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王倫注意到,守衛頭頭將東西交給了一名年齡最小的守衛,明顯是讓其干這個苦力活。

    好在留影球和畫紙都不是容易丟失的東西,而且是要轉交給門內的副門主,這些守衛不至于粗心大意。

    王倫便坐在角落,聽著旁邊人閑聊,沒參與什么話題,靜靜等待著。

    東西經過小守衛,來到了聚陽門的山門前,然后到了看守山門的守衛頭目的手上。后者地位要比山腳下的頭頭高多了,但聽說東西是要呈交給褚門主的,完成了第二遍檢查后,叫來了一個可靠的人,將東西交給對方,讓其交到外門執事金僑的手上。

    東西經了外門執事的手,又到了外門長老的手上,最后才進入內門,交給了褚興隆的管家。

    這一層層的傳遞,時間早已經過去了四五個小時。畢竟并非是緊急事情,不會緊急傳送。

    不管怎樣,東西是到了管家的手上了。

    恰好褚興隆今天逢休息日,不用去時空城出力,就在住處內小憩,在后院一口池塘邊垂釣。

    管家帶著東西,找到了褚興隆,恭敬地說道:“褚門主,奇巧宗的一名修士托守衛帶來了一只留影球的樣品,說是大人您在奇巧宗訂購的留影球已經煉制出了樣品,特意呈交上來讓大人過目?!?br/>
    褚興隆看向管家,根本沒去瞧管家手上的東西,皺眉道:“老夫沒訂購過什么留影球!”

    說話間,已經帶上了火氣。

    沒辦法,現在只要聽到和留影石有關的東西,就會不由自主躥出火來。

    管家察言觀色,立即說道:“褚門主,那老朽立即去查是誰搞的鬼,將其揪出來!”

    但這話倒是提醒了褚興隆。

    什么人這么大膽子,敢拿子虛烏有的事情調戲他?就算是嫌命長的人也不敢這樣做,戲弄堂堂聚陽門的副門主,搞不好戲弄者的親朋好友都會因此倒大霉,所以按理沒人會這么干。

    “拿過來看看?!瘪遗d隆依然皺著眉頭,但打算先看個究竟。

    “褚門主,這留影球,還有這張畫紙,恐怕有問題?!惫芗液靡馓嵝?。

    褚興隆哼了一聲:“經過這么多關卡才送到這兒來的東西,若是有問題,負責呈交東西的人就不用活了?!?br/>
    東西能被呈送上來,不可能有問題。但凡有丁點問題的東西,那些人寧愿先放置,然后請示他。

    管家將東西送上,褚興隆拿著留影球,心中一陣膩歪,恨不得將這玩意扔進池塘中:“這張紙是什么?”

    “說是畫紙,是褚門主您不小心留在奇巧宗忘記了帶回,給您送回來了?!惫芗艺f道。

    褚興隆只用神識掃了掃留影球,便知道這玩意沒問題,將其扔到了一邊,展開了畫紙。

    “什么玩意!”

    看到好好的一張紙上,畫了一頭虎,還有一個車輪,兩者風馬牛不相及,褚興隆先是罵了一句。

    但他知道如果呈送上來的東西有什么含義,應該就和這張畫紙有關了,畢竟那個留影球實在看不出問題。

    一

    頭虎?

    還有一個車輪?

    褚興隆感覺莫名其妙,直到看到吊睛白額大虎的額頭上,那個顯眼的“王”字,然后車輪的含義立即就在腦子中出現了。

    王!

    輪!

    見褚興隆喊著“什么玩意”,管家做好了去抓捕呈交東西的那人的準備,卻聽褚興隆問道:“那人在什么地方?”

    “回稟褚門主,那人正在山腳下候著?!惫芗伊⒓磻?。

    “行了,這事你當沒發生過就行?!瘪遗d隆看向管家道。

    管家心中一凜,急忙道:“是?!?br/>
    直到褚興隆拿著東西離開了,管家也沒敢問褚興隆是要去哪兒。

    褚興隆信得過自己的管家,快速朝外面走,過程中直接將畫紙和留影球弄成了齏粉,嘴里咬牙切齒自語:“狗屁留影球!”

    王倫居然跑過來找他,還用留影石的那件事威脅他,逼他出去見面!

    “這個王八蛋,手握那段影像竟然敢再要挾老夫!”

    褚興隆怒氣沖沖,恨不得撕碎了王倫。他根本容忍不得被王倫這么威脅。

    但走出住處,在空中往山門外面飛行的時候,大概是被風一吹,褚興隆冷靜了不少。

    “他正被萬劍門四處緝拿,這個時候跑來找我,是想威脅我讓我給他找一個藏身地?”

    “雖然恨不得殺了他,但這時候不宜傳訊給萬劍門的人。暴露了他,搞不好我的丑事也會在他有意報復下被曝出來?!?br/>
    褚興隆決定還是先去見一見王倫。

    反正對方就在自己宗門的山腳下,要說那兒是龍潭虎穴,那也是針對王倫來說的,而不是針對的他。

    褚興隆一路飛行,直接到了山腳下才落地,虎眼環顧四周,守衛頭頭見到了褚興隆,就要上前來獻殷勤,向褚興隆稟告那人的位置,不料被褚興隆一擺手制止。

    在褚興隆的示意下,所有守衛繼續值守。

    褚興隆自己朝外面走去,根本沒東張西望,很快就聽到了一個聲音傳入耳中,對方用的是傳音入密的手段。

    “褚門主,哪兒見面比較合適?”

    褚興隆沒顧著發飆,畢竟這地方確實不適合談事,人多眼雜。

    “正東方向,隨我來?!?br/>
    褚興隆御空飛起,他飛出去比較遠后,王倫才祭出一座飛屋,跟了上去。

    最后到了一處山谷中,王倫收了飛屋,迅速檢查了四周,確認沒問題后才落地。

    只是才落地,就聽褚興隆劈頭蓋臉質問道:“王倫!留影石的事已經結束了,你還想拿這個要挾老夫?”

    “只是讓你幫點忙而已,”王倫平靜地說道,“如果你覺得做不到,大可以翻臉,連同萬劍門的人對付我?!?br/>
    褚興隆冷笑:“看樣子你是自信我會幫忙?”

    “我不想將事情弄僵,”王倫道,“如果篤定你會破罐子破摔,我豈會冒著現身暴露的危險前來?實際上你

    大可放心,這次不是要挾,而且這也是最后一次了?!?br/>
    褚興隆對于這次是不是要挾,沒首要關注,畢竟是不是,很快就知道了,他關注的,是王倫說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褚興隆面露嘲笑,“老夫怎么相信你?”

    王倫笑著道:“很簡單,如果這次過后,下次我還拿留影石的事讓你幫忙或者出力,你覺得付出要大過留影石內容暴露帶來的風險,那你自然會強硬拒絕,到時候你根本不需要猶豫?!?br/>
    “說了跟沒說一樣?!瘪遗d隆怒道。

    但褚興隆也知道,現在就是王倫占據著主動。畢竟對方手握留影石,有他的把柄。

    理論上,對方可以拿捏他的把柄,以此來無數次的要挾他。

    當然,正如王倫說的那樣,他不是軟柿子,王倫想捏就能捏的。

    “行,姑且說說你這次找老夫,是要老夫幫什么忙?”褚興隆冷冷道。

    他沒有警告或者提醒王倫,因為一旦覺得王倫所提要求很過分,他會直接攻擊王倫,然后發出信號,讓聚陽門的修士過來,再讓萬劍門的修士也過來,殺死王倫。

    王倫迅速說了幾句,解釋了一下。

    褚興隆竟然沒有露出氣急敗壞的神色,只是冷笑道:“要我這么做,好處你全拿走了,我還得有暴露的風險?!?br/>
    王倫問道:“褚門主最起碼沒有明確反對,所以,讓你幫你這點忙,不算是要挾你吧?”

    褚興隆冷哼了一聲,但沒有出言反對。

    真的是要挾他,讓他陷入兩難境地的話,他確實不是此刻的反應。

    但褚興隆還是問著同樣的話:“好處你全占,我還要搭上風險,憑什么答應你?千萬不要跟我說,如果我不同意,你就將留影石的內容暴露出去,那樣就是在要挾老夫!”

    王倫示意對方別急,道:“當然是有好處?!?br/>
    “什么好處?”褚興隆不覺得自己照做之后,能收獲到什么。

    即便王倫殺了陸明或者陸明的師弟凌野,拿到了儲物戒,說實在話,他也相信王倫根本不會分給他寶物。

    王倫說道:“如果你配合我,我成功了,到時候靈界修士知道我正面和萬劍門杠上,關注我的人,注意力會落到我和萬劍門如何收場的事情上面,不會再有人盯著我和聚陽門的關系?!?br/>
    頓了頓,王倫接著道,“現在還是有一些人,好奇為什么堂堂聚陽門明明向全靈界發出了通告,逼我進聚陽門負荊請罪,但突然之間聚陽門卻放棄了對付我,懷疑是不是聚陽門在我這兒吃了虧,無奈之下才放棄對付我?!?br/>
    “胡說!”褚興隆怒道,“現在明明有合理的解釋!”

    “你管那個叫解釋?”王倫之前在客棧打探消息,也聽到了聚陽門長老段慶的說法,“段慶說你們在和我搶奪金精獸的時候,發生了誤會,現在誤會解除,聚陽門宅心仁厚,不再跟我一般計較,嗯,這說話是能堵住很多人的嘴,但你問問自己,這真的是很合情合理的解釋,能讓人不再懷疑?”

    褚興隆有些答不上來。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