。

    感受到四階銅甲武者的力量,薛訥滿意的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不過還沒怎么使勁,便聽見“咔嚓,咔嚓”的聲音。

    薛訥循聲望去,現腳下原本赤紅色巖漿之精,不知什么時候變成了灰褐色的巖石,在薛訥的踩踏之下,巖石表面裂出了一道道縫隙,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破碎。

    “我竟然把這么一大塊巖漿之精的能量都吸收完了!”薛訥目露驚訝之色。

    “這要是讓外面的人知道了,估計會撲上來掐著我的脖子說我暴殄天物吧!”薛訥難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想到。

    “差不多了,該出去了?!毖υG腳下一用勁,整個身體便如同一條靈活的游魚,快向著巖漿湖泊的表面浮去。在薛訥的腳下,變成灰褐色巖石的巖漿之精,徹底變成了四分五裂的碎石堆。

    “嘩啦啦……”

    巖漿湖泊再次開始沸騰起來。

    “圖塔大哥,你說這回是不是薛訥哥哥出來???”花小溪懷中抱著小紅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眻D塔有些不好意思,因為薛訥所在的巖漿湖泊已經沸騰了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也都只是沸騰一下而已。他們在這里已經等了一整天了,所有人都是盯著巖漿湖泊,等待著薛訥的出關。

    在巖漿洞窟的其它地方,對于魔獸獸晶石的爭奪依然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現場的所有人,若說對那些魔獸的獸晶石沒有興趣,那純粹是瞎扯。

    “咻!”

    一道火紅色身影從巖漿湖泊中高高躍出,如同一條準備跳躍龍門的鯉魚。等到巖漿退去,薛訥的身影顯現出來。

    “哈哈,這么多人在歡迎我啊,不用這么客氣的?!毖υG看到周圍這么多瞪大著眼睛盯著他看,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聽到薛訥的客氣話,南宮羽飛頓時滿腦門子冷汗,“兄弟,我們都等你一整天了?!?br/>
    “浪費別人的時間,等于謀財害命!”南宮若萱不改她對薛訥的偏見,說話依然毒舌。

    “就是,你看怎么補償我們吧!”圖塔一拍薛訥的肩膀,開玩笑說道。

    薛訥聳聳肩說道:“我這一窮二白,要不我就以身相許吧!”

    圖塔和南宮羽飛同時渾身一抖,迅與薛訥拉開了距離,說道:“我們可沒有龍陽之好?!?br/>
    “薛訥,你又突破了?”方瑩來到薛訥的跟前,捏了捏薛訥略顯瘦弱的胳膊,有些不確定的問道,畢竟薛訥才是十幾天前剛突破的,現在有突破,這度是不是有點快了??!

    聽到方瑩的話,南宮羽飛和圖塔才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薛訥的修為上,剛才光顧開玩笑了,沒有仔細觀察薛訥,這會兒一看,果然,薛訥的氣息磅礴悠長,顯然是四階銅甲武者修為。

    感受到眾人灼熱的目光,薛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說道:“偶有所得,然后一不小心就突破了?!?br/>
    “噗!”人群中頓時就有人吐血了,這人比人,真氣人??!

    其實薛訥能夠這么快就突破至四階銅甲武者,主要還是混元丹和巖漿之精的作用,如果光有混元丹,或者巖漿之精,薛訥是突破不了的,在二者的相互作用下,薛訥這才有所突破。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