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惡魔就在身邊 > 02679 讓陳曌日思夜想的男人

02679 讓陳曌日思夜想的男人

    “中了你的法術?那實力應該不強吧?”聯絡人抱著幾分希望的語氣問道:“對方中了你的法術會怎么樣?”

    “會變得非常饑餓,就像是吃不飽,很快就會連生食都吃……甚至是活物……”莫寒的臉色凝重。

    此刻的他已經開始后悔了,甚至怨恨張鼎。

    張鼎給他帶來了一個巨大的麻煩。

    一個把大北島夷為平地,把大蛟當零食吃的怪物。

    和這種怪物敵人作對,那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突然,飛機猛然震了一下。

    緊接著聯絡人和莫寒都挺到艙門發出怪異的聲音。

    那聲音并不大,可是卻讓人有些毛毛的。

    莫寒此刻感覺頭皮都要炸了,因為剛才他看到有什么東西劃過窗口。

    不過那個東西速度太快了,所以他也沒看清楚。

    下一刻,機艙內的氣壓驟然降低,緊隨其后的就是巨大的氣流。

    聯絡人用力的拽住座椅,驚恐的大叫著。

    艙門被什么東西……或者說是什么人撤掉了。

    此刻大量的空氣正在不斷的向外逃逸。

    一個身影終于從被扯開的艙門口跳了進來。

    陳曌一看到莫寒,頓時咧嘴笑了起來。

    “我們又見面了,我可從來沒有對一個男人如此的思念,你是第一個,你應該感到榮幸?!?br/>
    此刻的莫寒再也無法保持從容。

    而且此刻他也無法保持從容。

    畢竟強大的氣流讓人連都站不穩,更不要說面對一個恐怖無邊的敵人。

    莫寒終于穩住了身體,他沒有任何猶豫的施展法術。

    可是這次,陳曌卻不會給他再施法的機會。

    陳曌瞬間出現在莫寒的面前。

    “啊……”

    莫寒發出慘烈的嘶吼。

    他的雙掌被陳曌捏爆了。

    緊接著,莫寒就感覺到頭皮就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樣。

    他和聯絡人一起,直接被陳曌扯著頭發離開了飛機。

    兩人在高空中凌亂的同時,也看到了莫寒的那架私人飛機正在冒著黑煙從高空中滑落。

    很快,兩人就被陳曌丟在地上皚皚白雪之中。

    這里是華夏邊境,就是長白山附近,這里的氣溫常年都在零下。

    特別是這種時節,更是達到零下二十度。

    而且這里的海拔又高,缺氧、低溫以及強冷空氣,對于任何一個接近這里的生物來說,都是致命的威脅。

    哪怕是食物鏈頂端的人類,都很難適應這里的環境。

    不過這個難以適應可不包括陳曌。

    這里是人類都不曾占據的領域。

    這里的天地靈氣遠比其他地方濃郁許多。

    可是,作為修士的莫寒卻很難去享受這里的天地靈氣。

    他在享受這里的天地靈氣之前,首先還要先戰勝這里的惡劣環境。

    “怎么解開法術?”陳曌直接了當的問道。

    莫寒看向陳曌:“除非你能保證我的生命安全,不然的話,你永遠都別想解開法術?!?br/>
    陳曌上前,伸手搭在莫寒的肩膀上。

    莫寒還以為陳曌要攻擊他。

    可是下一瞬,一股暖流流入他的身體里。

    莫寒心頭一喜,看來自己的威脅奏效了。

    莫寒眼珠子一轉,看對方如此輕易的妥協,自己或許能從他那里要到更多的好處。

    莫寒很快就發現,自己被摧毀的雙掌,居然奇跡般的重新生長出來了。

    莫寒抬起頭看向陳曌,他正打算提出更多的要求的時候。

    陳曌卻帶著笑容說道:“相較于解開法術,我更希望能夠折磨你,摧毀你!”

    “啊……”

    在陳曌殘忍的笑聲中,莫寒再次發出慘叫,這次比之前更加的激烈。

    莫寒的整條手臂被陳曌捏碎。

    “你不會那么輕易的死掉,你會享受一切我所知道的,我所能想到的折磨?!标悤酌嫒莳b獰的看著莫寒。

    鮮血在濺射出來的時候,就直接結冰了。

    莫寒在雪地里打滾著,哀嚎著。

    不過在他即將凍死的時候,陳曌又給了他一股生命力。

    陳曌又看向聯絡人。

    他一直卷縮著身體不敢吭聲。

    即便此刻他已經快要凍死。

    他也不敢引起那個魔頭的注意。

    只要看看莫寒的慘狀就能感受到聯絡人此刻的恐懼。

    “你知道多少?”陳曌問道。

    “是張鼎……張鼎找他的,在今天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對你動手,也不是從我的手上獲得的任務?!甭摻j人如實的回答道。

    陳曌默默的閉上眼,這個答案并沒有超出他的猜測。

    之前陳曌就已經有所猜測。

    也只有張鼎才有足夠的勢力和財力。

    能夠請到一個頂級殺手來暗算自己。

    只不過現在這個聯絡人將自己的猜測變成了事實。

    “從這往東走,十五公里的距離有個村子,如果你能活著走出去,那就是你的運氣?!?br/>
    聯絡人張了張嘴巴,他想要祈求。

    在這種冰天雪地的環境下,再加上他所穿的衣物。

    別說走十五公里了,就算五公里都不可能。

    只是,在接觸到陳曌那冷漠的目光的時候。

    他明白了,陳曌是不會管他的死活的。

    陳曌沒有當場殺了他,都已經是大發慈悲了。

    而陳曌并不在乎聯絡人的死活。

    他更感興趣的是折磨莫寒。

    莫寒過去的形象一直都是高深莫測,以及故作高冷。

    再配合他頂級殺手的身份,每次他的現身,都會讓人感到寒意。

    可是現在,他的所有形象早已不復存在。

    沒有人能夠在一次又一次的折磨中還保持著自己高冷的形象。

    更何況,莫寒根本就不是那種高冷的人。

    過去的那些形象其實也只是他的人設而已。

    呵呵……殺手也是需要人設的。

    一個頂級殺手,如果沒有自己的定位與人設。

    那么和那些普通殺手有什么區別?

    折磨自己的仇人是非常有快感的事情。

    陳曌幾乎要上癮了。

    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重復著之前的事情。

    當然了,陳曌依然會創新。

    變著法子折磨莫寒。

    一直到莫寒發出祈求,祈求陳曌給他解脫。

    而他也告訴了陳曌一個事實。

    之前他強忍著,不愿意松口,是因為他還抱著一絲希望。

    可是隨著陳曌越來越反人類的折磨方式,他終于意識到。

    他絕對無法再在陳曌那非人的手段下支撐下去。

    臟法九子是無解的!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