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扶明錄 > 第1083章 交換人質

第1083章 交換人質

    ♂? ,,

    常宇才不管他二人如何反胃,環顧四周:“我大明疆土萬里,北邊本督僅止步寧遠,這塔山堡卻還是第一次來,倒要好好瞧瞧”。

    “嘿嘿,再怎么瞧也是我大清的地盤了,現在又本事拿回去么”多爾袞冷笑不已,心中終于痛快了一些。

    常宇眉頭一挑:“快了,快了,不急不急,等某人自顧不暇之際便是本督收復失地時,到時不只這塔山堡,還有杏山,松山,錦州,大凌河小凌河,甚至沈陽,本督都要拿回來!”

    多爾袞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做夢!”

    常宇也不和他爭執,微微一笑,翻身下馬:“攝政王有沒興趣下來走走”。

    多爾袞略一沉思也下了馬,跟在常宇身后在廢墟里逛了起來,雜草間殘垣斷壁接連不絕,可見當時要塞規模。

    “這底下,有我無數大明將士白肉枯骨”常宇輕輕跺了跺腳,轉身瞧了多爾袞一眼:“他日兵至沈陽時,必以牙還牙!”

    多爾袞笑了,笑的很大聲:“小太監是不是以為敗了本王一次,便吃定了我大清,小子,還太年輕了,大清的實力遠比想象的強大,即便本王這次失勢也不是可輕易觸碰的”。

    “笑的越大聲,說明越心虛”常宇淡淡一笑:“信不信本督三月之內收復錦州!”

    “做夢!”多爾袞怒極而笑:“事實會證明今日之言有多可笑多幼稚!”

    常宇也不著惱,盯著多爾袞看了一會突然道:‘比前些日子老了好多!“

    他說的沒錯,事實上多爾袞的確憔悴了很多,看得出來滿臉絡腮胡也很久沒修剪了,只是聽了他這話多爾袞又要怒了:”到底想干哈?“

    ”和做個交易,一個童叟無欺的買賣“常宇一本正經道,多爾袞眉頭一挑:”什么買賣?“

    ”其實這買賣還是阿濟格主動給本督提的,只因他是個混人本督信不過他,便要與商談一下,或許能行“。

    ”說來看看“多爾袞不由好奇起來。

    常宇舉目四顧,吳中和多鐸還在遠處對峙,周圍十丈之內沒有人,便道:”以錦州換攝政王位不倒!“

    多爾袞一怔,隨即惡狠狠呸了一聲:”做他媽的春秋大夢去吧,錦州城乃大清兩代人犧牲多少生命才拿下的要塞,想要就必須以同樣的代價來換回去,想白白拿走做夢去吧,阿濟格這個混蛋,混蛋……真以為豪格能乃我何?好,即便他能乃我何,為了大清基業本王也不會與做這等交易,當本王是大明的人??!“

    常宇的心突然被扎痛了,不是多爾袞的反應太大,而是最后那一句話!

    實在是扎心!

    若換做是明廷皇權之爭,要以一邊城交換,他們會同意么?

    會!

    土木堡事變,朱祁鎮被俘后,也先說去叫城投降我就放了,于是朱祁鎮毫不猶豫的去大同叫門,被拒絕后,竟然說不如直接打京城,堂堂皇帝做了帶路黨……

    突然間他對多爾袞敬重起來了,不愧是個梟雄,明知自己眼下岌岌可危,但為國之基業,毫不猶豫就拒絕了小太監的提議,這樣看來倒是比豪格有志氣多了。

    ”不用急著拒絕,回去后若吃不住了就派人找本督談,這買賣的路子本督留給三個月“。常宇淡淡一笑,多爾袞卻只是冷笑不語。

    ”罷了,看來今兒這買賣是黃了,大熱天的本督也不和耗著了,辦正事吧“常宇聳聳肩,多爾袞哼了一聲,嘴角上揚,本王還是好奇的問一下:”為何換祖大壽不換洪承疇,莫不是換回去殺了才解恨?“

    常宇大笑:”有時候很聰明,有時候又笨的像頭豬,能為們所用的,本督要來何用,們不敢用的,本督為啥不用!“

    多爾袞愕然,緩緩點了點頭:”言之有理,但一個反復之人要來敢用么,不會還把祖大壽用在關外吧“。

    且,常宇翻了個白眼:”大明國土萬里,本督為何偏偏讓他吊在這兒,換做是,敢把他用在這兒么?“

    多爾袞同樣翻了個白眼:”還以為多大膽呢,沒成想也是個慫貨“說完轉身朝廢墟外走去,常宇也不說話,緊隨其后,出了廢墟回到吳中幾人身邊做了個手勢,喬三秀從懷里掏出一面旗揮動起來,多爾袞那邊也在座同樣的事情。

    不多時,明軍方向兩騎既來,正是沈江虎押著阿濟格,而多爾袞身后就熱鬧了,十幾口子,常宇突然間就心跳加速起來,就要見到明末這個狠人,就要見到那墳頭都被賣到國外的明末大魔王了!

    但他不敢表現出來,就如同剛才他不敢在多爾袞跟前說實話,只怕到了跟前卻功虧一簣。

    ”閹狗,竟無此惡毒“原本一聲不吭的多鐸突然破口大罵,原來是瞧見阿濟格鼻青臉腫像個豬頭,明顯遭到了虐打。

    常宇一臉無辜,攤了攤手:”他自己馬前失蹄摔的,怪我咯“。

    ”是不是失蹄爾心里清楚的很!“多鐸怒喝間,阿濟格已到了跟前,吳中抽刀斷住他去路,拽過其韁繩讓他下馬。

    阿濟格翻身下馬,斜著眼等著常宇:”不是朋友就是敵人且想清楚了,若為敵人他日再見,必扒的皮抽筋喝的血報今日之辱!“

    常宇翻了個白眼:”本督倒想和做個朋友,奈何那個攝政王弟弟不同意??!“

    啊,阿濟格一怔,看向多爾袞:”老十四!“

    ”閉嘴!“多爾袞低吼一聲,阿濟格咬牙忍住了。

    說話間,多爾袞身后十余人也到了跟前,當前一人是個老者不怒自威,常宇心跳加快,他雖然不認識祖大壽,但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個人就是!回頭看了一眼沈江虎,沈江虎輕輕點了頭,確認此人就是原大明遼東總兵祖大壽!

    本以為是個虎背熊腰的壯年,直到看清了人常宇才反應過來,這時的祖大壽已經六十六七了。

    ”東廠提督常宇,見過祖將軍“常宇走到祖大壽跟前深深一躬,祖大壽顯得有些驚慌連忙側身閃開:”罪臣不敢當督公大禮“心中是又疑惑又驚駭,這個就是傳聞在寧遠打破清軍的東廠太監,怎么竟是個少年郎。

    還有,他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多禮,明廷將我換去不就是為了泄恨么,是了,東廠的人么,陰險又變態,應是故意為之了。

    ”數數,共計一十一人,無傷無痛,若是回頭死了怪不到我大清頭上“多爾袞冷笑,話里揶揄之意明顯,在他看來這些人換過去即便不被殺也少不得折磨,絕對不會再被重用。

    常宇呵呵一笑,對多爾袞抱拳拱拱手:”攝政王還是多擔心下自己吧,千萬別等本督打到沈陽時已經死了,那樣本督會覺得太沒成就感了!“

    哼,多爾袞冷笑:”那可千萬要快些去哦,別等個千年萬年的本王還真等不起“多鐸等人哄笑,翻身上馬就要揚長而去。

    ”等一下“常宇突然叫住多爾袞:”有句話在心里憋了半天,實在忍不住了要告訴“。

    ”有屁快放,別想耍什么花樣,本王不會再吃那一套!“多爾袞不耐煩道。

    ”剛問本督,會不會將祖將軍用在關外,對不起剛才本督說謊了,實話告訴,祖將軍不光依然會駐防關外,而且還會三月之內收復錦州城“常宇說完哈哈大笑,卻將一眾人都驚住了,包括祖大壽一大家子。

    且,多爾袞翻了個白眼,懶得再說什么打馬狂奔而去。

    </br>

    </br>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