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絕世戰神 >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霓裳的身世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霓裳的身世

    “???”

    霓裳的臉色瞬間變了,連忙開口道:“姐姐,霓裳怎么聽不懂您的話?”

    “看來你還是不死心??!”月瑤輕輕嘆了口氣。

    “實際上,從陛下將你賞賜給王爺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對你有所懷疑了,后來我又幾次拿話試過你,你恐怕還不知曉,我的修為已經達到神帝境了吧?而你才不過神王境初期,我想要觀察你,你根本發現不了,而我看到過好幾次,你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偷偷的動用星鈴傳訊給別人,你已經是王爺的人了,你還在動用星鈴傳訊,你是想傳給誰呢?想來,也只有將你安排到王爺身邊的陛下才能夠指揮動你了!”

    月瑤這番話一出,霓裳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但,還是頑強道:“月瑤姐姐你真的誤會了,我可以發誓,我對王爺絕對一片癡心,絕對不會背叛王爺,更不可能是別人安排在王爺身邊的探子的!”

    “你喜歡王爺,這件事我自然知曉,王爺也是知曉的,否則,你覺得我們還能留你到今日嗎?傻妹妹,如今你已經是王爺的人了,難道你不喜歡王爺嗎?難道你不想和王爺長長久久在一起嗎?以王爺如今的身份,你還犯得著做別人的傀儡嗎?你這樣做,對得起王爺嗎?你自己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己,王爺有虧待過你嗎?無論是各種修煉資源,還是珍惜丹藥,甚至是連道果王爺都為你準備了一份,一直在我這里收著呢,只等你修為突破神王境后,就會交給你,試問,王爺對你如此好,你還幫著外人來算計王爺,這合適嗎?”

    一番話,可謂是字字珠心,瞬間讓霓裳淚流滿面。

    此刻的霓裳,早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但滿臉的淚水,卻是讓人看了心疼。

    然而,月瑤卻只是微微嘆了口氣道:“如今,以王爺的身份地位,你繼續做別人的探子,合適嗎?不如徹底歸順王爺吧,有什么事清,你可以跟王爺交代清楚,若是有什么難言之隱,也可以告訴王爺,我相信以王爺的性格,必定會幫你的,也不會計較以前的那些事情,而且,現在是特殊時期,關系到王爺的前途,身邊絕對不可能繼續容納下對王爺有二心的人了,若是你依舊不肯老實交代的話,那我也只好自作主張將你給趕出去了!”

    “趕出去?姐姐你不殺我嗎?”哽咽中的霓裳驚詫的看向月瑤。

    說出這番話,已經無異于承認了自己的確是個探子的身份了!

    月瑤心底幽幽輕嘆,沒想到還真的是探子!

    但心中還是轉瞬恢復,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道:“傻妹妹,你已經是王爺的枕邊人了,即便你真是別人派來的探子,這些時日服侍王爺也是忠心耿耿的,王爺此前已經暗中交代過我,讓我問清后,若是你有什么難言之隱,王爺會替你解決,解決后,你便可永遠留下來,依舊是王爺的枕邊人,若是你不愿意吐露,也讓我留你一命,不過,卻會將你身上的對外聯系方式收掉,然后將你送入下界去,此后會對外宣稱你因為修煉走火入魔已經隕落了。"

    說到這,月瑤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因為她知道,這些已經足以。

    果然,霓裳滿是淚痕的臉上皆是動容神色,一雙眸子瞬間霧化,真正是徹底動情了。

    月瑤看了看,決定趁熱打鐵:“怎么樣?你的決定是什么呢?是想繼續和王爺,和我們在一起過日子,還是想離開王爺,再也見不到王爺了?”

    “這……”霓裳遲疑了,但,僅僅瞬間,腦海中便閃過許多有關于陳逍的畫面,有關于自己在此地的時日,的確要比當初被人培訓,為人表演歌舞要好太多太多了!

    “霓裳……霓裳愿意繼續侍奉王爺和姐姐們,只求姐姐們不嫌棄霓裳就好!”霓裳低著頭,誠懇的跪倒在地上,對著月瑤輕聲說道。

    “好,今日這番話,我可記住了,其實,王爺也一直在邊上呢,只是沒有露面罷了,既然你心中已經想好了,那就將事情的詳細經過都交代出來吧!”月瑤輕聲道。

    聽聞月瑤說陳逍實際上一直在邊上,霓裳的臉色頓時一白,銀牙咬唇,但想到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了,也沒辦法,只好繼續跪在地上道:“王爺,霓裳這就將事情的經過都說出來!”

    “霓裳本是仙域一普通人家的女子,當年因為一些災難,父母雙亡,此后與弟弟相依為命,本以為就要從此流落街頭,可沒想到,不過幾天后,便在街上乞討時被路過的一個貴人看中,貴人將我和弟弟一起帶走了,后來我才知曉那貴人實際上乃是監察左部的人!”

    隨著霓裳緩緩將事情的經過給講述出來,站在一旁旁聽的月瑤眼圈也漸漸紅了,她是真的沒想到霓裳竟然還經歷了這么多,不僅從小父母雙亡,還被人給調走逼迫訓練歌舞,最后更是因為長相出眾,歌喉動人,被監察左部的人視為一枚暗棋,開始暗中培養,后來,便有了為了測試陳逍的身份和忠誠度,便將霓裳給調到天宮,刻意安排賞賜給了陳逍。

    霓裳過來后,也的確跟監察左部和天帝提供了不少的消息,只是因為陳逍隱藏的很好,所以并沒有任何有用的消息,甚至還有部分還是陳逍故意漏出破綻讓霓裳傳遞過去的。

    而霓裳傳遞去的那些消息,統統指向一處——陳逍可信,身份沒問題,對天帝忠心耿耿!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陳逍的晉級才會是一片坦途。

    因為天帝覺得自己已經徹底掌握了陳逍的一切,哪怕今后陳逍真的心生反骨,也有霓裳這個底牌在其中策應,翻不了天!

    不得不說,天帝這一手玩的非常漂亮,哪怕是月瑤心中早已知曉答案,此刻聽聞霓裳親口說出來依舊忍不住心中后怕。

    若是當初陳逍露出一點點痕跡被霓裳抓住舉報上去的話,恐怕就不是今日這番局面,而是另一種局面,甚至可能是否還活著都不知曉了吧?

    不過,在沉默片刻后,月瑤還是緩緩上前,將依舊跪在地上的霓裳輕輕拉了起來,拍了拍霓裳衣服上的臟污,強顏歡笑道:“那也就是說,你如今并不知曉你弟弟在何處,你弟弟跟你一同被監察左部的人帶走后,便音訊全無了,只是偶爾會讓你們書信聯系一番,以此來確保彼此都還活著,你也正是因為弟弟,所以才不得不替監察左部做事,來王爺這邊當暗探?”

    “是!”霓裳依舊低著頭,不敢多言。
多乐彩江西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