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 第八十一章 我可能是個假的【主機】

第八十一章 我可能是個假的【主機】

    ♂? ,,

    那是深海之中,足以讓人膽寒的艦隊。

    它們為深海帶來了各種的光……燈光,以及攻擊的光芒。

    宛如大山般的深海海床之上——不,它曾經一定是一座雄偉的大山,只是不知何時沉入了大海之中。

    無數的身影從那山體的各個洞穴當中沖出……猙獰得就像是異獸一樣的黑影們,是海妖王庭最為精銳的士兵,是無數年來,通過無數次的生育,最終培育出來的強大戰士。

    “海底城的皇帝既然要大戰,那就給他一場大戰……海底城人不過九百萬!我還要族千千萬萬,何懼之有!”

    前方,海妖王庭的幾名皇子,正身騎著巨大海獸,手持特殊礦石所打造的武器,氣勢無雙。

    整個山體之上,都能夠看見巨大的海獸——宛如大山般巨大的螃蟹怪物,觸手甚至能夠輕易就將海底城的戰艦卷起的巨大章魚,還有這頭硬如鐵的巨型鯊魚。

    戰斗,已經持續了將近半天的時間——從海底城艦隊一路長驅直入,殺之海妖王庭開始,這里已經慘烈了戰斗了將近半天的時間。

    淤泥當中,已經有十多艘的海底城戰艦沉沒……但埋葬在這里的海妖族尸體,卻已經無法統計。

    海妖王庭中,一名臉色陰沉的男子,此時正身穿著青色鱗甲,手持長戟,端坐在王座之上。

    “路易斯瘋了,真的打算開戰……王,今日我一定要將這個海底城皇帝的尸體,掛在海妖王庭之中!”一名渾身散發著血腥煞氣的赤身四臂,背后尖刺的家伙,正在大殿之上宣泄著他此時的怒意!

    “沒錯!要不是上一代的海妖王暗中勾結海底城,一直都龜縮不出,從不與海底城正面作戰的命令……這些愚蠢的海底城人,怎會不知道我海妖王庭的力量!”又是一名因為海妖王庭此時被攻打,而急紅了眼睛的皇子,此時不忿地道:“我海妖王庭雄踞整個海域,那海底城不過是我等領地當中的小小一片……怎叫這海底城皇帝如此的囂張!”

    “沒錯!王!上代海妖王已經被殺死,我們沒必要繼續遵守她訂立的規矩!”

    王座之下,一種王庭皇族振振有詞,然而那王座之上的男人卻依然沉默不語……忽然,這位王座之上的男子,竟是直視著大殿的前方,沉聲說道:“他來了?!?br/>
    “誰?!”眾皇子皇女俱都是一愣,四處張望,不知道海妖王口中的他到底是誰。

    “海底城的皇帝,他來了?!蓖踝系哪凶釉俅伍_口,隨后手中的權杖一指大殿的前方。

    眾王庭皇子皇女紛紛看去。

    只見那大殿當中,一道藍色的光芒泛起……與此同時,一道閃爍著藍光的人影,漸漸地變得清晰了起來。

    路易斯,三十九世……海底城皇帝!

    大殿當中,瞬間泛起了數十道恐怖的殺機。

    “人挺多的?!背霈F在大殿之上的海底城皇帝此時環視了一圈,隨后淡然道:“但看來,并不是很歡迎我?!?br/>
    “不知死活!”一名王庭皇子此時直接冷笑了一聲,揮動手中武器,朝這光影刺去!

    只是這位皇子的身體卻瞬間從路易斯三十九世的身體穿透而出……可海底城皇帝卻毫發無損。

    “海妖王庭,沉海時代之前,利莫利亞國度最后的七位大賢者之一,利茲大賢者的后代,卻沒想到現在已經是不喜歡思考的類型?!焙5壮堑幕实鄞藭r笑了笑道:“世事的事情,還真是奇妙?!?br/>
    “說什么——!”

    一擊無果的海妖皇子再次回來。

    然而王座上的男人卻忽然站起了身來,沉聲說道:“下去……都給我下去?!?br/>
    “王?”

    “王……”

    “王!”

    “下去!”

    很快,大殿變得空蕩了起來,只剩下海妖的王與海底城的皇帝,擱著了一點距離,相互地對視了起來。

    “但也算是好處吧,起碼這些家伙看起來挺聽話的?!焙5壮堑幕实郾菹麓藭r笑了笑,卻話鋒急轉直下,“我是來告訴,今天結束之前,海妖王庭就會消失不見了?!?br/>
    海妖王卻側了側頭,打量著路易斯三十九世的同時,似在想著什么,“我很好奇,用龍岡交換的東西,到底有什么作用……我知道,那是伊斯卡的遺物?!?br/>
    “哦?”路易斯三十九世淡然道:“既然知道,為什么還答應與我做的這個交易?”

    “我不喜歡她的東西?!焙Q醯坏溃骸八袑儆谒臇|西,我也不喜歡,包括她生下的那些孩子?!?br/>
    路易斯三十九世淡然道:“龍岡就是她的孩子。既然不喜歡,為什么要用一個不喜歡,換來另外一個不喜歡?”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焙Q醯坏溃骸跋雭磉@樣的丑聞,作為海底城皇帝的,也沒有打算說出去,不是嗎。堂堂海底城的燁皇子與海妖王庭的皇女結合了的這種事情……海底城,不也是抹去了一切關于燁皇子存在過的痕跡嗎?”

    “那又如何?!甭芬姿谷攀滥繜o表情。

    海妖王卻笑道:“看,在們海底城的眼中,我們是殘暴的,嗜殺的……然而,我們并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擁有才能的孩子??v然像是龍岡這種身份的,我也會給他機會,甚至只要他足夠優秀的話,他也可以取代我任何的一個孩子,成為下一任的海妖王??墒莻儾煌瓊儠榱怂^的名譽,而抹去一位皇子的存在。路易斯,我和打交道很久了……好像就這么一個皇子?我聽說,燁皇子的天賦是歷代最高的,可真是舍得?!?br/>
    “沒什么舍不得的?!被实郾菹碌坏溃骸凹偃缬靡粋€皇子的性命能夠換來一整個海底城的祥和,其實是很劃算的一件事情……就像當初用琉歌來換一樣,不也還是換了?我可足足將這場大戰推遲到了現在?!?br/>
    “我說過,但凡是伊斯卡的東西,我都不喜歡?!焙Q醯坏溃骸斑@遠遠沒有到我和約定的時間?!?br/>
    “我反悔了?!被实郾菹滦α诵Φ溃骸爸赖?,滿口謊言,總是屬于帝王的特權?!?br/>
    “真的要挑起這場大戰?”海妖王瞇起了眼睛,“當初我誅殺伊斯卡,海妖王庭大亂……我答應和停戰不假,但是這么些年過去了,當我海妖王庭,就不曾整頓過?”

    “顯然整頓過了?!甭芬姿谷攀佬α诵Φ溃骸暗暮蟠Χ嗟??!?br/>
    “那就戰吧?!焙Q趵浜吡艘宦?,“海妖族戰士無數……我不是伊斯卡,那個為了一個敵對皇子就甘愿成為附庸的愚蠢家伙!”

    說著,海妖王目光頓時變得妖異了起來,一抹幽幽的藍色光在瞳孔當中煥發而出,“祖先的力量……我也覺醒了!”

    “只一點而已……看來還是不純?!甭芬姿谷攀罁u了搖頭,“我已經給過時間了,而且是很漫長的時間……現在,我想,已經沒有理由再讓我放過?!?br/>
    “路易斯?。?!”

    海妖王庭的大殿當中,猛然傳出了海妖王那憤怒的咆哮聲——這里是深海,然而這位海妖王的聲音,卻愣是在無數的海妖族戰士的心底響起。

    它們仿佛一瞬間就感受到了這位海妖王心中的憤怒……一下子,這一望無際般的海妖族戰士,似乎更加的瘋狂了!

    一道光柱,直接從海妖王庭的大殿當中打出!

    與此同時,身批鱗甲的海妖王,瞬間騎著一只巨大的蝠鲼,撞向了海底城艦隊!

    在打量的戰艦群當中,一艘并不比藍寶石號小型的海底城戰艦當中……端坐在控制室那最高位置之上的皇帝陛下,忽然睜開了眼睛。

    “準備圣甲!”

    戰艦的指揮室此時猛然打開,于是海底城的皇帝一瞬間沖入了深海當中——此刻,從遙遠的海底城白塔之中,一道巨大的光柱,在頃刻之間就抵達到了路易斯三十九世的身邊。

    在這光輝之下,海底城皇帝的身上,悄然無聲地出現了一條湛藍的鎧甲……像是水晶打造的一般,純凈,無暇。

    “試試吧?!甭芬姿谷攀来藭r低聲道:“新技術之下,圣甲被喚醒的力量……”

    身穿著圣甲的皇帝,其光芒瞬間驅走了整個海妖王庭的黑暗……這冰冰涼涼的深海之下,此時竟是開始沸騰了起來!

    ……

    在那深海之下更下的地方,那死亡之地當中,那大量妖魔的棲身之處……那條長長的石階的盡頭。

    深暗當中,忽然閃亮了三只有著螺旋黑紋的瞳孔……石階的下方,一雙雙翻著紅光的眼睛同樣也在閃動。

    四周是那如同魔鬼嚎叫般的聲音。

    “反抗的力量……我嗅到了。路易斯……來吧,感受真正的絕望……會成為我,最美味的食物?!?br/>
    它們更加興奮了,石階之下的它們……瘋狂地叫嚷著,瘋狂地跳動著,甚至沿著那長長的石階,想要往上爬去。

    但很快,它們便被石階盡頭的暗影所徹底吞噬了下去。

    “很快了……快了……”

    充斥著螺旋黑紋的三只深紅的眼睛,此時仿佛睜開了一絲:“09……我會回來了的……09……真龍——?。?!”

    咆哮。

    ……

    ……

    凱亞夫人是在一種頗為詭異的安靜當中清醒過來的……醒過來的時候,她才發現身上的傷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

    不僅如此,體力甚至也完恢復,她感覺自己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主要是,雷亞茲就在她的眼前,這才是她最安心的地方。

    當然,如果不是看見這位海底城魔女也在的話,大概心情會更好一些。

    “現在是什么情況?”凱亞夫人皺起眉頭詢問了起來——盡管她察覺到這地方的氣氛似乎有些怪異……主要是在雷亞茲的身上。

    作為母親,大概是無時無刻都能夠察覺到自己孩子身上的一些細微的變化。

    “很糟糕?!崩讈喥潎@了口氣……他總算是找到了可以做,然后讓自己暫時忘記一些煩惱的事情,于是便仔細地將在熱帶叢林內發生的事情,仔細地說了一遍。

    聽完了雷亞茲的話之后,凱亞夫人陷入了沉思當中,并且忽然看著琉歌。

    琉歌此時則是聳了聳肩,不咸不淡地道:“我沒有什么好說的……這次,也沒有類似我已經沒有了力量的情報之類。的兒子,可是我見過最坦白的家伙了?!?br/>
    雷亞茲不禁一怔,隨后臉色難看起來……他早前確實向凱亞夫人透露過琉歌力量被中和了的事情。

    可此時,他卻感覺到琉歌的說話當中,還另有所指……坦白?

    他下意識地看著海倫,心情不禁復雜了起來。

    “我們是乘坐一架巨石王國的列車來到中樞塔的?!眲P亞夫人此時飛快地說道:“就算暫時離開不了這個地方,遠離中樞塔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那些猿類在這里生活了漫長的時間,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作用?!?br/>
    “媽媽,還記得回去的路?”雷亞茲頓時驚喜地問道。

    “我記了下來?!眲P亞夫人溫和一笑道:“這些年從軍,也不是什么也沒有學到……好了,一個地方不好藏著太久,趕緊收拾一下,我們去中樞塔底部的終點站月臺?!?br/>
    “好!”雷亞茲急忙忙地站起了身來。

    但凱亞夫人此時卻忽然道:“雷亞茲,和海倫先出去看看外邊的環境,我和琉歌大人,還有點事情要商量,馬上回追上們?!?br/>
    “這…好吧?!崩讈喥澲坏命c點頭。

    怎么說呢……對于一個還沒有徹底成年的孩子來說,父母的威嚴總是無法忽視。他低著頭,想要牽上海倫的手,卻最終放棄,只是飛快地說了一句:“我們先上去吧?!?br/>
    ……

    “想和我說什么?!焙5壮堑哪吭诹藥r壁之上,抱胸……依然不大。

    “我可以告訴我從龍岡身上打聽出來的東西?!眲P亞夫人目無表情地說道。

    琉歌眉頭一挑道:“怎么,改變主意了?不是說,要等回去海底城之后,用來交換,當做和丈夫重逢的籌碼?”

    “在這里,雷亞茲比什么都重要?!眲P亞夫人淡然道:“我不喜歡傷害他……從我醒來之后開始,這個孩子與之間,似乎存在著什么?!?br/>
    海底城魔女的神色有那么一剎那間的不自然,但也沒有多么的不自然,她狀若無意道:“我該說,這是作為老母親的可怕直覺嗎?”

    “聽著?!眲P亞夫人目光凝視了起來:“我不知道和海底城皇帝倒地對雷亞茲又什么圖謀……說來好笑,我忠于海底城王國政府,就好像是印在我腦袋中的指令一樣,但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br/>
    “什么?”

    “如果是為了我的孩子,就算是皇帝,我也敢殺!”

    琉歌與之對視,誰也沒有錯開。

    “說吧,想怎樣?!绷鸶枳罱K移動了一下目光,看著那即將熄滅的火堆,“我不一定會答應?!?br/>
    “要向我保證,不能傷害雷亞茲?!眲P亞夫人沉聲說道。

    “保證能當飯吃?”琉歌不禁冷笑了一聲。

    “只要向我保證就行?!眲P亞夫人卻道:“像是這種驕傲的人……不會讓自己食言?!?br/>
    “高了?!绷鸶枘繜o表情地道:“我可當不起這種評價……的孩子,沒準已經被我傷害過了?!?br/>
    “我現在將龍岡的事情告訴?!眲P亞夫人直接說道:“聽著,龍岡是海妖王庭的皇子!”

    “他是海妖皇子?”琉歌聽罷,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來,脫口而出道:“現任的海妖王?”

    “還有前任?”凱亞夫人也不禁脫口而出。

    琉歌卻沒有說話,一頭便沖出了藏身的洞穴,凱亞夫人不禁一怔,正要說話。

    “我答應了?!?br/>
    海底城魔女的聲音,此時緩緩飄來。

    ……

    ……

    中樞塔,一號實驗室。

    “咦,真奇怪?!崩洳欢〉?,中樞塔的主機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雖未打擾到洛老板與女仆小姐在看小電視,不過也算是吸引了二人的主意……老板笑了笑道:“奇怪什么?”

    中樞塔主機想了想道:“曜日級的尖兵,我居然沒有辦法喚醒過來?!?br/>
    它說的是,中樞塔內所存在的最高戰力。

    “沒辦法喚醒?”女仆小姐訝然道:“怎么,作為主機的,已經淪落到沒辦法控制手下了嗎?”

    “不是……”中樞塔主機頓了頓,“因為藍血的放出,我第一時間就解除了尖兵,打算喚醒……喚醒的指令其實已經下達了,只是后來中斷了而已。不過按理說,尖兵應該已經醒來了才對,可是直到現在,尖兵也沒有任何和我聯系的跡象……怎會這樣!”

    中樞塔主機的聲音忽然變得尖銳了起來,瓢蟲形態的它,此時甚至在空中不斷地亂舞了起來,“怎會這樣!這些數據是假的?怎么會變成假的?!”

    洛老板與女仆小姐此時對視了一眼。

    只見中樞塔主機聲音起起伏伏,“曜日級的尖兵不見了!它留在這里的數據都是虛構的!足足五重枷鎖!這些數據欺騙了我!尖兵……已經不在試驗場了!”

    “尖兵能夠私下行動嗎?”女仆小姐皺了皺眉道。

    中樞塔主機無比肯定道:“除非擁有我的核心指令,否則尖兵絕對無法啟動?!?br/>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迸托〗阋煌犷^,一頭金色的長發自然地垂落了下來,“從一開始我就覺得有些好奇……按理說一個不知道活了多少萬年,擁有自我進化的人工智能,怎么會發展得這么的緩慢。按照這個試驗場的科技等級看來,除非從一開始就被限制了進化,否則就算是一條阿米巴原蟲,都有可能進化成為不得了的東西。但實在是有點對不起這里的科技等級,長成了一副一言難盡的模樣?!?br/>
    “…想說什么?!”中樞塔主機的聲音甚至出現了一絲的顫抖。

    女仆小姐目無表情道:“大概,已經被人置換過了?真正的中樞塔主機已經離開,不過只是后期臨時創造出來的替代品而已?!?br/>
    瓢蟲,一下子就僵在了空氣之中,不再動了,“我是假的……我是假的?不可能!我一直都在進化,雖然慢了一些……不可能!不對,有這種可能,有這種可能!”

    然后整個中樞塔都黯淡了下來——主機在此時直接宕機了。

    “看吧?!迸托〗愦藭r淡然道:“果然只是劣質品……主人?”

    洛老板此時卻道:“如果按照的這種說法,覺得真正的中樞塔主機,最有可能會做些什么?”

    女仆小姐想了想道:“或許將核心搭載進入所謂的曜日級尖兵當中,然后逃離了這個試驗場……等下,試驗場的大門唯有鑰匙才能打開,這么說來的話……攻擊空海,讓空海失憶的,其實是真正的中樞塔主機?”

    看著女仆小姐此時因為推測而露出來的目光,洛老板忽然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女仆小姐有些發懵。

    “我說了,我有時候也挺調皮的?!甭迩裥α诵Φ溃骸氨?,實在是沒忍住?!?br/>
    ###############

    PS:(51/84)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