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品小神農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我怕臟了手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我怕臟了手

    李降山當然看到面包車開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個望遠鏡,一眼就看到文奇。然后得意的把望遠鏡扔給王乾龍。

    “怎么樣?他到了,我們今晚有節目了?!?br/>
    王乾龍也看到了,手中已經多出一個棒球棒,上面還釘著幾個釘子,猶如古代狼牙棒一樣,這是王乾龍給楊柏準備的。

    “李少,你就看好吧,我們好好玩死他,給他錄個視頻,有機會讓其他人看看,這就是跟我們李少爭女人的下場?!?br/>
    李降山卻鄙夷的看著前方,慢悠悠說道:“就憑他?鄭玉兒早晚是我的,這個男人,我不會放過!”

    面包車緩緩而入,別墅四周的李家保鏢都已經退下,都知道今晚李少要親自懲罰一個人,這些保鏢不想成為證人,當然都離開。

    李降山看到文奇坐在車上,車子還沒有熄火,頓時沖著文奇笑道:“文奇,做的不錯,一會我讓王乾龍把剩下的錢打給你,現在讓我看看那個人!”

    李降山說完,文奇沒有下車,擦拭一下汗水,渾身還在顫抖,不敢回話。

    “文奇,你怎么回事,出這么多汗,人呢?”王乾龍卻不客氣,直接朝著面包車走去。

    而就在王乾龍打開面包車的時候,楊柏卻直接走了下來,當場嚇得王乾龍尖叫起來,手中的棒球棒揮舞,瘋狂的朝著楊柏吼道。

    “退后,怎么回事?文奇,他不是應該腿斷了嗎?”

    不光王乾龍震驚,李降山也愣住了,不過馬上臉色就陰郁起來。

    “文奇,到底怎么了?”

    李降山也不客氣看著文奇,文奇已經下車了,一只腳還都是血,一瘸一拐,復雜的看著李降山。

    “你受傷了?他能夠傷你?”

    李降山猛的愣住了,突然從后腰拿出手槍,指向楊柏。

    “別動,沒有想到吧,我也有槍!”

    楊柏已經走了下來,的確沒有想到李降山還有槍。

    “你就是李降山?”

    楊柏掃視李降山,當然也看到王乾龍,也就想明白所有的事情。望著兩人,淡淡說道:“就因為一場誤會,你就要殺我?”

    楊柏親吻鄭玉兒,當然是誤會,那是為了救人,如果不是黑無常暗殺,不可能發生。

    李降山看到楊柏很淡定,先是鄙夷的掃了一眼王乾龍,顯然王乾龍被嚇住了。

    “王乾龍,你給廢物,有什么可怕的,本少手中有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對啊,我們有槍,李少,把槍給我,我先廢了他!”

    王乾龍狂笑起來,扛著棒球棒,沖著楊柏吼道:“小子,還記得我嗎?居然讓肖飛把我們趕出來,你以為你是誰?”

    “大陸來的爛仔,還想逞強。告訴你,鄭玉兒是李少的,只要你碰了,哪怕碰一根頭發,你都要死?!?br/>
    “是嗎?有錢就了不起嗎?住豪宅,玩女人,甚至還想殺人?”

    楊柏已經看到別墅當中糜爛的場景,楊柏真的搞不懂這些有錢人,有錢了就要為所欲為,一場誤會,就有生命危險。

    李降山聽到楊柏的話,更是狂笑起來,用槍指著,吐了一口痰,不屑說道:“為所欲為?有錢當然能夠為所欲為,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小子,你只能夠怪你的命不好。誰讓你碰鄭玉兒了,只要是我看中的,哪怕是一條狗,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碰了,我都會殺了你?!?br/>
    “殺你,只是殺一只螞蟻一樣!”

    “沒錯,想你這樣的爛仔,死在香江有的是,告訴你,現在給我們李少跪下?!?br/>
    王乾龍望著楊柏,更是張狂。

    “李降山,鄭玉兒是你的女人嗎?”

    楊柏淡淡的說著,目光卻看向文奇,而此時的文奇想要說話,卻被楊柏的氣息鎮住,根本無法移動。

    “早晚是的,鄭玉兒在不聽我的,我就讓文奇把她綁起來,我會關押她一輩子,讓她成為我的母狗,哈哈哈!”

    李降山要的就是這個,任何事情,李降山都能夠擺平,這幾天的發泄,已經讓李降山走火入魔,殺死楊柏之后,李降山就準備對鄭玉兒動手。

    “文奇,過來!”

    李降山指了指文奇,而此時的文奇都不敢動,真的不敢動。

    “我頂你個肺,本少爺讓你過來,你已經被嚇傻了嗎,咱們有槍,你怕什么?”

    李降山越來越囂張,王乾龍已經舉著棒球棒想要砸向楊柏。

    “文奇,你過去吧,知道該怎么做吧?”

    楊柏看都不看李降山了,李降山想要為所欲為,那就讓楊柏來懲罰他。

    文奇聽到楊柏的話,一個激靈,慢吞吞的朝著李降山走去。而此時的李降山,看到文奇聽著楊柏的話,頓時愣住了。

    “怎么回事?文奇,你是不是有???你是誰的人?”

    “我們李家培養你,你居然聽他的,就算敗在他的手中,難道你不會殺回來嗎?”

    “給我廢了他,快點!”

    李降山從兜里掏出幾枚子彈,遞給文奇。李降山也知道文奇的本事,只要有子彈,文奇本身就是一把槍。

    “楊柏,你死定了,文奇,我要閹了他!”

    李降山沖著文奇命令道,同時一揮手,讓王乾龍趕緊動手。

    “愚蠢的人!”

    楊柏冰冷的看向文奇,文奇突然狂吼一聲,一抬手,一枚子彈直接轟在王乾龍的腿上,王乾龍慘叫一聲,抱著大腿就在哭。

    “文奇,你干什么?瘋了嗎?”

    李降山猛的把槍口對準文奇,怎么也想不到,文奇突然出手。

    “李少,你放下槍,他根本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

    文奇還要解釋,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淡淡說道:“文奇,你只有這一個機會,是廢了他們,還是我廢了你!”

    “什么?”

    李降山震驚的看著,楊柏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讓文奇臣服,還要廢了自己。

    “你到底是誰?我可是李降山,李氏集團少爺,你敢動我?”

    “我管你是誰?是你先的動的我,何況,是你綁架我,我并沒有動你。動你這樣的王八犢子,都臟我的手!”

    楊柏輕蔑一笑,看都不看李降山。而此時的李降山一個激靈,拿著手槍已經對著文奇和楊柏。

    “不許動,你們統統都不許動!”

    文奇露出一種猙獰,李降山的確是李家少爺,李家的確暗中資助文奇。不過文奇是豺狼,為了能活命,文奇終于出手了。

    “李降山,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老子能夠受傷嗎?”

    “你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魔鬼,混蛋!”

    文奇一抬手,李降山怎么可能有文奇的速度,一枚子彈轟在李降山的手腕,李降山頓時慘叫一聲。

    “來人,來人??!”

    李降山慘叫起來,想要召喚保鏢??墒谴T大的院落當中,根本沒有人回應。

    “救命,李少,快救我,好疼!”

    王乾龍抱著腿,凄慘的看著。而此時的文奇已經撿起槍來,冷酷的看著李降山。

    “我是不是廢了他,我就可以走了?”

    文奇深吸一口氣,看向楊柏。

    楊柏淡淡一笑,雙手插兜,輕聲說道:“這就要看你怎么廢了,剛才你可是廢了我的腿,他剛才還有閹了我?”

    用惡人懲治惡人,楊柏覺得自己夠低調了,反正也不是自己動手,就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

    楊柏的話,讓了李降山都要瘋了,看著文奇兇殘的目光,李降山猛的吼道:“文奇,老子給你這么多錢,你居然敢反水?!?br/>
    “我父親要知道,整個李氏集團不會放過你的!”

    “李氏集團?我都說了,你招惹不該招惹的你,這是你自找的!”

    文奇也真狠,扣動扳機,血花飛濺,李降山的膝蓋被粉碎,當場趴在地上哀嚎起來。

    養尊處優的李降山,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只有李降山欺負人,上哪遇到這樣的情況。

    “放過我,跟我沒有關系,是南藍心,是李少,跟我沒有關系?!?br/>
    王乾龍想要撇清自己,文奇又是扣動扳機,當場廢掉王乾龍的雙腿。

    “楊少,我,我可以走了嗎?”

    文奇終于回頭看向楊柏,李降山和王乾龍痛苦的尖叫著,死死的看著楊柏。

    “我說了,動你們臟了我的手,不過文奇,你沒有閹掉他?!?br/>
    楊柏慢慢的說著,然后看著李降山冰冷說道:“李降山,玩的女人夠多了吧,以后自己玩自己吧,省的禍害婦女?!?br/>
    “動手!”

    楊柏才不管那一些,李降山還想對鄭玉兒動手,那就徹底絕了李降山的想法,省的他以后害人。

    “不,文奇,別聽他的,??!”

    李降山終于慌了,而文奇一咬牙,猛的一腳踩在李降山的身上。李降山猶如皮皮蝦一樣卷曲身軀,某個部位應該已經爆了。

    “楊少,這下可以了嗎?”

    文奇已經放下槍了,暗中看著楊柏,對于楊柏這樣冷絕的人,打死文奇也不敢招惹了。不過文奇廢了李降山,也無法在港島藏匿了,要盡快跑路。

    “滾吧,記住了,別招惹我,和我身邊的人,不然只有死!”

    一閃身,楊柏憑空消失不見,那一刻,文奇如遭雷擊,坐上面包車,扭頭就跑。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