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

    而那座佛堂小院里,東方柯羽正在據理力爭,“鳳兒,靈溪已經是大姑娘了,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你不可以問都不問她,就想把她指婚給柯蒂斯?!?br/>
    “為什么不可以?”楚鳳儀始終仰著下巴,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我是W國的女王,說出去的每一句話都是圣旨,所有人都必須無條件服從!”

    “可是你還是靈溪的親生媽咪,你要兼顧她的幸福啊,”東方柯羽耐心解釋著,“婚姻大事不能這么草率,你為她賜婚之前,至少也應該詢問清楚靈溪的意見,萬一她對柯蒂斯沒有什么好感呢?”

    “她還小,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生活,我必須為她考慮好一切!”楚鳳儀仍用著不容反駁的語氣,氣沖沖道,“在我看來,再沒有比柯蒂斯更優秀的人選了?;橐霾灰?,我認為唯有柯蒂斯,能夠為靈溪帶來幸福?!?br/>
    “可是那是你以為??!萬一她不喜歡柯蒂斯,喜歡的是平順呢?”東方柯羽不贊同地搖頭,將自己的直覺說出來,“雖然靈溪沒有跟我說過這些小心思,但是我從她的目光中,發現她看到平順時眼里盛著的是發自內心的歡喜。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如果說她真的對誰動心的話,那個人只會是平順?!?br/>
    東方柯羽的話令楚鳳儀有些下不了臺,氣惱跺了下腳,“你會看什么眼神?如果真的有那個本事的話,又怎么會被假的綠翹蒙混過關,被耍猴似得騙了整整十三年!”

    “這不一樣,鳳兒,你是在強詞奪理!”任憑東方柯羽再好的脾氣,在面對楚鳳儀的嘲諷后,仍是被氣得不行。

    他明明竭力想要楚鳳儀看清楚真相,她卻只顧著胡攪蠻纏,將所有的事都繞在一起。

    小院內兩人爭吵成一團,誰也說服不了誰,壓根沒注意到隱藏在暗處的平順和豹兒。

    豹兒早就聽得哈欠連連,沒精打采用前肢摟著毛茸茸的頭,眼睛早就沒趣地閉上。

    平順也懶得再多聽下去,心里記掛著去后廚給靈溪拿吃的,免得她餓的太久。

    反正聽來聽去,楚鳳儀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她不僅對平順有敵意,還有心想要撮合靈溪和柯蒂斯。

    對楚鳳儀這種亂點鴛鴦譜的行為,平順心里十分的厭煩。

    尤其是看到她毫無女王儀態地指控東方柯羽,平順更是覺得她當年被綠翹冒名頂替,并不是沒有根源的。

    他懶得再聽下去,無聲朝著后廚的方向走去。

    豹兒眼看著平順離開,跟著從地上站起,甩著尾巴悄然跟上。

    楚鳳儀仍在專心跟東方柯羽爭論,絲毫不知道他們的對話,卻都被平順聽了個一清二楚。

    平順走得飛快,很快離開了東方柯羽佛堂的小院。

    他的臉上并沒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眉頭微微皺著,很快來到后廚,幫靈溪拿了吃的。

    等他折返回去時,并沒有再經過佛堂的小院,而是繞路直接去了靈溪的住處。

    一路上平順都沒有發出聲音,直到推開靈溪寢殿的門,臉上瞬間綻放出燦爛的笑。

    對他而言,這世間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唯有靈溪才是最值得他珍視的瑰寶。

    他不介意任何人對自己的目光和看法,楚鳳儀做什么打算都無所謂,他要做的,就是將養好靈溪的身體,然后帶著她離開這里。

    心里打定這個主意,平順并沒有將任何想法展露出來,將溫熱的食盒輕輕放在靈溪面前,聲音無比溫柔,“餓壞了吧?我是不是去的太久了些?”

    “沒有,還好啦?!膘`溪笑著搖頭,輕輕翕動著可愛的鼻頭,“嗯,好香啊,聞到這個味道我還真的有點餓了呢!”

    “那就快點來墊肚子,”平順連忙打開食盒,將里面盛著的魚餅和清粥都擺在靈溪的面前,“可不能讓我們漂亮的靈溪公主餓著呢!”

    “討厭,”靈溪伸手輕打了下平順,低下頭慢條斯理吃起東西來。

    平順坐下來,靜靜打量著靈溪專注吃飯的俏模樣,只覺得此時歲月靜好,想讓時間永恒定格在這一刻。

    眼前的女孩就像山間最輕靈的風兒,溫溫柔柔就能吹拂走他心中的煩躁,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執念。

    他可以放棄任何名利和地位,唯有眼前的可人兒,是無論如何,都絕對不會拱手讓人的!

    這是他命中注定的姻緣,早就刻在三生石上的情劫,哪怕不被靈溪的生母認可,他也絕對不會退讓半步!

    平順心里這么想著,眼神不免冷沉下來。

    他不管楚鳳儀會不會耍什么手段,那顆想要帶走靈溪的心都無比的堅定!

    靈溪正慢悠悠吃著東西,突然覺得平順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異樣。

    “怎么了?”靈溪頓住筷子,俏皮地沖他吐了吐舌,“是不是我只顧著自己吃,你不開心了?”

    看著笑臉嬌俏的靈溪,平順陰鶩的心情瞬間一掃而光。

    他低下頭,直接將靈溪筷子上夾著的小半口魚餅給吞進肚里,然后才嚼著點頭,“是??!嗯,味道還真的蠻不錯?!?br/>
    靈溪愕然了兩秒,呆呆看著自己握著的筷子,本來就白里透紅的小臉,這下更加紅的厲害。

    剛才平順吞掉的,是她吃剩下的魚餅,上面還帶著她的口水呢……

    靈溪想到這兒,又羞又窘,一顆心兒也像上了發條似得,撲通撲通狂跳的厲害。

    室內的氣氛悄然變得熱乎起來,靈溪頓了好一會兒,才從喉嚨里擠出句話,“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后面的話,她怎么都不好意思說出口,仍無法自然地接受平順吃自己吃剩東西的事。

    看著神情扭捏的靈溪,平順剛開始并沒有明白她是因為什么而害羞。

    直到看到靈溪的視線始終呆呆鎖定在她手中的筷子上,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他最喜愛的小女人,是在因為這點小事而害羞。

    “這有什么呢,我又不是沒有嘗過你的口水,”平順輕聲笑著,右手輕輕扣住靈溪的后腦勺,將她往自己身邊帶了下,然后快速偷了個香吻。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