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百花大帝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惡魔的溫柔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惡魔的溫柔

    ♂? ,,

    謝長安心想,原來如此,這么一來,他就更是有了計劃了,聽說這無望山的主人要做壽,自己正好可以扮作個祝壽之人前去!這粗豪漢子雖然貪杯,但對無望山倒是知道的不少,謝長安知道海灘對自己剛才的嘴臉十分不滿,但現在呢?她是不是可以明白一些了呢?海棠一生長居星海城,雖然外表清冷,實則是一塊不經過雕琢的璞玉,且年紀比謝長安還小些,自然是極為的好奇,嘴上不承認,可是心中已經是認可了謝長安了,“哼,果然是奸猾的小鬼!”

    謝長安笑道:“這個名稱不錯,這幾天算是終于和我說話了,不然的話,我還真的以為會是一個啞巴呢?長得這么好看,要真的是一個啞巴的話,那豈不是很可惜嗎?”謝長安這人性子多變,很難用一次固定的詞去說明他,海棠頓時是一陣的惱怒,若不是有外人在場,只怕是要當場發作了,畢竟,以她在星海城的尊位,無人敢這么和他說話,雖然惱怒,但也覺得有趣的很!

    “好了,既然喝了們的酒,那么們兩個娃娃就跟著我們吧,這一路上這些個男人都是蠢貨,有這個娃娃在,說說笑笑的倒也是十分的有趣!”這首領人倒是十分的豪邁,當下謝長安與海棠是扮作了小廝模樣,跟隨在后方,只見這首領手指輕點虛空,虛空頓時是一陣波動,出現了一個缺口,“走吧,遲了,無望山的人該著急了!”

    謝長安自然是十分的吃驚的,不是說這無望山十分的神秘嗎?怎么這人如此輕易的就找到了呢?算了,每一族都是有著自己獨特的本事,既然他們不愿說,他自然是不愿勉強的,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找到烈,也不知道這些日子,這個男人到底如何了?眾人魚貫而入,但見眼前自然是別有洞天,山峰綠綠,清水潺潺,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田間更是有著三兩人在勞作,這里倒是和外界大不一樣!

    “水無月,老友來訪,怎么不現身相見呢?”一道白衣身影朗聲喝道,聲音自然是無比的洪亮,謝長安雖然是看不清這白衣男子的相貌,但想來那水無月便是此間主人了吧,這越是平和的地方,就越是不能小看,此間主人深諳沖淡盈和的道理,這里的布局十分的巧妙,謝長安自從開始創立混天元氣這一心法之后,他的心思就開始關注這日月蒼穹了,這無望山看似簡單,實則是按照天地日月的布局建立的,因此這里的靈氣異常的特殊,包含了日月星辰的氣息,稍有走錯一步,則必然是萬劫不復了!

    “老身已經多年不曾外出,不過是區區活了百歲而已,怎么敢勞煩鶴先生前來呢?而且不單單是,就連南部大盜暮雨先生也來了,多少奶奶了呢?我無望山終于又是變得這么熱鬧了啊,謝長安明白了,原來那白衣人是叫做鶴先生,那么大盜就是自己這一方的領頭人了,只是謝長安不曾想到,這其貌不揚的男人竟然在南部有著這么大的名聲,海棠自然是知道他的,傳音道:“這暮雨名聲不好,但身法絕頂,城主曾幾次與他交手,都是讓他給逃走了,今日遇上了,算是他的晦氣了!”

    謝長安按住海棠,“不忙,先看看再說,現在貿然動手對我們可是十分不利的,那領頭人原本還想打個哈哈過去,不曾想自己的身份還是讓這女人發覺了,當先也是不再掩飾,朗聲道:“哈哈,晚輩一點賤名,想不到水無月大人竟然是知道,這對于小子來說可真是無上的光榮啊,聽聞水無月大人百歲芳誕,今日特地是準備了一點而禮物,前來道賀!”

    少時,那是仙樂陣陣,眼前農田場景頓時是一陣波動,場景一轉,自己等人已經是身處在一處淡雅的大廳中,無數弟子緩緩而出,更是在半空中撒下了陣陣花斑,突然,一道人影踩著這些輕飄飄的花斑飄然而來,來者身穿淡色衣裳,赤足,青絲不加以裝飾,有著出塵之意,容貌雖非美麗,但氣度華貴,目光沉靜入水,是一派宗師模樣。

    “如此就多謝兩位了,老夫人久居荒僻之地,對于這待客之道倒是生疏了很多,不周之處,還請兩位多多見諒!”水無月說話擲地有聲,神態間自然是有著一股威嚴的,“水大人言重了,其實我們這一次來,主要是想要向您求取一份解藥,一份可以解除天下所有奇毒的解藥,整個天元大陸就只有您這里才有,還請大人看在過去相識的情分上,贈與一二,晚輩感激不盡首發

    “暮雨先生雖然是大盜,但心中想到什么便是說什么,這一點老身我很是喜歡,不像鶴先生心中明明是很想要,但就是不開口,難道是想坐收漁利嗎?”那鶴先生依然是不動聲色,“想怎么說都可以,只要給我東西,我馬上就離開,而且永遠不會再過來了!”

    “怎么?都到了這個當口了,竟然是想起了曾經是這無望山的人嗎?當年我就看出這小子心思不純,想要得到彼岸花,來化解身上的烈焰花毒,可惜的是,終究是沒有成功,還被我打斷了一雙手,可是小子竟然將我的女兒搶走,這么多年,讓我吃夠了這思念的苦楚,今日來了,不如就算算我之間的恩怨,今日休想活著離開這里!”說到后來,已經是聲色俱厲!

    “哈哈哈,老太婆,這可怨不得我啊,當日答應將彼岸花給我,我自幼遭受烈焰花毒的折磨,每到酷暑之時便會周身寒冷,到了嚴寒之際呢,又會酷熱難當,這一番痛苦我是受夠了,那彼岸花生于陰寒之地,偏偏自身有著如太陽般的能量,當真是邪惡又溫柔,它是烈焰花的唯一克星,今日,不交也要交!”

    謝長安自然知道這彼岸花話語是惡魔的溫柔!這烈要尋找的也是此花了?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