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433章 螣蛇親至

第433章 螣蛇親至

    第433章螣蛇親至

    “我可以幫助你攔截下這個圓盤風刃!”黑不溜秋的小樹傳遞意念給花小溪道。

    “你可以?”花小溪疑惑的看著小樹,在花小溪看來,這棵黑不溜秋的小樹,只有兩米多高,樹干也只是成人胳膊粗細,如此弱小的一棵小樹,怎么看都不像能夠攔下圓盤風刃的樣子。

    “嗯,不過我不能移動,你可以躲在我身后,等到圓盤風刃過來的時候,我就能幫你攔截住?!焙诓涣锴锏男湮⑽u擺著。

    “好!”

    花小溪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腳尖在地面一點,飄向了黑色小樹。

    “你以為你能躲開我的圓盤風刃嗎?它是跟隨你的氣息的,除非破開,不然會一直追殺你的?!鼻嘌刍⑨尫懦鲞@個圓盤風刃后,身上的氣息有些萎靡,這個圓盤風刃屬于它的一個小殺手锏,施展出來,對它的獸力消耗比較大。

    花小溪躲在了黑色小樹的后面,雙手緊緊握著青龍劍,身上痕力澎湃,如果黑色小樹阻攔不住圓盤風刃,花小溪就決定出手。

    “嗡!”

    圓盤風刃呼嘯而至,所有阻攔它的樹木,都被它切割成了碎屑。

    當圓盤風刃距離黑色小樹還有一米距離的時候,黑色小樹微微彎曲樹干,一段細小的樹枝伸出,點在了圓盤風刃上面。

    “真是白癡,這么小的樹,也妄圖阻止我的圓盤風刃?!鼻嘌刍⒀劬σ徽2徽5目粗鴪A盤風刃的運動軌跡,心中暗自評價著。

    “什么?”

    青眼虎突然瞪大了眼睛,因為它看到那個細小的樹枝,點在圓盤風刃上面后,竟然止住了圓盤風刃的前進,而且這還不算完,閃爍著青色光芒的圓盤風刃,上面的光芒迅變得黯淡了下來,青眼虎清晰地看到,圓盤風刃上面的能量,全部通過那根細小的樹枝,進入了黑色小樹的身體中。

    花小溪同樣眼睛中光彩閃爍,驚喜的看著身前這棵黑色不顯眼的小樹。以這棵黑色小樹的體型,在這太古山脈中,是非常非常的小的一棵了,甚至有些藤蔓植物,都要不這棵黑色小樹高大。

    不過就是這棵不顯眼的小樹,卻吸收掉了青眼虎出的致命一擊。

    這邊花小溪依靠黑色小樹,暫時化解掉了危機,而那邊薛訥與饕餮獸的戰斗,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狀態。

    一道金色的巨大手印從天而降,“轟隆”一聲,蓋在了饕餮獸的身體上,直接將饕餮獸壓趴在了地上,饕餮獸的后背上,在金色手印的攻擊下,頓時出現了四五道裂縫,鮮血如噴泉般涌了出來。

    薛訥施展了一掌蓋天后,也是有些氣喘,不過這一掌蓋天的威力,還真是大,薛訥突然想起,自己已經是金甲圣尊境界了,似乎可以修煉《大無畏術》中的第二式一拳崩天了。

    《大無畏術》一共有三式,第一式一掌蓋天,只要修煉了《太古重生訣》第一重就可以修煉,不過第二式一拳崩天,則需要到金甲圣尊境界,才可以修煉,第三式一步踏天,則需要突破到痕道圣者境界,才可以修煉。

    “吼……”

    饕餮獸雖然被薛訥這出其不意的一掌蓋天所重傷,但是它畢竟是九級后期的魔獸,生命力強大,重新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饕餮獸最擅長的就是吃,具體戰斗,并不占什么優勢,最初太古山脈深處那位派饕餮獸跟著青眼虎它們出來追殺小毛,目的就是讓饕餮獸施展鯨吞海吸,困住小毛和望天犼,方便青眼虎的追殺。

    “給我趴下!”

    薛訥掄圓了破天槍,帶著無與倫比的氣勢,抽擊在了饕餮獸的碩大頭顱上。

    “嗷……”

    饕餮獸出一道慘絕人寰的叫聲,它頭顱上方的鱗片,全部碎裂,鮮血豎著薛訥破天槍抽擊出的深坑,流淌了下來,讓饕餮獸滿面都是血跡。

    望天犼已經醒來,不過它和小毛受的傷都非常重要,只能躺在遠處看著。

    “小毛,那個人類是誰?是來救我們的嗎?”望天犼看著薛訥勇斗饕餮獸,銅鈴般的眼睛中,閃爍著復雜的光芒。

    “嗯,孔叔,他是我七年前無意中救過的一個人類?!毙∶劬珪窨粗υG與饕餮獸的戰斗說道。

    “什么?七年前你救了他?那他現在就已經能夠壓制著饕餮獸了!”望天犼的臉上寫滿了驚訝,旋即嘆息一聲,悠悠說道:“人類的天賦真的是太可怕了!”

    薛訥看到花小溪將青眼虎引走了,心中擔心,所以對于饕餮獸,招招都是拼命的攻擊招式,一掌蓋天的攻擊,接連施展了兩次,直接消耗掉了丹田中一般的痕力。

    一掌蓋天雖然耗費痕力,但是它的效果也是非常明顯的,接連兩掌拍擊下來后,饕餮獸渾身的鱗片完全破碎,身體皸裂開來,在它所在的地面上,鮮血流成了小溪。

    “去死吧!”

    薛訥的破天槍燃燒著陰陽玄火,狠狠刺入了饕餮獸的腦袋中,陰陽玄火在饕餮獸的腦袋中肆掠開來,短短一瞬間,就將饕餮獸腦袋中的東西焚燒成了虛無。

    “噗!”

    薛訥的槍尖一挑,一個閃爍著黃色光芒的獸晶石就落進了薛訥的手掌中。這是饕餮獸全身力量的源泉,所有的獸力,都是儲存在獸晶石中。

    薛訥隨手將獸晶石收進痕戒中,對小毛交代了一聲,就向著花小溪所在的位置飛縱而去。

    花小溪和青眼虎,如同捉迷藏一般,在樹林中,一個追,一個躲。青眼虎雖然是九級魔獸,但是花小溪憑借《飄零步》,一點都不比青眼虎的度慢。如果青眼虎施展能量攻擊,花小溪就躲到黑色小樹的旁邊,讓黑色小樹吸收掉青眼虎釋放出來的能量攻擊。

    青眼虎不是沒有嘗試過破壞黑色小樹,不過它既是是全力一擊,對黑色小樹也造不成什么傷害,每次它一雙虎掌拍擊向黑色小樹的時候,黑色小樹的表面,都會出現一層能量隔膜,阻攔住它的攻擊。

    青眼虎憤怒的連連吼叫,以青眼虎的攻擊力量,即使是一塊小房子般大小的石頭,也能被它一掌拍成碎末,但是就是這棵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樹,卻能一次次承受住它的攻擊,這讓青眼虎如何能不憤怒。

    “薛訥哥哥,你來了!”

    就在青眼虎瘋狂追趕花小溪的時候,花小溪突然扭過頭,看向青眼虎的身體后方。

    青眼虎順著花小溪的目光向后看去,只見一道黑色的流光劃破天際,眨眼間就到了青眼虎的眼前。

    “噗哧!”

    黑色的流光沒入了青眼虎的腦袋中,青眼虎只是感覺腦袋中突然生了爆炸,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薛訥哥哥,你好厲害!”

    花小溪蹦蹦跳跳的跑向薛訥所在的地方,剛才薛訥直接拿出他從彭幽毅那里繳獲過來的金色弓箭,一箭射穿了青眼虎的腦袋。

    “你太魯莽了,要是有個意外,讓我怎么辦?”薛訥用手在花小溪的腦袋上敲了一下,故意沉著臉訓斥道。

    “我不是想替你分擔一點嘛!”花小溪吐了吐可愛的小舌頭,對薛訥說道。不過旋即,花小溪似乎想起了什么,張牙舞爪向著薛訥的身上撲了過去,口中叫嚷道:“薛訥哥哥,你以后要是再在我頭上敲,我就不理你了,把我都敲笨了?!?br/>
    “好了,小毛它們還在那邊,我們先過去吧!”薛訥取出青眼虎的獸晶石后,順手收走了青眼虎的尸體,作為九級魔獸,、青眼虎身上,還是有很多有用的東西的。

    “多謝公子相救!”

    望天犼化為了人形,不過它是九級魔獸,只是身體化為了人形,腦袋還是望天犼的腦袋。

    “謝謝你了!”小毛爬上薛訥的身體,蹲在薛訥的肩膀上,給薛訥傳音道。

    “不用客氣!”

    薛訥向著望天犼和小毛同時傳音道:“當初要不是小毛的幫助,我估計早就死在太古山脈了?!?br/>
    “薛公子,我們先離開這里吧,螣蛇死了三個厲害的手下,估計很快就能現,如果它趕過來了,我們就逃不走了?!蓖鞝晟裆氐膶ρυG和小毛說道。這八年的逃亡生活,讓望天犼時刻緊繃著神經,不敢有一刻的放松。

    “薛訥哥哥,不好了,剛才有樹木傳遞給我消息,說有一個非常強大的魔獸正向我們這個方向趕來?!蓖蝗?,花小溪俏臉一變,緊張的對薛訥說道。

    “不好,可能是螣蛇親自趕過來了,我們快走。螣蛇親自趕過來了,我們只能離開太古山脈,才能躲避掉它的追殺。不然,在太古山脈中,我們是逃不出它的手掌心的?!蓖鞝杲辜钡恼f道。

    “走!”

    薛訥召喚出6地飛舟,讓花小溪和望天犼都上來,然后催動6地飛舟中的陣法,全向著太古山脈外面飛去。

    薛訥他們剛飛出去十多里路程,在他們的身后,就傳來了讓人恐怖的威壓,整個天空突然陰沉了下來,黑色的霧氣從太古山脈中彌漫出來,讓整個天空都黑沉沉的。

    “你們殺了我的三員大將,還想逃走嗎?”

    一道陰仄仄的聲音在薛訥他們的后方響起,只見一道高大的人影從后面快飛了過來,在他的腳下,沒有痕獸的存在,完全是踏空飛行。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