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古重生訣 > 第547章 打敗兔老仙的方法

第547章 打敗兔老仙的方法

    第章打敗兔老仙的方法

    玄影火在薛訥的經脈中流淌起來,經過經脈力量的加持后,在破天槍的槍尖位置,形成了一個龍頭模樣。

    “去!”

    薛訥心意一動,破天槍瞬間刺入了前方的虛空中。不過下一刻,恐怖的龍頭模樣的火焰,卻是突兀出現在了兔老仙的身體前方。

    感受到恐怖的火鴉,兔老仙臉色一變,急忙運轉功法,施展出了最強的防御。

    “轟隆隆”

    整個迷宮再次震顫起來,甚至有些迷宮走廊的墻壁上,出現了蜘蛛網一般的裂縫,不過這些陣法光芒閃爍,不斷釋放力量修復著這些裂縫。

    “咳咳咳”

    兔老仙一邊咳嗽,一邊從爆炸中心走了出來,此刻它的模樣早已不如之前,渾身雪白的毛發被燒成了漆黑顏色,很多地方的毛發甚至都被燒掉了,露出了略顯紅色的皮膚。

    “奶奶的,大意了,差點就被一個輩給傷到了?!蓖美舷赏铝艘豢谕倌?,心中暗自道。

    “沒死!”相比于兔老仙的大意,薛訥可是實實在在被驚駭到了。薛訥創造出的這一招“燎原”,已經達到了痕道圣者境界的極限,基本已經媲美氣痕境初期了。

    不過薛訥不知道,兔老仙的真實修為,就是氣痕境。薛訥看不出來,是因為薛訥自身沒有突破至氣痕境,另外就是在隕神界中,還沒有出現過氣痕境修為的人。

    洛雪靜靜的站在遠處觀看著薛訥與兔老仙的戰斗,薛訥看不出兔老仙的修為,洛雪卻是可以的,畢竟洛雪就是從外面來的。這就好比大城市的孩和窮山溝中的孩,兩人雖然年齡一般大,但是眼界卻是天差地別。

    “薛訥,攻擊它的任脈!”薛訥的耳朵中,突然收到了洛雪的傳音。

    薛訥微微一愣,他破不開兔老仙的防御,這是不爭的事實,現在洛雪突然傳音讓他繼續攻擊,薛訥下意識的選擇了相信洛雪。

    “嗖!”

    破天槍再次揮舞起來,仿佛銀蛇亂舞,縱橫交錯的槍影籠罩了兔老仙的全身。洛雪雖然讓薛訥攻擊兔老仙的任脈,但是薛訥也是聰明異常的,雖然洛雪沒有明目的,不過薛訥猜測洛雪絕對有她的目的,為了不讓兔老仙看出這種目的,薛訥將他的攻擊定在了兔老仙的渾身上下,讓兔老仙發現不了這種目的。

    兔老仙舞動著蘿卜加大棒,將薛訥的這些攻擊都抵擋住,雖然薛訥的破天槍破不開它的防御,但是落在身上,還是很疼的。

    “嗯,就是現在!”薛訥一直在尋找著機會,突然,兔老仙的防御中出現了一處疏漏,薛訥立即抓住機會,破天槍槍尖閃電般刺在了兔老仙的任脈上面。

    還是和之前幾次一樣,破天槍刺在兔老仙的任脈上后,還是沒有刺破它表面的皮膚。不夠兔老仙身上的氣息突然距離波動起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從兔老仙的身體中釋放了出來,壓制的薛訥腰桿都彎了下去,讓薛訥非常難受。

    “這,這難道是兔老仙的真實實力嗎?”薛訥一邊調動痕力抵抗著兔老仙的氣息壓迫,一邊驚駭的想著。

    兔老仙氣息的波動很快就重新恢復到了正常,讓人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子,你竟然能夠找到我的隱脈,不簡單??!”兔老仙穩定住身上的氣息后,盯著薛訥語氣不善的道。

    剛才被薛訥一槍刺在任脈上面,兔老仙嚇了一大跳,因為它封印修為的地方就是在任脈上,如果被薛訥的力道滲透進去,兔老仙的修為就會封印不住,到時候就直接恢復到氣痕境修為了,超過痕道圣者境界的人,是不被隕神界所接受的。

    薛訥沒有話,因為他不知道什么是隱脈。

    “剛才是怎么回事?我一槍刺在兔老仙任脈上后,它的氣息怎么變得那么恐怖?”薛訥傳音給洛雪,好奇詢問道。

    “兔老仙的修為,已經超過了隕神界所允許的,如果它流露出的氣息太過于強大,就會被隕神界自動排斥出去。我剛才給你點的經脈,是封印兔老仙修為的地方,你只要讓它的全部修為釋放出來,不用咱們打敗它,隕神界就會將它排斥出去?!甭逖┙忉尩?。

    “你能看出兔老仙隱脈隱藏的地方?”薛訥驚奇。

    “嗯,我擅長感知,兔老仙的這個隱脈,剛好在我的感知范圍內?!甭逖c了點頭道。

    “好,那就請你將兔老仙的隱脈地方告訴我,我將它從隕神界逼出去?!毖υG信心大增,本以為他要重新去尋找迷宮的出口了,誰知道峰回路轉,可以用這種方法將兔老仙打敗。

    “它的隱脈轉移到了陰蹺脈?!甭逖┒⒅美舷傻碾p眼中絲絲光芒閃爍,給薛訥傳音道。

    “好!”薛訥猛地一個閃爍,就沖到了兔老仙的身體近旁,破天槍一個虛晃,直接向著兔老仙的陰蹺脈刺去。

    “他怎么又發現了?”兔老仙這次一直關注著薛訥攻擊的部位,看到薛訥沖著它的陰蹺脈來了,兔老仙頓時感覺到頭大。

    第一次被薛訥發現它的隱脈,兔老仙以為薛訥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湊巧了,但是這次,兔老仙已經將自己的隱脈悄悄轉移了,但是薛訥竟然還是發現了。

    “子,你怎么知道我的隱脈的位置的?”兔老仙又驚又怒,現在是薛訥完全占據主動了。

    “嘿嘿,不告訴你!”薛訥的身形不停變換著位置,不管兔老仙將隱脈轉移到什么位置,洛雪都能第一時間發現,然后傳音告知薛訥。

    “哼,就算你知道了,也得有本事攻擊到?!蓖美舷啥惚芰艘粫?,強者的驕傲,讓他索性不再躲避了,作為氣痕境強者,兔老仙的眼界要比薛訥高得多,只要它用心與薛訥戰斗,薛訥也不容易攻擊到兔老仙的身體。

    兔老仙的身體,在這片空間中,開始變幻出一道道虛影,用虛影來迷惑薛訥。

    半個時辰過去了,薛訥再沒有碰到兔老仙身體一絲一毫。

    “打不到?怎么辦?”薛訥有些焦急,明明知道兔老仙的隱脈在什么地方,但是就是攻擊不到。

    “薛訥,你不是會陣法嗎?用陣法限制它?!本驮谘υG焦急的時候,洛雪天籟般的聲音在薛訥的腦海中響起。

    “對啊,我真笨!”薛訥一抖手,就拿出了兩塊玉牌,這兩塊玉牌,是薛訥刻畫的兩個陣法,一個是五級陣法周天幻虛陣,一個是四級陣法壓天陣,一個是迷惑,一個是壓制。

    “用陣法嗎?我就站在這里防守,你能奈我何?”兔老仙看著薛訥布置出陣法,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壓天陣產生的威壓,對金甲圣尊境界強者還有一些作用,對痕道圣者境界強者的影響就很弱了,更別氣痕境的兔老仙了。

    不過周線幻虛陣還是有點作用,至少兔老仙發現不了薛訥的蹤跡了。

    “嗖,嗖,嗖?!?br/>
    薛訥不停變換著角度,攻擊向兔老仙,不過兔老仙純粹防御,根據破天槍攻擊時帶起的風勁,來判斷薛訥攻擊的方向,讓薛訥一時難以得手。

    “我就不信你能抗住我好幾重大招攻擊!”薛訥催動經脈中的痕力,開始準備施展“一掌蓋天”。當金色的掌印出現在薛訥的手掌上方后,薛訥的頭頂,又凝聚出了一并透明的短劍,正是“陰陽玄滅劍”。

    “這還不夠!”薛訥一咬牙,繼續調動玄影火,壓縮著“火怒蒼穹”。

    一盞茶的功夫后,薛訥的身前,懸浮著一個金色的掌印,一柄透明短劍,一個火怒蒼穹。

    金色掌印和火怒蒼穹恐怖的波動,讓一直防守的兔老仙,心中隱隱升起了危險的感覺。

    “火怒蒼穹,去!”薛訥屈指一彈,赤紅色的火焰劃過一道弧度,沖向了兔老仙。赤紅色火焰劃過的空間,形成了一條漆黑的空間裂縫。

    “給我破開!”兔老仙大吼一聲,兩只兔爪上面,出現了氤氳白光,主動拍向了火怒蒼穹。

    “轟隆隆”

    壓縮后的恐怖火焰爆炸開來,仿佛洪水一般,一遍遍沖刷著兔老仙的身體。

    “力道還不夠!”薛訥的神識一直觀察著兔老仙身體防御的變化,看到火怒蒼穹沒有完全破開兔老仙的防御,當即右掌前伸,向著兔老仙遙遙拍了下去。

    金色掌印在薛訥右掌拍出去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變大,瞬間變成了一個長三米,寬兩米的巨型掌印,直接拍中了正在抵擋火怒蒼穹的兔老仙。

    “嘭!”

    兔老仙猝不及防下,直接被金色掌印拍擊的躺在了地面上。

    “嗖!”

    陰陽玄滅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兔老仙的頭頂,直接刺入了兔老仙的腦袋中,開始攻擊兔老仙的識海。

    兔老仙雖然是氣痕境境界強者,但是它的靈魂沒有專門修煉過,并不怎么強大,被薛訥施展的陰陽玄滅劍一次,直接陷入了短暫的昏迷中。

    “在沖脈,快!”洛雪非常及時的告知了兔老仙隱脈所在的位置。

    “砰!”

    破天槍狠狠刺在了兔老仙的沖脈上面,即使兔老仙陷入了短暫的昏迷,薛訥也沒能破開兔老仙的防御。

    “轟!”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兔老仙的身上釋放出來,這次釋放的恐怖氣息是非常徹底的釋放,因為兔老仙陷入了短暫的昏迷,沒有辦法再去收斂,頓時,兔老仙將全部實力展現在了薛訥的眼前。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