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帝國老公狠狠愛 > 第1905章 跟我回家,好嗎

第1905章 跟我回家,好嗎

    ♂? ,,

    他身姿挺拔,眼神里充滿著成熟老練,可是他的身體、面容都在訴說著年輕。

    看著,也不過二十左右的少年郎,說不定可能還要更小一點。

    “呦,又來一個?好事成雙?”

    為首的人感嘆,他就喜歡清冷美少年,沒想到今日如此意外,竟然能遇到兩個人間極品。

    “們把他也收拾了,快點?!?br/>
    他催促著,欲望難以遮掩,開心的搓著手。

    手下立刻動手,手段很卑鄙,竟然隨身攜帶麻醉劑。

    只是,針頭還沒刺到他的身上,卻被他輕松躲開。

    酒吧燈光昏暗,他竟然察覺到了微毫。

    蘭斯洛特的身手極佳,沒有幾下,就輕松把人擺平了。

    為首的人癱坐在地,其余人也紛紛看了過來,卻沒有上前幫忙,似乎看熱鬧不嫌事大。

    他輕松扛起了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米洛,就要離開,突然想到什么轉過身來。

    “,干什么?”

    “太臟了?!?br/>
    他冷冷說道,隨即一腳狠狠踩了下去,中年男人頓時發出殺豬般的嘶吼,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襠部。

    這一腳下去,怕是廢了。

    隨即,他把人離開。

    蘭斯洛特看著副駕駛的男人,喝得臉頰通紅,渾身酒氣。

    “膽子真是大了,長得這么好看,也敢出來喝酒。酒量這么差,還敢把自己喝醉,如果我不來,今晚想在誰的床上?”

    他不客氣的說道,戳了戳米洛的腦袋。

    米洛似有感受,擺了擺手,似乎要阻攔他。

    只是很快又不省人事。

    “我送回家?!?br/>
    他正準備發動引擎,送米洛回去,沒想到他這句聽懂了。

    “我……我不要回去,家里……家里太壓抑了?!?br/>
    梨紗終日以淚洗面,承受不住這個事實。

    簡也面色陰沉可怕,昔日溫馨的家,現在已經不復存在。

    “那想去哪兒?”

    “隨……隨便?!?br/>
    “酒店?!?br/>
    他替他拿了注意,眸色微深,隨即開車去了酒店。

    一路到達最好的套房,他將他丟在了床上。

    蘭斯洛特的氣血翻涌,高冷清雋的外表下,里面的血液早已慢慢沸騰。

    米洛長得過分好看,不似男人陽剛的氣息,更偏向陰柔。

    陰柔的恰當好處,俊美的恰當好處,讓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動的。

    他完繼承了父親的美貌,如果穿上女裝,絕對能迷死一大批男人。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父親當年愛的死去活來。

    他的手抑制不住的上前,撫摸著米洛的臉。

    “費雷德一直很好奇,我一個養尊處優的世子,為什么鍛煉成這樣。知道,我等這一天等多久了嗎?我盼著,終有一日,派的上用場?!?br/>
    “可不能怪我,食色性也,醉成這樣,我要是不犯罪,恐怕要對不起上帝?!?br/>
    他幽幽的說道,這個夜注定……不平凡。

    翌日,米洛昏昏沉沉的醒來,覺得渾身疼得厲害。

    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什么情況?

    他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不著寸縷。

    屋內還有淫靡的氣息!

    他的心立刻慌了。

    難道,昨晚跟哪個女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可不對???為啥他身體那么痛呢?

    就在這時,他手機響了,是短信提示。

    昨晚,喝醉了,說不想回家,我就帶去酒店了。如所想,昨晚發生了一些故事。我知道現在肯定不想看到我,所以給足夠冷靜的時間。過幾日,我會去找。

    蘭斯洛特……

    米洛大腦一片空白,神色極其的復雜。

    他竟然跟蘭斯洛特。

    “畜生!”

    他咒罵著。

    他殊不知電話那端的某人,冰冷的面容勾起了一抹溫暖的弧度。

    ……

    此刻,醫院。

    艾麗斯終于可以出院了,手腕上結了一層厚厚的疤痕。

    她覺得很難看,溫幼騫就給她買了一個絲帶,纏繞在她的手腕上,是她喜歡的淡藍色。

    他帶著她去了凱特林,可是她站在門口卻死活不愿意進去。

    “這不是我的家,我不要進去?!?br/>
    她躲在了溫幼騫的身后,嘟囔著嘴,滿臉不高興。

    “這兒就是的家,忘了嗎?”

    “才忘了呢,我們的家……沒有那么大,有樓梯,一樓是廚房客廳,二樓是臥室。還……還在那兒做飯給我吃呢!都不記得了嗎?”

    這話,讓溫幼騫沉默,他怎么可能不記得,那是他的私人住處,艾麗斯的避難所。

    “那兒是的家,這兒也是,跟我進去好不好。伯父伯母都在等著,他們很希望能回來?!?br/>
    “我不認識他們,要不是因為,我才不愿意見她們呢。她們……好像奇奇怪怪的,一個只會哭,一個沉默板著臉,好嚇人的感覺,還有那個和我長得很像的家伙,他為什么要變成我的樣子?”

    溫幼騫一時間為難了,現在可怎么辦才好。

    “跟我進去,看一下,我給做飯吃?”

    “……”小家伙沉默了,最后勉為其難的點頭:“那好吧,我要吃很多很多哦?!?br/>
    “好?!?br/>
    他揉了揉她的腦袋,夸她很乖,她滿足的笑著,像是得到了最高獎勵。

    她們進了主宅,梨紗早把家里打掃的干干凈凈,還買了很多她平日喜歡的東西,希望她能恢復點記憶,覺得這兒熟悉。

    她帶她去了臥室,讓廚房做了她最愛吃的菜,還給她看相片。

    可是她一臉茫然,什么都記不起來,也不肯吃大廚的菜,嚷嚷著要回自己的家,要溫幼騫給她做飯吃。

    “怎么能連我們都記不得了呢?知不知道媽咪很難過?”

    簡頓時有些生氣,扣住她的肩膀,大聲責備。

    “啊……不要碰我,我不認識們,們都是壞人。不要……不要過來,我已經贏了了,還要我怎么樣?走開……走開啊……”

    她立刻蹲下身子,抱住腦袋,縮在了沙發縫里。

    “兇她干什么,她不能受刺激了?!?br/>
    “可是……”

    “伯父伯母們冷靜,我會讓她慢慢熟悉這一切的。我先帶她離開,等她平復了,我再帶她回來,好不好?!?br/>
    “好,那艾麗斯就交給了?!?br/>
    梨紗即便有一萬個不舍,可這都是為了女兒好,她也只能答應。

    她也相信,溫幼騫肯定會好好對艾麗斯的,說不定能讓艾麗斯痊愈,突破口都在溫幼騫身上。

    溫幼騫靠近艾麗斯,她瑟瑟發抖的看著他,沒有抗拒。

    “跟我回家,好嗎?”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