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235章 出師未捷

第235章 出師未捷

    第235章出師未捷

    薛訥和圖塔在經歷過常飛羽的偷襲之后,在駝云山脈中行進更加小心翼翼,誰都不知道會不會還有偷襲生,在駝云山脈中殺人奪寶的事情比比皆是。

    薛訥和圖塔對他們前進的路途重新進行了規劃,并且只在白天趕路,夜晚就找一個安全的山洞或者高地,由薛訥布置好《匿影藏形陣》,兩人躲在陣中休息。

    半個月后,薛訥和圖塔終于來到了他們此行的目的地,瑯琊峰。

    瑯琊峰,位于駝云山脈的西北方向,這里的瑯琊峰并不是單獨指某一座山峰,而是這一片的山峰。在瑯琊峰,有著大大小小五六十座山峰,這些山峰統稱為瑯琊峰。

    看到這里高高矮矮這么多的山峰,薛訥有些傻眼,扭過頭問圖塔道:“你要找的那個百足將軍在哪個山峰?”

    “這,這個,我也不知道?!眻D塔和薛訥一樣,看到這么多的山峰,一時間也是有些眼暈,不過這是他帶的路,面對薛訥的詢問,圖塔也是用手直撓后腦勺。

    “算了,一座山峰一座山峰的找吧,幸好我們捉的噬土珍蟲足夠多?!笨吹綀D塔直撓后腦勺,薛訥幫圖塔出了一個主意。

    不過很快,薛訥就現他想出的這個辦法是有多么的糟糕。薛訥他們捉的噬土珍蟲多沒錯,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瑯琊峰的魔獸對噬土珍蟲的喜愛,大大出了他們的預期。在第一天釋放出噬土珍蟲后,百足將軍沒有吸引過來,反而吸引過來一只七級的黃金巨猿,追著薛訥和圖塔跑遍了大半個瑯琊峰。

    第二天,釋放出的噬土珍蟲仍然沒有吸引過來百足將軍,運氣好的是,也沒有吸引過來六級以上的魔獸,不過仍然讓薛訥和圖塔手忙腳亂,四散奔逃。這次他們吸引過來了馬王峰,一種拳頭大小的蜂類魔獸,最高等級的也只是五級魔獸,但是呼啦一大群的馬王峰蜂擁而至,薛訥和圖塔再厲害也只有兩個人,沒辦法,兩人只好再次逃命。

    “呼,呼~~”

    薛訥一屁股坐在一塊巖石上面,穿著粗氣,對面的圖塔同樣衣衫襤褸,喘氣如牛。

    “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啊,這里的魔獸怎么都這么喜歡吃噬土珍蟲?”薛訥非常郁悶,現在他們都不敢將噬土珍蟲從痕戒中拿出來。噬土珍蟲只要暴露在外面,就會有魔獸循著氣味找上門來,即使薛訥布置了《匿影藏形陣》也不行。

    “我查閱資料的時候,只針對百足將軍做了一些功課,對于其它魔獸,我沒有關注?!眻D塔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我們得合計合計,如何才能找到百足將軍?!毖υG站起身,一抬屁股,坐到了圖塔的身旁,壓低聲音說道:“不要抬頭,有人在監視我們?!?br/>
    圖塔的身體微微一緊,旋即很快放松下來,同樣低聲問薛訥道:“我們該怎么辦?”

    “我懷疑監視我們的那個人就是半個月前偷襲咱兩的人,咱們去將他抓住。不過他的度很快,等我繞到他身后去了,出信號了,你再行動?!毖υG給圖塔交代了幾句,就站起身大聲嚷嚷道:“圖塔,你早上準備的什么早飯,把我的肚子都吃壞了,不行,我得立即找個地方解決一下?!?br/>
    薛訥捂著肚子急急忙忙向著一處草叢密集的灌木叢中跑去,一邊跑,一邊釋放出神識觀察他們身后監視他們的那個人。

    果然,那個人對于薛訥拉屎沒有任何興趣,一直靜靜地監視著圖塔的動靜,在他看來,薛訥和圖塔是一起的,薛訥離開的時候,圖塔必然會離開。

    薛訥用神識在頭頂位置模擬出一個草帽大小的精神力屏障,要是有人用神識掃描薛訥,就會被薛訥的精神力屏障吸收掉,讓別人探查的人覺察不出來。

    用精神力凝聚精神力屏障的能力,在薛訥學會《黒玄滅》之后,便掌握了,不過這種能力薛訥輕易不敢使用,用精神力模擬精神力屏障,對靈魂力量的消耗太快半個時辰時間,就會消耗掉薛訥一半的靈魂力量。

    薛訥饒了一個大圈子之后,飛掠到了監視他們那人的后方。有精神力屏障的薛訥,根本就不擔心那個人會現他。此時的薛訥,距離監視他們的那個人只有一百米的距離,可以清晰看見那人的身影。

    或許為了便于偽裝,那人身上穿著一身墨綠色的武士服,腳上穿的靴子是軟底墨綠色,甚至頭上還戴了一頂帽子,這帽子同樣是墨綠色。薛訥從后面看去,那人頭上如同頂了一個綠色的花盆。

    監視薛訥和圖塔兩人的這個人,自然是常飛羽。常飛羽能夠得到舒億年的器重,聽話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做什么事情不擇手段,不講過程,只講結果,就像這種為了掩護戴綠帽子的行徑都能做出來,這位仁兄也是蠻拼的。

    一道長嘯聲在薛訥的嘴中響起,在響起的同時同時,薛訥已經將破天槍拿在了手中,身形劃過一道虛影撲向常飛羽所在的位置。

    似乎在響應薛訥的長嘯,圖塔的長嘯聲同樣響起,圖塔魁梧的身體猶如坦克般,橫沖直撞向著常飛羽沖了過來。

    “我去,怎么被現了?”常飛羽顧不得思考薛訥和圖塔如何現他的,身體一彈而起,化作一道青煙快向著西邊方向飛奔而去。

    對于常飛羽的度早有預料,不過等到常飛羽急飛逃的時候,薛訥還是被常飛羽展現出來的度嚇了一跳。說常飛羽的身形像似一道青煙一點都不夸張,他的身體似乎沒有一點重量,在樹冠上上飛躍,樹木幾乎沒有任何的震顫,一個眨眼間,常飛羽便飄出去數十里遠了。

    薛訥全力施展《龍翔虛幻訣》,同時施展出了許久不曾施展過的痕力爆,這才堪堪跟得上常飛羽的飛奔度,不過還是慢了一絲,薛訥心中明白,他被常飛羽甩掉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看著前方常飛羽的變態度,薛訥心中苦笑:“敢情這位仁兄那天晚上并沒有全飛奔啊?!?br/>
    度上薛訥比不過常飛羽,不代表薛訥對他沒有辦法。

    “陰陽玄滅劍,中!”薛訥識海中精神力迅凝聚成一把黑白兩色的短劍,在薛訥的控制下飛向著飛逃的常飛羽追去。

    這是薛訥修煉《黒玄滅》之后,第一次施展陰陽玄滅劍。具體威力怎么樣,薛訥心中沒底,不過這《黒玄滅》功法等級不低,施展出來的陰陽玄滅劍威力應該不小吧。

    就在薛訥心中揣測陰陽玄滅劍威力的時候,激射出去的陰陽玄滅劍已經追上了快奔逃的常飛羽,陰陽玄滅劍的度比常飛羽飛奔的度可是快多了。

    “啊……”

    常飛羽出一道凄厲的慘叫聲,直接栽倒在地,在慣性的作用下滾出去很遠的距離。

    薛訥趕上去,現常飛羽口鼻中都溢出了鮮血,手腳還間歇性的抽動著,不過幸好已經昏迷過去了,不然識海被攻擊后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住的。

    薛訥封住常飛羽的痕力,便坐在一旁等候著圖塔。等了將近一盞茶的功夫,圖塔才滿頭大汗的飛奔過來。

    “我說圖塔,你是不是考慮在這駝云山脈中尋找一個度快的魔獸,吸收一個能夠提升度的圖騰之力啊?!毖υG懶洋洋的調侃圖塔道。

    “我也是這么考慮的?!眻D塔飛奔到薛訥身旁,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呃,好吧,有機會幫你找一只擅長度的魔獸?!睂τ趫D塔的回答,薛訥沒辦法繼續調侃下去了。

    “這就是那天晚上暗算我們的家伙?”圖塔看到了死豬一般癱倒在地上的常飛羽問道。

    “對,他的度非???,要不是我……”說到這里,薛訥突然眼珠子一轉,想到常飛羽的度非???,一定有一套關于身法的功法,如果他和圖塔能夠得到,豈不美哉。

    當即,薛訥快步上前,從常飛羽的手上摘下他的痕戒,然后又在常飛羽的全身摸了一遍,確定沒有什么隱藏的儲物戒指后,這才喜滋滋的坐到圖塔旁邊,開始搜查常飛羽的痕戒。

    能否搜查另外一個人的痕戒,關鍵在于靈魂力量的強弱。常飛羽僅僅是三階銅甲武者,薛訥是六階銅甲武者,從修為上說,薛訥就能夠輕松破掉常飛羽的痕戒印記。況且薛訥的靈魂力量本就比一般人強,就是遇到銀甲尊者境界的痕戒,薛訥也能夠嘗試一番的。

    常飛羽痕戒的靈魂印記僅僅阻擋了薛訥一瞬間,便被薛訥強大的靈魂力量蠻橫的破開。常飛羽痕戒靈魂印記在被薛訥破開的同時,他的口鼻中再次溢出了一些鮮血。痕戒的靈魂印記與常飛羽的識海是聯系在一起的,薛訥蠻橫破開,相當于給予了常飛羽識海一擊,可憐的常飛羽不受傷才怪呢。

    薛訥的精神力進入了常飛羽的痕戒中……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