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女神的最強高手 > 第885章 我不帶著你

第885章 我不帶著你

    情侶間或許本該如此,偶爾吵吵鬧鬧,但更多的情況下卻是恩恩愛愛,白天的時候各自為工作忙碌,到了晚上相依相偎,在這個無論什么都變得越來越冷淡的社會,彼此取暖,相互支持,沒有什么比這樣的感情更能給單身的男女更多的撫慰了。

    擇一城終老,遇一人安好,這是最美的愿望,在如今這個越來越浮躁的社會,卻變成了許多單身男女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求,或是遇不到對的人,或是遇到住不起的城。

    葉皓辰和蕭玉舒雖然在經濟條件上沒有任何煩惱,可是,卻在感情上屢次經歷波折坎坷,倒不是因為他們彼此不是對的那個人,而是對于葉皓辰來說,和他“對”的那個人太多了。

    每每在這種幸福歡樂的時刻,葉皓辰都在想,或許如果不在外面招惹那些女孩子,他原本可以天天如此。如果換做女孩兒的角度來想,如果不是自己招惹了她們,她們本應該和各自對的那個人天天如此。

    但是,在命運的捉弄下,偏偏已經走到了現在,葉皓辰又不能始亂終棄,傷害那些無辜的女孩兒,在他的心目當中,雖然蕭玉舒占據著一個極其重要的位置,可是其他的女孩兒對他來說同樣也很重要,女孩的一舉一動也同樣會牽動著他敏感的神經。

    今夜,葉皓辰這家伙沉浸在幸福之中,還有工夫想這些癡男怨女的感情問題,他是該多么的幸福啊,可是別人就未必有他這么自在了。

    直到過了晚上零點了,蕭敬業和他的父親蕭玉強,以及他的爺爺蕭國濤都還沒有休息,從早晨忙到現在,忙得是焦頭爛額。

    蕭國濤也已經是90歲高齡,雖然跟蕭玉舒的父親蕭國興是同一個輩分,但他的年齡更大一些。

    蕭國濤老爺子前兩天被叔父蕭鎮東從江城叫到了江州,說是有遺言要交代,但是那個老家伙到現在還沒死。

    此時,蕭國濤累的癱倒在沙發上,怒聲說道:“這次事件肯定是蕭鎮東那個老不死的設計的,把我們爺仨從江城招來,只見過我們一面,現在又在背后捅刀子,他們真是用心歹毒!”

    兒子蕭玉強如今也是60多歲了,他忍不住說道:“父親,看來敬業說得對,如果咱們不主動出擊,恐怕早晚會被蕭鎮東這一家子吃掉,與其這樣,咱們還不如主動出擊?!?br/>
    其實,作為蕭家家族距離直系血脈最近的這一支旁系血脈,蕭國濤年歲已高,他們這一支脈掌握著房地產,可以說在當今華夏國是賺錢的一個行業,但是,原來有家主蕭鎮南,后來有蕭國興,多多少少對他們這一支脈進行打壓,總公司華騰集團對他們的支持力度也不太大,所以江城的房地產業發展得并不是很好。

    對于蕭國濤來說,他這么大歲數了,不想折騰,而且他覺得,跟蕭鎮東這一直系血脈搶奪家主之位,勝算也不高,所以他一直以來反對兒子和孫子進行搶奪家主之位的謀劃,可是兒子和孫子顯然比他的野心更大,特別是孫子蕭敬業,很多時候連他都控制不了這個孫子,也搞不明白孫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聽到老爸的話,蕭敬業也急忙跟著說道:“爺爺,您也看出來了吧,這一次,可不是我們主動亮劍,蕭鎮東以及他的兒子蕭國林實在是可惡,昨天晚上炸掉的建筑,我們損失實在是太大了,不僅是當前的經濟利益的損失,恐怕更是聲譽上的損失,將來誰還敢跟我們合作呀?

    現在他們還沒有搶奪到鄉家家主之位就已經對我們開刀了,如果讓他們得到家主之位,今后我們該如何自處呢?所以,還請爺爺不要再阻攔,我們寧可魚死網破,也絕不在蕭國林腳下茍且偷生?!?br/>
    事已至此,蕭國濤老爺子也只好點了點頭,他隨即又沉聲問道:“敬業啊,你一向城府很深,謀劃在胸,雖然爺爺不贊成你跟宮本家族合作,但是事已至此,我們也只能尋求強大的外援。

    但是,你想過沒有?宮本家族無非也是為了利益,咱們人在江城,但在江州本地有蕭國林,宮本家族為何要舍近求遠,舍強求弱,幫助我們呢?”

    蕭敬業信心滿滿地說道:“爺爺,您放心吧,孫子這些年來別的本事沒有,但搞定女人的本事還是有的,宮本家族的大小姐宮本小純子早已經對我服服帖帖的,而且我已經答應,如果將來我當上蕭家家主,一定大力扶持宮本家族,沒有比這樣的條件更加豐厚的啦。

    哈哈,爺爺,或許您不了解女人,女人一旦陷入到愛情的泥沼,什么樣的傻事都干的出來?!?br/>
    蕭國濤老爺子翻翻白眼兒,沒好氣的說道:“行了行了,別顯擺你那套玩女人的成就啦,很長臉是嗎?既然你這么有信心,那爺爺就不再插手了,爺爺年事已高,影響力也沒有那么大,幫不上太多的忙,但是,一旦你真的決定要奪取家主之位,爺爺就算是傾其所有,也會助你一臂之力?!?br/>
    蕭敬業急忙說道:“多謝爺爺!”

    蕭玉強也急忙說道:“多謝父親!”

    祖孫三人也算是統一了戰線,開始正式了進軍蕭家家主之位。

    又和爺爺以及爸爸商量了一番之后,大概凌晨兩點多鐘的時候,蕭敬業去找宮本家族的宮本小純子,和她見面的地點自然不會在瀟湘夜雨那種場所,而是找了一家不錯的酒店,一見面,自然少不了魚水之樂。

    看得出來,宮本小純子不太高興,蕭敬業急忙詢問是怎么回事兒。

    仔細一說才知道,原來昨夜有人闖入瀟湘夜雨,那個闖入者賭術非常高,被困在了瀟湘夜雨重重機關之中,但卻無法找到他的具體下落,也著實是一件蹊蹺之事。

    宮本小純子有些不滿的說道:“蕭敬業,我的蕭大少爺,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把渙心散喂給蕭玉舒吃啊,你向我保證過的,這是最佳的捷徑,你為什么到現在還做不知道呢?”

    二人在公開場合中,相互之間保持距離,好像沒有太過親近的關系,甚至蕭敬業對宮本小純子還唯唯諾諾的樣子,但是在私下里,尤其在這種酒店房間,蕭敬業自然不會給宮本小純子面子,他翻身將小純子抱在懷中,嘿嘿笑道:“這里沒有外人,你就不要再給我臉色看了,你放心,我答應的事情一定能夠辦到?!?br/>
    宮本小純子雖然面色不悅,但此時也沒有別的辦法,索性便不再多想,歡樂一時是一時吧!

    宮本小純子哪里知道,昨夜闖入瀟湘夜雨之人,早就已經離開了那個地下空間,此時,早已經酣然入夢。

    好久沒有睡這么香了,不僅葉皓辰有這樣的感覺,蕭玉舒同樣如此,她幸福地偎依在葉皓辰寬闊的胸膛上,美美的睡去。

    第二天早晨,起來吃過早飯之后,蕭玉舒依舊氣呼呼的,不搭理葉皓辰,想要開車獨自去上班,她可不帶著葉皓辰一起去。

    葉皓辰不由得一陣好笑,在后面說道:“老婆,捎我一段唄?!?br/>
    蕭玉舒氣呼呼的說道:“你想的美!”

    葉皓辰卻又是說道:“我可是開車的好手,老司機一枚,要不,我開車吧?!?br/>
    蕭玉舒更不同意,沒好氣的說道:“我可不敢坐你的車!”

    旁邊的桂姨也是面露微笑,她是過來人了,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是,他們倆還沒有離開家,一個電話突然打來,再一次打破了整個家的寧靜,蕭玉舒不由得一驚,急忙問道:“???怎么回事?你再說一遍!”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