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462章 大護法

第462章 大護法

    第462章大護法

    薛訥飛行的度很快,飛行了一炷香的時間后,眼前的大霧終于變得稀薄起來。

    “這不是飛出來了嗎!”薛訥緊繃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不過等到從大霧中傳出去后,卻是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馬六等人。

    “又飛回來了?怎么可能!”薛訥有些不相信的回過頭去,重新沖進了大霧中。薛訥不相信,自己剛才明明一直是直線飛行的,但是卻是繞了一個彎,重新回到了迷失島上面。

    第二次的情況和第一次一樣,薛訥同樣又飛回到了密室島上面。

    “小子,別浪費時間了,趕緊將你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吧!”馬六不耐煩的催促薛訥道。

    “滾開!”薛訥心中有一股怒火。

    “小子,我剛才已經通知我們圣火幫的護法了,識相的乖乖將身上的東西拿出來,不然,等到護法過來,會讓你生不如死?!瘪R六向地上啐出一口,惡狠狠的威脅薛訥道。

    對于馬六的威脅,薛訥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現在的薛訥,是五階金甲圣尊修為,遇到五階以下痕道圣者境界強者,也是絲毫不懼。

    正說話間,一道白色的人影凌空飛了過來??吹斤w過來的白色人影,馬六急忙迎了上去。別看馬六威脅薛訥,但是他們圣火幫的護法沒有到來之前,也不敢對薛訥動手,馬六帶的人雖然多,但是修為卻都不高。

    “小六子,信號怎么回事?”白色人影從空中降落,是一個相貌英俊的青年,懶洋洋的問馬六道。

    “馬六拜見大護法!迷失島新來了一個小子,按照規矩,我們讓他將身上的財物交上來,不過他不肯交,而且他的修為要比屬下高,所以屬下只能向大護法求救了?!瘪R六上前兩步,諂媚的對大護法說道。

    大護法越過馬六,走到薛訥跟前,看著薛訥,說道:“你不想遵守規矩?”

    看到走過來的大護法,薛訥的瞳孔一縮,因為大護法是五階痕道圣者修為,薛訥的心中有了一絲壓力,看來這個迷失島上,還真的是臥虎藏龍。

    大護法雖然是五階痕道圣者,不過薛訥自信打不過,還是能夠逃走的,所以并不怎么害怕,同樣盯著大護法說道:“規矩是給弱者制定的!”

    “呵呵,有志氣,不過志氣是建立在一定的實力之上的?!贝笞o法的身上釋放出了五階痕道圣者的氣勢,向著薛訥壓迫而去。在大護法看來,薛訥只不過是五階金甲圣尊修為,他只需要將五階痕道圣者的威壓釋放出來,就能將薛訥壓趴在地上。

    “氣勢威壓!”薛訥的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站在原地巍然不動,任由大護法對他進行氣勢威壓。以薛訥現在的靈魂力,大護法施展的氣勢威壓,薛訥抵擋起來,輕輕松松。

    十分鐘過去了,薛訥依舊面帶微笑的站在原地,沒有像大護法預料的那般趴在地上。

    “你,你能承受住我的氣勢威壓?”大護法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驚容。

    “你覺得呢?”要不是這里壓制薛訥的神識,薛訥都想回敬大護法一招陰陽玄滅劍,讓大護法也嘗嘗靈魂被攻擊的滋味。

    “哼,裝神弄鬼,我就不信你的戰斗能力也能媲美五階痕道圣者?!贝笞o法身形一展,右手成爪,向著薛訥的喉嚨處狠狠抓了下去。

    薛訥右腳向后微微錯了一步,然后揮拳,迎著大護法一拳轟擊而去。

    “嘭!”

    拳爪相碰,出一道沉悶的響聲,大護法的五指抓在了薛訥的拳頭上面,不過卻是讓大護法的臉色生了一絲變化。

    大護法感覺自己抓住的,不是拳頭,而是一塊堅硬的石頭,不管大護法如何使勁,卻是捏不碎。甚至說薛訥的拳頭,比石頭還要堅硬,因為即使是一塊堅硬的石頭,大護法也有信心將其捏的粉碎。

    “喂,你是不是有特殊愛好,拉著我的手不放?”薛訥開口提醒大護法道。

    “哼!”

    大護法冷哼一聲,右腳閃電般抬起,向著薛訥的腹部踹去。

    “嗵!”

    薛訥早就注意著大護法的出招,當即腳掌狠狠一踩地面,身迅向后暴退而去。大護法還抓著薛訥的拳頭,薛訥在暴退的同時,同樣帶著大護法向后退去。

    大護法沒有想到薛訥緊緊五階金甲圣尊修為,力量卻是非常的大,一沒留神,他的身體被薛訥帶著直接向前傾倒而去。

    緊急情況下,大護法急忙施展出千斤墜的功夫,讓自己的身體穩穩地扎在了地上,要想穩住自己的身體,大護法自然而然就松開了抓著薛訥的手掌。

    “本事不錯,再來接我幾招!”大護法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踩著奇妙的步伐,兩只手掌如同穿花蝴蝶般,帶著幻影拍向薛訥的胸前。

    “來得好!”薛訥依舊是迎著大護法一拳轟出。薛訥所學的術中,基本都是以力破敵,并沒有快絢麗的攻擊招式,不過薛訥第二次轟擊出的這一拳,已經帶上了《玄黃戰技》的韻味。

    《玄黃戰技》本沒有什么確定的攻擊招式,它的攻擊,完全是直指本心,根據對手的攻擊,領悟出最適合的攻擊來還擊。

    “啪!啪!”

    大護法穿花蝴蝶般絢麗的掌法,接連兩記拍在了薛訥的拳頭上。大護法的掌法既然側重了攻擊度,在攻擊力量上,自然就大大降低了。這也是大護法接連兩記攻擊,這才堪堪抵擋住了薛訥的這一拳。

    “你很不錯!”大護法微笑著看著薛訥,不過大護法的微笑去,卻是讓薛訥毛骨悚然,心中暗自嘀咕道:“這個小白臉不會有龍陽之好吧!”

    薛訥的這個想法如果讓大護法知道了,估計會讓他哭笑不得。大護法對于薛訥,實則是起了招納的想法。在迷失島,每年都有外面的人意外進入,一年年積累下來,在迷失島上,聚集了上百萬的人口,有普通人,同樣也有修煉者。

    如此多的人口,在迷失島上,自然就出現了勢力的劃分。在迷失島上,一共有三家比較大的勢力,一家是悠樂谷,一家是朝陽山,第三家則是大護法所在的圣火幫。

    三大勢力,總體實力相差不大,本來可以和平相處的,不過隨著迷失島上修煉者的增多,修煉資源開始成了三家勢力互相爭奪的對象。修煉資源能否爭取到更多,最終還是三家上層高手的比拼,所以,三大勢力一直在不停地招納修為高深的強者。

    薛訥能夠跟大護法拼成平手,讓大護法心中起了招納薛訥的想法。

    薛訥攻出的拳頭被大護法阻擋了下來,同時手掌拍出,阻攔住了薛訥的下一步攻擊,不過薛訥卻是身體向后一仰,一個向后的空心翻,兩只腳快踢向大護法的下顎。

    “啪啪”兩聲,大護法的手掌快拍在了薛訥的腳上,借助薛訥的這一踢的力道,身體向后飄移而去。

    “再試試我這一招!”

    薛訥突然高高躍起,從空中舞動雙腿,向著大護法絞殺而去。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沒有生死相搏的對手,薛訥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試驗的機會。

    《玄黃戰技》屬于修煉者自己領悟的術,每一個修煉《玄黃戰技》的人,領悟出來的攻擊招式都是不一樣的。不過要想對《玄黃戰技》有一個更深刻的領悟,必須有人陪練過招,只有在戰斗中,才可以壓榨潛力,領悟出更厲害的戰技。

    薛訥修煉《玄黃戰技》以來,遇到的戰斗基本都是生死戰,根本就沒有人心平氣和的來和薛訥過招,所以薛訥現在的《玄黃戰技》,已經淪落為薛訥現在最差的術了。

    有大護法陪練,薛訥是越打越興奮,各種出人意料的攻擊招式層出不群。

    薛訥是越打越興奮,大護法卻是越打越心驚。他雖然沒有施展最強的攻擊,但是現在也是將五階痕道圣者修為完全釋放出來了,每一次攻擊,都是五階痕道圣者修為的攻擊。而且戰斗了這么長時間,大護法現薛訥根本就沒有后力不繼的現象,也就是說薛訥丹田中的痕力,并沒有消耗多少。

    站在遠處觀看的馬六等人,已經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他們沒有想到,一個五階金甲圣尊修為的人,竟然可以和他們五階痕道圣者修為的大護法打成平手。

    此刻,馬六心中暗自慶幸,辛虧當時沒有動手去阻攔薛訥,要是他動手了,估計這會兒已經躺在地上起不來來,或者已經沒有他馬六這個人。

    看到大護法沒有施展殺招,馬六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大護法想要招納這個叫薛訥的人了。想到這里,馬六的冷汗涔涔流淌了下來,他剛才還在大言不慚的威脅薛訥。如果薛訥接受招納,那至少也是護法等級,想要弄死他這個小嘍啰,只需要說句話,就有人幫他辦了。

    “不行,一會兒一定要想辦法好好巴結巴結薛訥護法!”馬六在心中,已經將薛訥當成了圣火幫的護法,在心中考慮如何巴結薛訥,補救自己之前的過錯了。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