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妙手小村醫 > 第九十二章 內功三關

第九十二章 內功三關

    至少還有個人陪著他一起練習的,而殊不知芋沁那邊出了一點點問題。

    芋沁在洞中修煉,盤腿坐在蒲團上,指法皆成蘭花指翹,周身皆是白霧繚繞,再加上她又身穿一襲月牙色衣裙,如墨的青絲僅僅用一根白絲帶系住,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住。

    她已然在這洞中呆了有一日了,外面的動靜她也是聽得到的,專心于修煉,試圖嘗試突破內功三關,這才沒有打斷出去看看什么情況。

    這關對她可謂是至關重要的,畢竟她之前就是因為過不去這一關而搞的成現在這樣,內功不夠深厚,心法無法學的更好,她就不能做她想做的事情。

    凝神屏息,芋沁慢慢地運作著自己身體中的內氣,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內功的進階攻略。

    她相信自己是可以摸到門道的。

    就這樣,過了兩三天了,外邊兒潯木漸漸地好像摸到了一點兒水紋功對內功的所求門道了。

    可是再看看芋沁,似乎情況并不是很好,接連兩三日沒有吃和喝,身體終歸是有點受不住的,她的額頭隱隱冒了些許冷汗,嘴唇有些泛白。

    潯木摸到了些許門道后,仔細想了想,芋沁似乎已經把自己關在另一個山洞有了兩三天了,不知道她如何了。

    兩三日不吃不喝,是他都挨不住,何況是芋沁?潯木將心比心,于是還是去了一趟芋沁將自己關著修煉的山洞中。

    這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潯木小心地來到了芋沁修煉的山洞中,卻剛好瞧見了這樣一幕——

    只見芋沁正在蒲團上盤腿坐著,臉色泛白,額頭上冒了些冷汗,就連嘴唇也有些泛白,整個人的看起來很沒有血色。

    潯木看著這樣芋沁,有些擔心,想要上前。

    而就在潯木眼前的芋沁,她好不容易摸著寫了門道了,卻苦惱于沖不過去,但是她卻沒想到是,她沖不過去。

    她想要硬沖,逼自己突破這三關,卻沒想忽然間她感覺喉嚨中有股淡淡的腥味,她沒有忍住,哇的一下,一口血吐了出來。

    她便在潯木的眼前倒了下去,潯木趕緊上前扶住她,并且焦急地喊道:“芋沁,芋沁?芋沁?!?br/>
    潯木也不管那么多了,趕緊背著芋沁去了自己在的山洞中,前腳剛踏進山洞,后腳就開始下傾盆大雨,好在洞中該有的都有,倒也不至于會冷著餓著。

    潯木給芋沁蓋好了薄被子之后,趕緊接了雨水,去山洞深處藏糧食的地方取了一點米,又取了一些還沒潮濕的柴火趕緊生火。

    等到芋沁醒來時,洞里的溫暖讓她覺得有些迷茫,她記得她好像是因為強行突破而吐血了,接著就暈了過去,但是怎么回事?

    她為什么會在這里?

    她看著蓋在她身上的薄被,又看了看睡在她身邊沒有蓋被子的潯木,芋沁忽然明白了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伸手輕輕摸了摸潯木的腦袋,溫和地笑了笑:“辛苦你了?!彪S后將自己的被子也分了一部分給潯木蓋上。

    翌日一早,芋沁醒來后,卻發現潯木早就已經起來給她熬粥喝了,她有些意外地看著潯木。

    潯木感受到了芋沁的視線,回過頭來看她:“你醒了?別動,你昨天吐血了,現在身體還不是恢復的很好?!?br/>
    芋沁領了他的好意,果真沒有動,潯木見著粥熬好了,隨后想要喂她,芋沁拒絕了,她順手就接過了碗和勺。

    舀起一小勺粥,她輕輕地吹了吹,喝了一口:“沒想到你手藝挺好?!庇笄哌@話是贊賞他,潯木靦腆地笑了笑:“是我娘教我的?!?br/>
    聽了這話,芋沁手上的動作頓了頓,她抬頭看了他一眼:“你為什么會進千佛宮?”

    潯木低下來頭,說道:“一言難盡?!庇笄咔浦?,忽然明白了什么,隨后又喝了一口粥,自顧自地說起自己的事情。

    “你可知,我為什么會在青虎山莊做丫鬟嗎?”芋沁問道,潯木搖搖頭,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芋沁盯著手中的碗,她慢慢地說道:“我是被我阿爹阿娘賣進去的,小時候家里窮的揭不開鍋了,而那一年又鬧饑荒,我阿爹阿娘沒了法子,把我賣進了青虎山莊做丫鬟就為了換一口救命糧?!?br/>
    說完,她又喝了一口粥,而這次,卻是喝了很大一口,聽著芋沁的話,潯木也陷入了回憶里面。

    接著,潯木也搭話了:“我和你一樣,只是阿爹阿娘與你的阿爹阿娘有些許不同,他們將我送進了千佛宮,是為了不讓我忍饑挨餓?!?br/>
    芋沁笑了笑:“你的運氣很好,至少你的阿爹阿娘是為了讓你不忍饑挨餓,而我不一樣了,如果不把我賣了換錢,我阿爹阿娘,我弟弟,都要餓死?!?br/>
    芋沁她陷入了沉沉地回憶中,她想起自己沒被賣之前,家里雖然窮,卻也不至于賣兒賣女。

    她還記得阿爹阿娘迫于無奈和形式之下,只能賣掉她的難過,可如果你問她恨不恨,怨不怨?

    怎么會不怨呢?恨確是沒有,可怨氣總是有的,雖然她明白,也清楚這是迫于無奈,可是她依舊想起來就會怨。

    如果沒有將她賣入青虎山莊去做丫鬟,哪怕是去一個道觀去做一個小尼姑也好啊,為什么要讓她去青虎山莊做丫鬟呢?

    如果沒有去青虎山莊,她是不是就不會有接下來那么慘的人生,她的一生是不是就可以平平淡淡地過下去?

    潯木瞧著她,一時之間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芋沁,到底他們是在不同的立場的,他無法感同身受她的處境。

    潯木忽然起了身,出聲打斷她的思緒:“你還餓嗎?我再給你盛一碗?!闭f完就要接過芋沁手中的碗,芋沁卻回過神來:“你也給你自己盛一碗?!?br/>
    潯木楞了下,隨后點點頭,轉身也給自己盛了一碗,兩人一人端著一碗粥,面對面坐著。

    芋沁也慢慢悠悠地和他說起關于她以前的事情,而潯木也認認真真地聽著芋沁說的這一切。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