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514章 圖塔現身

第514章 圖塔現身

    第514章 圖塔現身

    第514章圖塔現身

    “看來你是一心尋死了,既然這樣,那成全你吧!”看到花小溪一心逃走,羅飛鴻的眼寒光一閃,遙遙一掌,拍向了花小溪。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嘭!”

    巨大的掌印拍在了花小溪的身,讓花小溪噴出了一大口鮮血,身體向下墜落的速度更快了。不過這次墜落和之前不一樣,之前是通過周圍天地元力控制向下墜落的,到地面了可以放緩速度。但是被羅飛鴻拍了一掌后,花小溪身體的痕力運行全亂了,再難以控制住周圍空氣的元力,讓身體不受控制向下墜落了。

    羅飛鴻一掌拍飛花小溪后,并沒有停下來,而是身形一晃,追著花小溪墜落的的地方飛了過去。

    “噗!”

    花小溪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在空翻滾著向下墜落。小紅嚇了一跳,急忙變大身體,想要接住下墜的花小溪,誰知道羅飛鴻這一掌的力量非常大,完全是想要殺死花小溪。小紅剛一接住花小溪,感覺到一股大力從花小溪身傳遞到了自己的身,讓小紅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轟隆隆……”

    小紅和花小溪終于跌落到了懸崖下方。在懸崖下方,依然是大片的森林,小紅和花小溪壓到了數十根成人腰桿粗細的樹木后,墜落到了地。

    幸好是小紅用身體護著花小溪,讓花小溪的身體沒有受到二次傷害,不過羅飛鴻那一掌,在花小溪的身體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痕力,此刻正在花小溪的身體四處亂竄,破壞著花小溪的經脈。

    為了抵抗這道痕力,花小溪將丹田的痕力全部調動了起來,鎮壓這這道痕力,所以暫時性失去了戰斗能力。

    小紅作為八級魔獸,純粹的**防御還是非常強悍的,即使從懸崖半空跌落下來,也只是擦破了一點小傷,并沒有受到什么致命的傷勢。

    “看你還能跑到哪里去?”花小溪剛站起身,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她頭頂空響起,卻是羅飛鴻追了過來。

    “萬木絞殺!”

    花小溪深吸了一口氣,手指訣變幻,陡然,十道青綠色的氣勁從花小溪的手飛出,落在了旁邊的十棵成人腰桿粗細的樹木面。

    “轟隆隆……”

    這十棵樹木仿佛被喚醒了一般,樹枝顫抖了起來。

    “啪!”

    突然,一棵藤壯的樹木率先發難,一根手臂粗細的藤蔓抽向空的羅飛鴻。

    “找死!”羅飛鴻臉色一寒,右手快速指出,瞬間氣勁迸放,將這根藤蔓粉碎。

    “多謝各位大樹爺爺了!”花小溪向著被她喚醒的這十棵大樹虔誠的鞠了一躬,然后拉著小紅說道:“小紅,快,我們快走!”

    這是花小溪覺醒玄木之體后的一個保命技能,能夠喚醒十棵大樹為她戰斗,阻攔敵人。這還是花小溪修為不夠高深,如果花小溪突破到了八階痕道圣者修為,可以喚醒三十棵大樹了。這種喚醒大樹的數量,會隨著花小溪修為的不斷增長而增加。

    試想,當花小溪能夠喚醒整個森林的所有樹木為她戰斗的時候,那種場面,該有多么的壯闊。

    看到花小溪和她那只小赤火雀再次逃跑,羅飛鴻憤怒了,明明可以手到擒來的獵物,卻是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走,羅飛鴻已然決定不再留手。

    “破滅萬物!”

    羅飛鴻爆喝一聲,從他的身體突然散逸出數十道黑色的痕力,飛向了周圍被花小溪喚醒的十棵大樹。

    “滋滋啦啦”的聲音響起,卻是這些黑色的痕力開始腐蝕這些大樹的樹干,三四個呼吸的時間,這些大樹的樹干,被羅飛鴻釋放的黑色痕力腐蝕斷了。

    大樹轟然到底,這個樹干變成了漆黑色,沒有了一絲的生機。

    ……

    圖塔在森林前行著,他已經斬殺了五只九級魔獸,雖然每次戰斗都經歷了血拼,但是圖塔還是沒能從八階金甲圣尊巔峰突破到痕道圣者境界。

    “咦?”圖塔感受到在他的前方,有戰斗的波動傳來。

    “前方有飛云山參加試煉的弟子,還是換個方向吧?!眻D塔準備調轉前進的方向。他是偷偷潛入后山來尋求突破的,只為尋找魔獸戰斗,不想和飛云山的其他人碰。

    “別,前面是修煉者和魔獸的戰斗,但是我感覺到那個修煉者的氣息已經非常微弱了,或許已經死了,你現在去,可以將受傷的魔獸斬殺,至少魔獸的獸晶石還是能換取一些寶物的?!毖ё鹫咴趫D塔的心響起。

    圖塔剛才感受到的,正是羅飛鴻斬殺十棵大樹的戰斗波動,血魔尊者之所以循循善誘讓圖塔前去,只要圖塔被發現了,圖塔要么殺人滅口,要么被對方斬殺。不管是哪種方式,都是血魔尊者希望看到的情形。

    圖塔只要殺人了,那他血魔尊者可以理所當然的跑出來吞噬掉那個死去之人的氣血。如果圖塔被別人斬殺了,同樣,血魔尊者可以占據圖塔的這具身體。當初他奪舍圖塔的時候,因為圖塔有很強的執念,這才讓血魔尊者和圖塔兩人形成了現在共存的狀態。

    圖塔不知道血魔尊者心所想的,以為血魔尊者和他形成了共存的狀態后,不會再有害他的心思了。當即聽從了血魔尊者的建議,向著羅飛鴻與十棵大樹戰斗的地方走去。

    羅飛鴻解決了十棵大樹,身影一閃,已經追到了花小溪的身后?,F在花小溪受傷嚴重,只能讓小紅馱著她逃走,但是小紅也受了一些傷,飛行速度并不快,羅飛鴻瞬間到了花小溪的身后。

    “去死吧!”羅飛鴻的掌心凝聚出一道風刃,向著花小溪攔腰斬去。

    “啾啾!”

    危急時刻,正馱著花小溪快速逃跑的小紅,突然轉過身子,一口赤紅色的火蛇噴了出來,噴在了羅飛鴻釋放出來的這道風刃面。

    “轟!”

    整個風刃被染成了赤紅色,持續了半息時間后,火焰消失,風刃同樣化作了點點光點消失了。

    “啾啾!”小紅噴出一口火焰后,身的氣息再次降低,飛行速度也慢了很多。

    “看你還能不能破掉這道!”羅飛鴻一擺手,再次飛出一個一米長的透明風刃,斬向花小溪。

    小紅剛才消耗了體內積存的火焰,現在已經沒有能力出手,只能靠花小溪自己了。

    花小溪勉力凝聚起丹田的痕力,灌輸到手的青龍劍,一道青綠色的劍芒從青龍劍行噴吐而出。

    “給我破!”花小溪嬌叱一聲,雙手握住青龍劍,狠狠斬向風刃。

    “咔嚓!”

    “咔嚓!”

    兩道輕微的響聲同時響起,風刃被花小溪一劍斬斷,化作了虛無,不過花小溪手的青龍劍,同樣從間斷裂,變成了兩截。青龍劍畢竟只是寶器級別的武器,用于痕道圣者境界之間的戰斗,已經略顯不足了。

    “我的寶劍!”花小溪心痛的用手撫摸著手的青龍劍,這是薛訥送給她的第一個禮物,花小溪平時非常愛護的。

    “嘎嘎,命都要不保了,還有心思在乎劍,去死吧!”羅飛鴻已經失去了與花小溪周旋的耐心,一只漆黑顏色的掌印憑空出現,拍向花小溪的頭頂。

    “薛訥哥哥,下輩子再見了!”花小溪扭過了頭,看向很遠的虛無縹緲處,心低聲說道。

    “喝!”

    突然,一道血紅色的刀氣從下方的樹林劈出,直直的轟擊在了羅飛鴻的這掌印面,將這掌印破掉了。

    花小溪微微一愣,看向下方,只見一個滿頭紅發的男子腳踏痕獸飛了來,正是趕過來的圖塔。

    “圖塔大哥,你快走,你打不過他的?!笨吹绞菆D塔,花小溪急忙喊道。圖塔現在只是八階巔峰的金甲圣尊,和羅飛鴻相,差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的。

    “小溪,你先走,我能堅持一段時間的?!眻D塔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沖向了羅飛鴻。薛訥沒有回來,圖塔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花小溪被羅飛鴻殺死,而且圖塔心還將希望寄托在了識海的血魔尊者身,幻想到時候他能幫忙出手。

    “嗤,又過來一個送死的小螻蟻,既然來來,不要走了?!绷_飛鴻自然不會放圖塔離開的,作為飛云山的代掌門,卻在后山秘境殺死同門弟子,這要是傳出去,羅飛鴻這個代掌門算當到頭了。

    “一起死吧!”羅飛鴻手掌前伸,一個巨型黑色爪印在空出現,將花小溪和圖塔兩人籠罩在了一起。

    “你快走,你走了,我才能找機會逃走!”圖塔沖著花小溪呵斥道,同時手血紅色寬背大刀迎著黑色爪印撞擊了去。

    “轟隆隆……”

    羅飛鴻的黑色爪印被圖塔的大刀劈散,而圖塔則是踩著痕獸倒退了四五米遠,這才止住了身形。

    “有點門道,不過更加不能放你離開了?!笨吹綀D塔憑借八階巔峰金甲圣尊修為,竟然可以接下他兩道攻擊,羅飛鴻心非常震驚,這又是第二個薛訥啊,當初薛訥是這樣,可以越級挑戰。

    本來自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