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319章 方向

第319章 方向

    第319章方向

    擋住薛訥破天槍的是一只狼爪,屬于頭狼的狼爪。??? ? 枯黃的絨毛下,如同鋼筋澆鑄的狼爪擋住破天槍之后,旋即一拍,就將破天槍拍了出去。

    薛訥感覺手中的破天槍上一股大力傳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兩步。

    “這是……”薛訥心中驚訝,再次仔細打量了一下擋住他破天槍的頭狼。

    “這,這是變異的扇葉鐵背狼?”薛訥心中驚疑不定。

    幾億年前,在隕神界中,還沒有人類,這里是魔獸的樂園,每一個強大的魔獸,都統領著上千萬的魔獸。但是越是強大的魔獸,與同類繁衍后代的能力就越差,有的甚至都不能生育。

    一次偶然,一只強大的魔獸頭領無意中現,與其類別相近的魔獸進行交媾,繁衍后代的幾率非常大。有了這個現后,那些強大的魔獸紛紛尋找與其相近類別的魔獸,繁衍后代。其實不管是人類,還是魔獸,對于繁衍后代都非常重視。

    強大的魔獸雖然能夠與相近類別的魔獸繁衍后代,但是畢竟血統不純,繁衍出來的后代,只能繼承祖輩一部分強大的能力。一代代傳承下來,最初的那些強大魔獸的逆天能力,要么消失,要么被弱化為小的能力。

    不過所有的事情都有反常,在魔獸生長的過程中,有些能夠激隱藏在身體深處的的血脈,獲得最初強大魔獸的一些能力,這些獲得初代魔獸強大能力的魔獸,統稱為變異魔獸,因為它們即使獲得了返祖的能力,也只是魔獸本身具有,沒有一點的可能遺傳給后代。

    與薛訥交手的這只七級的扇葉鐵背狼,就是覺醒了嘯月狼王的鐵甲血脈。鐵甲血脈雖然只是嘯月狼王最微小的一部分血脈,但是對于七級扇葉鐵背狼來說,卻是逆天的能力,因為鐵甲血脈造就了七級扇葉鐵背狼強的防御,對于薛訥的破天槍,都能夠直接抵擋。

    薛訥的破天槍,現在雖然還是凡器級別,但是其堅硬程度和鋒利程度,都有越寶器級別武器的趨勢,金甲圣尊境界強者面對破天槍的攻擊,都不敢大意。

    這只七級的扇葉鐵背狼敢用爪子抵擋薛訥的破天槍,說明上古魔獸的血脈確實是非常的變態。

    “再來!”薛訥腳掌一蹬地面,施展出鬼影閃,手中破天槍一轉,再次向著這只頭狼的眼睛、嘴巴等要害部位刺去。

    “鐺,鐺,鐺!”

    快穿刺的槍尖,盡接被頭狼用鐵爪阻擋了下來。

    “呼~~~”

    薛訥后退幾步,從狼群的包圍中退出來,稍微緩了一口氣,這只七級扇葉鐵背狼的防御太強,巨大的狼爪往眼前一擋,不管薛訥從那個方向攻擊,都能抵擋住。

    “還是我的攻擊度太慢,要是再快一點,它就阻擋不住了!”薛訥心中思量著,“算了,還是先解決其余的扇葉鐵背狼吧!”

    薛訥的身影展開,在狼群中快奔走,既然一時間奈何不了這只七級的扇葉鐵背狼,那么,就先將其余的嘍啰都清理掉。

    薛訥的槍法,七級扇葉鐵背狼可以阻擋住,但是其余的狼群卻是抵擋不住,薛訥這三天對槍法度的練習,已經初見成效,所有的扇葉鐵背狼,不管是四級、五級,還是六級,都是一槍斃命。

    “吼!”

    看到薛訥避開它,只是屠戮其余的狼群,七級的扇葉鐵背狼怒吼連連,緊跟在薛訥身后,試圖阻攔住薛訥對其它扇葉鐵背狼的殺戮??上挥X醒了它的老祖宗嘯月狼王的一小部分能力,在度上,還差很多。

    一頓飯的時間后,在水潭的周圍,布滿了扇葉鐵背狼的尸體,除了那只七級的扇葉鐵背狼頭領,其余的扇葉鐵背狼盡皆斃命。

    “嘿嘿,就剩下你一個了!”薛訥露齒一笑,握緊破天槍向著不遠處的七級扇葉鐵背狼沖了過去。

    “吼……”

    對于屠戮它的子民的薛訥,七級扇葉鐵背狼也是分外眼紅,仰天怒吼一聲,身體一陣風般迎著薛訥沖了過去。

    在距離薛訥還有十多米遠的時候,七級扇葉鐵背狼就四蹄一蹬地面,高高躍了起來,張開血盆大口,向著薛訥的腦袋咬了下去。

    薛訥后腳后退一步,站穩身體,手中破天槍朝天向著七級扇葉鐵背狼的嘴巴中刺了過去。

    似乎早就預料到薛訥會施展這樣的招式,身在半空中的七級扇葉鐵背狼,前爪在薛訥的槍尖上面一拍,將破天槍拍偏,同時兩只后腿蹬在了破天槍槍桿上面,再次一借力后,繼續向著薛訥的脖子咬了過去。

    “哼!”頭狼狡猾,薛訥的經驗也不差,薛訥的身體向后一倒,幾乎切著地面,避開了七級扇葉鐵背狼的這一撲,同時伸出右腳,狠狠蹬在了扇葉鐵背狼的腰側。

    扇葉鐵背狼被這一蹬,向前撲出去三四米遠,直接將地面撲出一個淺坑,而薛訥,借助反彈之力,向后一躍,重新站直了身體。

    “吼!”

    七級扇葉鐵背狼一撲之下,沒有撲倒薛訥,再次怒吼一聲,身體一轉,閃電般向著薛訥撲了過來,身體還未到,鋒利的爪子已經全部舒展開,閃爍著寒光。

    “風雷動!”

    薛訥手中長槍沒有停頓,化作一串虛影,連續不斷的點在扇葉鐵背狼抓過來的利爪上面。

    一滴水從高處落下,滴在石頭上,在石頭表面,或許留不下任何的痕跡,但是天長地久,連續不斷的水滴一直滴落在石頭表面的某個位置,就會在石頭表面留下深坑。

    薛訥利用的正是水滴石穿的原理,將所有的攻擊集中在七級扇葉鐵背狼利爪上面的某一點上,憑借快的攻擊度,一次次攻擊,讓破壞力產生疊加。

    “嘭”的一聲,扇葉鐵背狼的一根爪刺破裂開,而薛訥,施展完攻擊后,快后退。

    破裂的爪刺對于七級扇葉鐵背狼雖然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薛訥的攻擊能夠突破扇葉鐵背狼引以為傲的防御,這讓已經初具智慧的扇葉鐵背狼心中出現了懼意。

    “吼!”

    七級扇葉鐵背狼黃綠色的眼睛閃爍了一小會兒,終于不甘的怒吼幾聲,轉身向著密林深處逃去。

    “呼~~”

    看到這只變異的扇葉鐵背狼逃走,薛訥也是舒了一口氣,剛才全力快的疊加攻擊,只是讓其斷掉一根爪刺,如果那只扇葉鐵背狼拼命攻擊薛訥,薛訥也會頭疼的,畢竟對方的防御讓薛訥一時間沒有地方能夠下手攻破。

    “一個月后,兩只這樣的變異扇葉鐵背狼將會出現。你現在有什么關于修煉上的問題,可以問我,我為你解答三個?!辩娚降穆曇粼俅雾懫?,不過還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我這樣要修煉到什么時候?”薛訥高聲問道。

    “第一個,不過這個問題與修煉無關,不予解答?!毖υG鐘山的聲音沉默了片刻,開口說道。

    聽到還是和之前那樣沒用的回答,薛訥立即知趣的閉上了嘴巴,開始思索關于修煉上的問題,既然有這個機會得到痕道圣者的指點,薛訥自然要牢牢抓住,要知道,痕道圣者指點,是多少修道之人想要都沒有機會的。

    “師傅,我的槍法一塊,攻擊卻變弱了很多,還有槍法快的極限是什么?”薛訥思索了一會兒,抬起頭,看著四周大聲問道。

    “這是兩個問題!”鐘山開始為薛訥講解他提出的問題:“你對槍法的快,還只是停留在簡單的出槍度上面,出槍度一快,就會受到空氣的阻力影響,空氣的阻力會削減你的攻擊力和攻擊度,這樣你的攻擊度和攻擊力自然就弱了,在你的攻擊度比較慢的時候,這種空氣阻力的削減并不明顯,但是當你的攻擊度達到一定程度后,這種削減會呈幾何倍數上升。所以,你應該要考慮如何降低空氣阻力對你的槍法影響?!?br/>
    “快與慢,其實是相對的,你的攻擊快,別人的攻擊快,看不出你的優勢,只有你的攻擊快的時候,別人的攻擊并不快,這樣,才能顯出你的攻擊與眾不同?!?br/>
    “第二個問題,槍法快的極限,我可以為你解釋一下攻擊的度極限。攻擊的快與慢,最終不是體現在攻擊度上面,而是體現在空間的跨越上面。你一拳轟出,估計最多攻擊到十多米遠的地方,但是假如你能夠跨越空間,你的這一拳攻擊從空間中通過,就可以跨過非常遠的距離,甚至可以一拳打到太古山脈那邊去。這樣,敵人還未到你跟前,你已經在不停地施展攻擊了,這樣就是你快的優勢?!?br/>
    鐘山說完這些后,聲音逐漸消散,再沒有聲音出,只留下薛訥站在原地領悟著鐘山所說的話。

    “阻力?快與慢相對?跨越空間?”一個個問題在薛訥的腦海中盤旋著,讓薛訥逐漸消化著鐘山告訴他的這些信息。沒有師傅的教導,薛訥對于修煉之道,領悟的還是非常淺顯的。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