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386章 惶恐

第386章 惶恐

    第386章惶恐

    “原來煉制丹藥,最多煉制出八紋的丹藥,最后一道紋路,是需要天地間的天雷淬煉后來形成的。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根據剛才的情景,薛訥立即想明白了形成九紋丹藥的原理。

    薛訥想明白了煉制九紋丹藥的原理后,休息了一會兒后,繼續開始開爐煉丹,煉制的還是二級生肌丹,既然想明白了九紋丹藥產生的原理,薛訥還是需要再多進行幾次驗證的。

    經過了前期的摸索,薛訥煉丹手法行云流水一般流暢,以前煉丹過程中還存在的那種生澀感,完全消失了。

    薛訥又連續煉制了三爐生肌丹,只有第二爐的生肌丹達到了九紋,其余兩爐只是五紋丹藥。

    “看來九紋丹藥的煉制也是有成功率的,每次煉制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毖υG對于自己煉制生肌丹出現九紋的幾率還是比較滿意的,相當于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

    百分之三十煉制出九紋丹藥的成功率,讓薛訥基本滿意,如果讓外面的煉丹師們知道,估計都要以頭搶地了。要知道,一個浸淫丹道上百年的煉丹師,煉制出九紋生肌丹的成功率,也不過百分之五而已。

    九紋丹藥,出現在拍賣場的概率,一點都不下于一些罕見的天材地寶出現的概率,因為九紋丹藥,對于服用者,沒有任何的后遺癥,藥效也是最好的,對于一些增加突破瓶頸幾率的丹藥,服用后,可以將藥效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

    所以,在那些大型的拍賣場,不管是幾級丹藥,只要出現九紋丹藥,幾乎都能拍出一個天價來。

    既然二級丹藥已經煉制出來了九紋生肌丹,薛訥開始著手準備三級丹藥的煉制。按照小九的安排,薛訥需要煉制的三級丹藥是破境丹。武者修煉的時候,會出現很多瓶頸,一般情況,從銀甲尊者突破至金甲圣尊,是修煉路上的第一個比較大的瓶頸,很多武者一輩子卡在銀甲尊者巔峰,難以突破。

    破境丹,服用后,可以提高突破至銀甲尊者突破至金甲圣尊的幾率,一般一百個銀甲尊者中,只有一個才能突破至金甲圣尊,相當于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但是如果在銀甲尊者巔峰的時候,服用一顆破境丹,可以將突破的成功率提高至百分之十,足足增加十倍。

    當然,丹藥只是修煉中的一種輔助,并不是服用破境丹后,就能百分之百的將這種突破概率提升十倍,有時候,百分之一都提升不到。但是如果服用的是九紋破境丹的話,里面沒有一絲的雜質,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證,將突破的成功率提升一成。

    破境丹煉制需要的材料,比起生肌丹,材料多了一倍,需要六種藥材。不過薛訥已經有了煉制九紋生肌丹的經驗,煉制破境丹來,倒也不覺得有多難。

    煉丹一道,最重要的煉丹師的靈魂力量,如果靈魂力量不強大,是不可能順利的煉制出一顆丹藥的。當然,丹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很多煉丹師,一生摸索創造出一兩個丹方,都只是傳給最親的那個弟子,外人是不會相傳的,因為這個丹方,承載了這位煉丹師的心血,是他這輩子最為自豪的事情。

    丹方和靈魂力量,薛訥兩者都具備了。丹方小九早就給薛訥準備好了,甚至煉丹所需要的材料,也都通過黑石準備好了。靈魂力量,則更是薛訥的強項了,識海中那條陰陽魚時刻不停地吸收著靈魂力量,轉化后補充到薛訥的識海中,讓薛訥的識海無時無刻不在壯大著,靈魂力枯竭這種事情,暫時是不會發生的。

    外面赫連山脈中的樹葉開始一片片脫落,溫和的暖風逐漸變成了凌冽的寒風,當樹木上的樹葉完全脫落后,伴隨著呼嘯的寒風,大片的雪花從天空中洋洋灑灑飄落下來,將赫連山脈覆蓋成了一片白色。

    縮小成微粒大小的玄帝殿,被秋天飄落的枯葉覆蓋住了,然后又被這鵝毛大雪壓在了最下面,仿佛蓋上了一層厚厚的棉被。

    玄帝殿內部的空間中,一年四季都如同春天一般,并沒有什么變化。薛訥獨自盤坐在涼亭外面,手掌中的火焰不停噴吐,一刻不停的在煉制著丹藥。

    這個冬季過去,薛訥就已經二十歲了,細密的胡須長滿了薛訥的嘴唇,由于長時間沒有打理,顯得有些邋遢。

    小九和黑石兩人坐在涼亭中,一旁的爐火上,架著的紫磁茶壺“咕嘟咕嘟”的翻滾著,一縷縷茶香從紫磁茶壺中飄散出來,讓整個涼亭中飄蕩著一股聚而不散的清香。

    “這小子也算是有毅力的,九個月了,四級丹藥的煉制也是越來越爐火純青,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能煉制出九紋塑脈丹了?!焙谑似鹦〔柰牒攘艘豢谙悴?,抬頭看向不遠處凝神煉丹的薛訥說道。

    “嘿嘿,那是,這小子,越是給他壓力,他說爆發出來的潛力就越大?!毙【磐瑯涌戳艘谎垩υG,笑嘻嘻的對坐在對面的黑石說道。

    “不過你給他的壓力是不是太大了一點!”黑石微微皺了皺眉,薛訥不眠不休煉丹,已經九個月了,九個月沒有洗過澡,沒有換洗過衣服,渾身都散發著一股酸臭味。

    “等到一年期滿,他要是煉制不出五級丹藥怎么辦?”黑石有些擔心的詢問道。

    “嘿嘿,這好辦?!毙【哦自谑丈?,說道:“我就告訴他,我找到了一種藥材,可以將花小溪的壽命再延長半年,讓薛訥利用這半年時間煉制出九紋的五級丹藥?!?br/>
    “你??!”黑石用手指了指小九,有些無奈的說道:“就你鬼點子多,要是讓薛訥知道你是在耍他,你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救醒花小溪,你說這小子會不會跟你拼命?”

    “嘿嘿,我也是為了他好??!”小九得意的用手摸了摸它的腦袋,說道:“你看,在我的壓迫下,小訥子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從煉丹白癡,變成了四級煉丹師。四級煉丹師啊,在外面雖然依然沒有什么地位,但是在這隕神界,去任何一個帝國,都會成為這個帝國的座上賓的?!?br/>
    “希望這小子能在一年內煉制出九紋五級丹藥吧,讓我見識一下煉丹天才的誕生?!焙谑蛧@一聲,繼續與小九下起了圍棋。

    薛訥雙眼赤紅,死死盯著眼前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祥獸鼎,這已經是他第四十九次煉制塑脈丹了,不過煉制的塑脈丹中,最好的是五紋塑脈丹,距離九紋塑脈丹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自從煉制出五紋塑脈丹后,不管薛訥如何努力,煉丹水平似乎卡在了一個瓶頸,再沒有任何的寸進,甚至因為心境不穩,還煉廢了兩爐塑脈丹。

    “不,我要成功,不能再失敗了,距離一年之期只剩下三個月了?!毖υG加大向祥獸鼎中輸送陰陽玄火,試圖加速丹藥的融合速度。

    “嗵!”

    一道沉悶的響聲從祥獸鼎中傳出,同時,在祥獸鼎上方的出風口處,冒出了一股黑煙,伴隨著的還有刺鼻的焦糊味。

    “又失敗了,我不甘心!”薛訥緊緊握住了拳頭,口中低聲怒吼著。旋即薛訥衣袖一揮,祥獸鼎的鼎蓋飛出,薛訥控制用痕力清除出了祥獸鼎中丹藥的殘渣,準備再次開爐煉丹。

    “煉丹講究的是心境,心不靜,氣不和,再怎么煉制,也難以成功的?!本驮谘υG準備重新煉制的時候,小九淡淡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如同一盆涼水,當頭潑下,讓薛訥瞬間冷靜了下來。

    薛訥的雙眼逐漸恢復了清明,為了盡早就花小溪,薛訥一直在逼迫著自己,不知不覺中,陷入了魔障,剛才都差一點走火入魔。

    薛訥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坐在涼亭中下棋的小九和黑石一眼,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啾啾,啾啾!”

    看到薛訥出現,守在花小溪身旁的小紅立即站了起來,展翅飛到了薛訥的肩膀上,親昵的用小腦袋摩擦著薛訥的臉頰。

    “呵呵,辛苦你了,小紅,讓你陪著小溪,沒人跟你說話?!毖υG有些歉意的對肩膀上的小紅說道。

    “啾啾,啾啾!”

    小紅撲棱著翅膀,繞著花小溪飛了一圈,表示自己不寂寞。經過這段時間與小赤火雀的接觸,薛訥也逐漸能夠理解小紅表達的一些簡單的意思了。

    似乎知道薛訥有話要對花小溪說,小紅繞著花小溪飛了一圈,就飛到一邊去了,將這里留給了薛訥。

    “小溪,我又來看你了!”薛訥用手抓著花小溪略帶冰涼的手掌,看著花小溪安詳的臉蛋低聲說道。

    “小溪,上次來的時候,我告訴你我已經成功煉制出了九紋的三級丹藥,該開始煉制四級丹藥了,不過到現在,我依然煉制不出九紋的四級丹藥。小溪,我是不是很沒用?”薛訥的眼睛中有著一些淚花,那是對自己的自責。

    “小溪,再有三個月就到一年期限了,如果到時候我還煉制不出九紋的五級丹藥,該如何是好?”薛訥的聲音中帶上了一絲惶恐,他害怕,他不敢想象一年期限到來后,會是個什么情況。

    本來自  &#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