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凌天戰神 > 第3118章 地獄之神的鐘聲!

第3118章 地獄之神的鐘聲!

    這一幕,讓在場所有人心頭顫抖,一個個臉上的不可置信之色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這可是強大的玉面修羅,在死亡世界之中走出的強大存在,天帝境后期巔峰級別的人物,他的實力無需多言。

    即便是玉面修羅的師兄都遠遠不是他的對手,而此刻,如此強大的玉面修羅在葉峰的面前,就是這般不堪一擊。

    葉峰的一道攻擊降臨,竟然直接將玉面修羅的修為廢掉,著實讓人難以想象!

    玉面修羅的師兄看著這一切,臉上浮現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這一刻的他神色難看無比。

    做夢都沒有想到,連自己的師弟竟都不是葉峰的對手。

    就這樣被葉峰廢料修為。那么他如今在此地又會面臨怎樣的結局?

    那一位中年強者心中如此想著,臉上的神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師弟,師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還望師弟莫要見怪?!?br/>
    在強大的精神壓力作用下,玉面修羅的師兄再也無法堅持得住了。

    他的心中是滿滿的恐懼之感,他知道,如果自己再繼續停留下去的話,將會面臨更加凄慘的結局。

    因此,在這一句話語還未落下之際,這一位中年強者的身體便在此刻騰空而起,快速的朝著遠方飛掠而行。

    試圖在此刻就此逃出升天。

    這讓玉面修羅身軀倒在地面上,顏色都變得極為的難看了起來。

    這一次他前來此地,可是在為他的師兄出頭,卻不成想,他的師兄在關鍵時刻,竟只顧著自己。根本沒有將他放在心上。

    這讓玉面修羅心中生出了無盡的悔恨。后悔自己當初做出的那種愚蠢的事情。

    然而就在這時候,葉峰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位中年人物的舉動。

    他哪里會讓對方輕易的逃脫?

    一只恐怖的虛空大手在葉峰的身前綻放而出,這一只虛空大手蘊含的威力自然超乎想象般的可怕。

    一只大手釋放而出,能夠籠罩一切。

    眨眼之時間,但已經將那一位中年強者的身軀徹底的包裹其中。

    那一位中年強者神色難看無比,似乎沒有想到葉峰的這一只大手竟然速度如此的快。

    他拼命的掙扎著,試圖就此掙脫掉,只不過,葉峰的這一只大手的速度卻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的迅捷,規律也不是他能夠比擬的。

    短時間內,便將他的身軀完全掌控其中,無論他如何掙扎,都根本無法掙脫掉。

    “之前我便饒你一條性命了,卻沒想到,你竟然不知悔改,找幫手前來,既然是這樣,那么你便沒有必要再活在這個世上了!”

    葉峰目光看著那一位中年強者,口中吐出這樣一道聲音。

    說話之間,在場諸人便看到葉峰的這一只大手在虛空之中收緊。

    無比可怕的力量綻放而出,立刻使得這一位中年強者的身體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眨眼之時間,在場諸人便聽到咔嚓一道聲響傳出,在葉峰的這一只虛空大手的作用下。

    那一位中年強者再也沒能堅持得住,整個人的身體在此刻被捏的粉碎掉來,鮮血在葉峰指尖流淌而出,看起來觸目驚心!

    這讓在場不少人心神震顫,臉上浮現出幾分駭然的表情。

    天空之中不斷有雪花飄落而下。這一片區域冰封千里。

    配合眼前的這種場景,更能凸顯出那一股股恐怖之意。

    玉面修羅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在他最危難的時刻,他的師兄試圖棄他而去,這已經讓他心中生出了強烈的仇恨之感。

    如今葉峰將他的師兄就此誅殺,他沒有仇恨,反倒感覺自己心中一陣暢快。

    “你可以滾了?!?br/>
    葉峰目光看向玉面修羅說道,對于這樣的人他不想再多看一眼。

    玉面修羅心神一顫,自然沒有在原地繼續停留,而是步履蹣跚的離開了這邊。

    其余之人也不敢在此地繼續圍觀了,葉峰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而且在此地,還有不少人之前對葉峰說出了一些出格的話語,如果葉峰此刻真的憤怒起來,他們這些人也別想逃走。

    在這些人離開之后,葉峰開始繼續吸收儲物戒指之中剩下的人頭果。

    在將所有人頭果全部吸收入身體內部之后,葉峰所領悟的死亡屬性力量等級再度有所攀升。

    達到了一個更加恐怖的境界,這也讓他距離鑄就神靈之軀更近了一步。

    蠻荒地獄極為廣闊,越是接近蠻荒地獄的內部區域,蠻荒地獄之中釋放出的陣陣可怕氣息便越發的強烈。

    在吸收完人頭果內部的力量之后,葉峰自然繼續前行。

    不僅僅是他,蠻荒地獄3000年開放一次,蠻荒地獄的入口自然也要一連數日時間不會閉合。

    這也讓越來越多的強者也通過入口進入到蠻荒地獄之中。

    這其中就包括了來自于蠻荒平原之外的強者。

    他們紛紛進入到蠻荒地獄之中,追尋他們自己想要得到的機緣。

    這其中就包括了許多天帝境后期巔峰級別的人物,這些人,有的乃是一方勢力的霸主級別強者。

    也有許多一直在暗處隱居的頂尖存在,蠻荒地獄3000年開放一次,對于他們來說吸引力非常的強大。

    一步步前行,天穹之上閃爍著灰暗色的光芒,整片空間都被那死灰之色籠罩。

    看起來這一片區域真的如同是地獄一樣,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強烈壓抑之感。

    在此期間,葉峰還遇到了許多進入到蠻荒地域之中探秘的人物。

    只不過,如同葉峰這般低調之人,很少能夠引起他人的注意。

    不少強者見到葉峰后,都沒有多看葉峰一眼,就那么就此離開了。

    “咚!”

    幾乎在同時,在場諸人便聽到有這樣一道震蕩的聲音響起,這一道聲音聽起來極為的厚重。

    在天穹之上綻放開來,聲音籠罩大地,令整個蠻荒地獄之中的人都能夠聽得清楚。

    葉峰在這一道聲音之中感受到了一股來自于遠古的力量,讓人心生頂禮膜拜的沖動。

    葉峰臉上浮現出幾分震驚的表情,玩荒地獄之中,竟然會有如此渾厚的鐘聲響起。

    這讓他心中非常的意外。

    “地獄之神鐘聲響起,沒想到,3000年之后的蠻荒地獄,死神終身竟然再度響了起來!”

    在蠻荒地獄之中的某處方位,一位強者聽到這鐘聲之后,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幾分極為震撼的表情。

    他的心頭不由自主的顫抖著,臉上浮現出幾分駭然的表情,這一句話說出之后,在場不少人心神震顫。

    尤其是那些對于蠻荒地獄有著一定了解的強者,更是臉上浮現出強烈的不可置信。

    “地獄之神鐘聲響起,這究竟意味著什么?”

    有人心中如此想著,只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竟然在無形之間出現了一幅虛擬的地圖。

    這地圖清晰無比,每一條路線都刻畫其上,地圖的指引方向,卻非常的明確。

    伴隨著那鐘聲不斷的響起,這位強者腦海之中便出現了一個莫名的概念,那便是他要順著這虛擬地圖之上的指引方向前行。

    不僅僅是他,這一刻,整個蠻荒地獄之中聽到鐘聲的人,全部經歷了類似的場景。

    他們的臉上浮現出震驚的表情,一個個身形閃動,開始按照地圖之中的指引方向前行。

    “咚…”

    地獄之神的鐘聲再度響起,這一道響動之音震蕩天穹,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鐘聲之中纏繞。

    使得這一陣陣鐘聲,能夠深入骨髓,進入到葉峰的軀體之中,讓葉峰整個人的身體都為之震顫。

    葉峰的目光閃爍了下,自然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地獄之神鐘聲的玄妙,他的腦海之中同樣有著一幅極為清晰的虛擬地圖浮現。

    其上的路線也同樣的明確,直覺告訴他,他應當按照這一處方位前行,那里便是地獄之神鐘聲的發源之地。

    葉峰同樣抬起腳步,一步步朝著那一處方位行走,蠻荒地域浩瀚無比,想要真正的穿過層層區域來到那一處方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接連數日的時間,葉峰都沒有任何的停歇,依舊朝前行走著。

    直到他按照那一幅虛擬地圖指引的方向行進15日之后,在他的視線正前方,出現了一處極為開闊的地帶。

    這一處開闊地帶一眼望不到盡頭,某處方位,有著一座直通天穹的巨大宮殿建造在那。

    這一座宮殿看起來非常的威嚴霸氣,更加可怕的是,這一座巨型宮殿周圍繚繞的一陣陣來自于地獄一般的死亡氣息,更能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強烈壓力。

    葉峰看著這一座巨型宮殿,臉上浮現出強烈的震驚表情,第1次,他第1次見到如此大規模的宮殿存在。

    在此之前,他也到往過許多令人震撼人心之地,那里的建筑同樣非常威嚴霸氣。

    但與眼前的這一座宮殿相比,便是小巫見大巫了。

    葉峰深處于這一座宮殿下方,抬頭凝望天穹,竟然無法看到這一座宮殿上方的鏡頭。

    這讓他感覺自己是那般的渺小,他就如同是一個一無是處的螻蟻一樣,宮殿之上隨意釋放出的一股氣息,便仿佛能夠將他的身軀就此吞沒掉!

    幾乎在同時,又有許多強者朝著這邊匯聚而來,每一人身上氣息都極為強悍。

    降臨在此地之后,他們也同樣被這一處巨大宮殿的氣勢震撼到了,越來越多之人到達此地,沒過多久,他們的目光便也落在了葉峰的身上。

    有不少人都見過葉峰,尤其是那些之前在雪山之巔見到葉峰與玉面修羅兩人的那一場大戰之人。

    更是對葉峰印象深刻。

    “葉兄,沒想到我等又見面了?!?br/>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方位有這樣一道聲音傳了過來,立刻將葉峰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他便看到有兩道身影朝著這邊踏步而來,赫然正是之前與他一同進入到這一片蠻荒地域之中的白發強者,以及胎記強者兩人。

    此刻的他們竟然聚集在了一塊,而且也來到了這一處巨大宮殿區域。

    葉峰看著這兩人,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隨即,他的臉上浮現出了幾分意外的表情,對其開口問道:“不知柳仙子去了哪里?她怎么沒有跟你們二人在一塊?”

    柳春曉也是與葉峰三人一塊進入到蠻荒地獄之中的伙伴,自從進入蠻荒地獄之后,葉峰便與其他三人分開。

    直到今日才與白發強者,胎記強者兩人聚集在一塊,至于柳春曉,似乎不見了蹤跡。

    白發強者,胎記強者兩人的目光也閃爍了下,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后,有些無奈的對葉峰開口道:“我們二人進入到蠻荒地獄之后,也沒有見到柳仙子的蹤跡,也不知道她如今怎么樣了?!?br/>
    聽到這兩人所說出的話語,葉峰眉頭不由得微微皺起,看著不斷有強者朝著這一處巨大宮殿所在方位匯聚而來。

    他便已經能夠基本確認,所有人都與他之前的遭遇一樣,被那地獄之神鐘聲吸引到了這里。

    按道理來說,如果柳春曉還在蠻荒地獄之中的話,也必然會被那聲音所吸引。

    然而此刻,隨著一位位強者到來,劉春曉卻依舊不見蹤跡。

    期間葉峰還看到了之前在神靈戰場相遇的那一對師兄妹,他們兩個人也通過了劍氣橋梁,來到了這一處方位。

    只不過,當他們看到葉峰的時候,眼神中都不由自主的閃過一道寒光,看起來相當的冰冷。

    這讓葉峰不由得搖頭苦笑,之前他可是解救過這一對師兄妹二人的性命,他不求對方感激他。

    但也從來沒有想過,對方竟然會如此的憎恨于他,在這片世界之中,好人都這么難做。

    “咚!”

    一道更加嘹亮的地獄之神鐘聲響起,這鐘聲在虛空之中回蕩,給人一種極為震撼之意。

    仿佛在這一刻敲擊他人的靈魂一樣,令不少人心神震顫,臉上浮現出強烈的震撼表情。

    葉峰的耳膜也不由得被震得一陣發麻,那一道鐘聲似乎具有非常強烈的震撼效應,聲音深入骨髓。

    讓葉峰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如遭電擊一般震顫。而那一股股音波蘊含的穿透性更是讓葉峰整個人的身體都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他只感覺那一陣陣音波正在朝他身軀內部融合而來,讓他的身體徹底的被籠罩其中。

    仿佛整個人的靈魂都要被那古音波就此震蕩摧毀。

    更加重要的是,正是在那一處宮殿之中傳遞而出的,這讓葉峰對于這一處宮殿的好奇心理也越發的強烈了起來。

    他很想知道,這一處宮殿之中究竟擁有什么。

    “地獄之神的鐘聲響起,代表地獄之神的傳承即將降臨,若是我們能夠獲得地獄之神的傳承,便可以具備鑄就神靈之軀的資格,也不知道這個傳說是否是真實的!”

    就在這時候,在場諸人便聽到這樣一道聲音傳了出來,說話的乃是一位年齡很大的天帝境后期巔峰強者。

    此人在自己生活的一方世界之中,同樣是霸主級別的人物,他活了無盡的歲月,曾經許多次進入到了蠻荒地獄之中。

    但卻很少能夠獲得相應的機緣。

    長時間的接觸,讓這一位強者對于蠻荒地獄的了解不是尋常之人能比的,也聽說過許多關于蠻荒地獄密心的傳說。

    因此,他的這一句話落下之后,在場不少人臉上都浮現出了幾份震驚的表情。

    地獄之神的鐘聲,他們之前便聽說過,只不過,在她們腦海之中,地獄之神的鐘聲只是一個極為籠統的概念而已。

    至于這鐘聲究竟代表著什么,卻無人知曉。

    可是聽剛剛的這一位強者的話語,他們似乎意識到了,地獄之神,真的存在,而且,地獄之神的傳承似乎就在這一座巨型宮殿之中。

    鐘聲響起,地獄之神傳承即將現世,若能獲得這一傳承,便可擁有鑄就神靈之軀的資格,這樣的事情,確實足夠的具有吸引力。

    令許多人心頭顫抖的同時,看向那一處宮殿的目光中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幾分期待之光。

    “咚,咚…”

    接下來,又有兩道聲音在這一刻想起,地獄之神的鐘聲越發的嘹亮了起來,鐘聲震蕩天穹,不斷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音波快速的朝著在場諸人的身軀內部涌入而來。

    幾乎在同時,在場諸人便聽到吱嘎一陣聲響傳出,許多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那一處方位望去。

    便發現,那一座巨大宮殿的大門竟然在這一刻敞開,一股志強的地域氣息在大門之中不斷的綻放而出。

    那股氣息非常強烈,在此刻席卷而出,第一時間將那一處方位的兩道身影就此包裹。

    這兩人的修為境界達到了天帝境后期,可謂是相當強大的人物。

    但此刻,在那股恐怖的地獄氣息包裹之下,他們兩人的身軀不由自主的瘋狂顫抖,臉色也在此刻變得極為的難看了起來。

    “這是什么?為什么會這樣,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兩人之中有一位強者如此開口道,眼神中流露出幾分駭然之光。

    他們的身體在此刻拼命的掙扎著,試圖將那恐怖的地域屬性力量就此清除掉。

    只不過,那股可怕的地域屬性力量卻太過強大,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這一刻的他們,身軀已經被那可怕的地域屬性力量徹底的侵入。

    讓他們的身軀瘋狂顫抖的同時,臉上也浮現出強烈的駭然之光,沒過多久,整個人的身體便徹底的被侵襲掉了。

    這讓他們兩人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幾份絕望之光,整個人的身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徹底的成為了兩具死尸!

    這一幕,讓在場不少人心神震顫,一個個心生恐懼之感。似乎沒有想到那一處地下宮殿之中蘊含的如此強大的地域屬性力量。

    只不過,即便是這兩人失去了生命,在場諸人也不會真正的懼怕。

    畢竟,這一處宮殿之中可能擁有地獄之神的傳承,如果能夠獲得這種傳承,她們便會具備鑄就神靈之軀的資格。

    這種吸引力著實太過強大,即便這里可能擁有諸多未知的兇險,但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一個個身形閃動,快速的朝著宮殿內部兒行。

    “葉兄,我們也進去吧,這種機會著實不多見?!?br/>
    不遠處方位,白發強者不由得對著葉峰開口說道。

    葉峰目光閃爍了下,對著白發強者點了點頭,說道:“可以?!?br/>
    說完這句話,三人便一塊朝著宮殿內部走去。

    “沒想到你還活著?!?br/>
    只不過,不等葉峰的身體真正的踏步而出,在他身后方位,便傳來了這樣一道聲音。

    說話之人,赫然正是之前的那一位青年人物,他的師妹也在他的身邊,看像一葉峰的目光中流露出幾分冰冷。

    葉峰目光在這兩人身上掃視了一眼說道:“你們都沒有死,我自然要活著?!?br/>
    這一句話說出之后,那一對師兄妹兩人,臉上立刻浮現出了幾分難看的神色,沒想到葉峰說話竟如此的大膽。

    直接將他們兩人的問話懟了回去。

    這讓這一位青年人物感覺自己極為的丟臉,他是何等人物,葉峰竟敢與他這樣說話,確實讓他有種想要殺人的沖動。

    “你在說什么,你算什么東西,竟敢與我如此說話?”

    那一位青年惱羞成怒,一臉冷漠的對葉峰開口,恨不得現在就上前將葉峰就此誅殺掉。

    “我只是說了一些事實的話語而已?!?br/>
    葉峰冷笑的看向那一位青年開口,對于這種忘恩負義的人,葉峰從來不想與對方有任何的客氣。

    這一句話說出之后,那一位青年人物身上氣息便更加的冰冷了起來。

    尤其是有如此多位強者在場的情況下,他的面子更是非常重要。

    “師兄,這個人如此的不知死活,我看你還是出手教訓他一下吧,讓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那一位少女慫恿著自己的師兄,似乎很想看到自己師兄出風頭的樣子。

    那一位青年也正有此意,即便這一位少女不慫恿他,他也早已經想將葉峰鎮壓掉了。

    “趁著進入這一處宮殿的前夕,我要將你的性命結果掉!”

    這一位青年看向葉峰開口道,說完這句話,在場諸人便看到他身上氣息爆發出來,恐怖的威壓在周身不停的繚繞。

    但從這一位青年的實力來看,對方確實不是一個普通人物,如果他出手的話,葉峰也必然無法與對方抗衡。

    第一時間他將自己身上的氣息調動了出來,恐怖的屬性力量在周身不停的繚繞著。

    隨即匯聚在他的掌心之中,使得他的手掌瞬間變得更加的狂暴了起來。

    隨即第一時間對著葉峰的身體轟出了一道恐怖拳芒。

    不遠處的白發強者胎記強者兩人都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并沒有參與進去。

    畢竟,對于葉峰的實力,這兩人有著絕對的信任,這一位青年雖然也非常強大,但對比于葉峰自然不是一個級別上的人物。

    葉峰就那么看著對方的攻擊降臨,他的身體都沒有動彈一下,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了幾分諷刺之光。

    在對方的攻擊即將降臨的一剎那,葉峰才一拳轟出,這一拳看起來仿佛沒有多大的威力可言。

    但實際上,卻蘊含極為強大的穿透性,眨眼之時間便于對方的掌印就此碰撞在了一起。

    在場諸人只聽轟隆隆的恐怖震蕩之音響徹開來,無比可怕的毀滅力量朝著四面八方擴散。

    這一位青年人物臉上帶著冷笑,之前在他通過那一處劍氣橋梁之后,又在一處極為可怕的空間之中獲得了重大的機緣。

    這讓他的實力又有所進步,因此,在他看來,此刻的葉峰敢敢與他抗衡,簡直就是找死的節奏。

    只不過,這兩人攻擊真正碰撞在一起的一剎那,這一位青年人物臉上的神色便變得更加的難看了起來。

    他只感覺有一股極為恐怖的毀滅力量順著他的手臂瘋狂的朝著他的身軀內部灌輸而入。

    即便他的攻擊威力在如何的強大,在葉峰的這一拳之下都在頃刻間遭到了鎮壓。

    而葉峰的這一權威力卻絲毫沒有任何的減弱,簡直能夠穿透一切降臨。

    這讓這一位青年人物臉色變得有些駭然了起來,身體在這一刻,快速的后退,試圖將葉峰的這一道攻擊就此閃避過去。

    只不過,不等對方的身體就此閃避過去,葉峰的這一道拳王殿已經穿透一切降臨在了他的軀體之上。

    下一刻,在場諸人只聽空中一道空的震蕩之音響徹開來,葉峰的這一拳威力十足,簡直能夠穿透一切存在。

    攻擊在這一位青年軀體之上的時候,立刻使得這一位青年口中發出了一道驚人的慘叫之音。

    整個人的身體在強大的攻擊力作用下,直接震飛了出去,落地之時口中鮮血狂吐而出,面色蒼白一片。

    這一切發生的都實在太過突然,令在場不少人都沒能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對方的身體便已經被震飛了出去。

    尤其是那一位少女,一直等著自己的師兄將葉峰鎮壓的場景出現。

    卻沒想到,她師兄在葉峰的面前竟如此的不堪一擊,即便師兄之前獲得了重大機緣,依舊無法改變這一切。

    那一位青年人物身體倒在地面之上,一股股毀滅力量依舊在他身軀之上蔓延著,將他周身的經脈骨骼各大臟器都震的形成了嚴重的損傷。

    丹田氣海也在此刻就此炸裂開來,徹底的成為了一個廢人!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過突然,即便是這一位青年本身,都沒能反應過來。

    他之前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認為自己在獲得重大機緣之后,必然能夠輕易的將葉峰鎮壓。

    卻沒想到,即便如此,他也依舊不是葉峰的對手。在葉峰的面前,他簡直連螻蟻都算不上。

    這種強烈的打擊讓這一位青年面色中流露出幾分絕望,整個人都就此頹廢了下去。

    葉峰目光在這一位青年身上掃視了一眼,平靜開口說道:“如同你這樣的實力,也敢以卵擊石,我真佩服你的勇氣?!?br/>
    說完這句話,在場諸人便看到葉峰率先朝前踏步,一步步朝著宮殿內部走去。

    剛剛的那一道拳芒的威力,完全的超出了他們兩人的想象,在此之前,葉峰的實力確實也非常強大。

    但這兩人完全可以確認,那時的葉峰并沒有達到如今這種層次。

    僅僅數日的時間不見,葉峰的實力便由此突破,確實足夠的震撼人心。

    見到葉峰主動朝前踏步,他們兩人自然也快速的跟上,宮殿大門之地依舊不斷有地獄屬性力量朝著外界彌散開來。

    使得這一方空間變得越發的灰暗了起來,有不少人對于這一處宮殿之中可能擁有的地獄之神傳承都有著非常強烈的期待之感。

    只不過,宮殿之中釋放出的那一股股地獄屬性力量卻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在這一股股地獄屬性力量的沖擊之下,他們的身體根本無法前進半分。

    這讓他們不得不放棄進入那一處巨型宮殿的想法,畢竟,再大的機緣在生命的面前也根本不值一提。

    葉峰三人卻沒有受到那些地獄之力的阻攔,他們三人的身體被各自擅長的屬性力量包裹。

    使得他們的身軀仿佛與這片空間徹底的隔離開來了一樣,隨意的朝前踏步而行,身體便不停的在那些地獄屬性力量之中穿梭著。

    即便那些地獄屬性力量試圖真正的進入到葉峰三人的軀體之中,依舊無法做到這一點。

    葉峰三人快速前行,沒過多久便已經踏上了進入宮殿的巨型大門之中,宮殿內部更是給人一種極為陰森的感覺。

    地獄之力非常強烈,偶爾還會有地獄之神的鐘聲響起,將這一方空間的氣氛營造的極為的到位,

    “地獄之神的傳承,究竟在什么地方?”

    有人第一時間如此自言自語道,臉上浮現出了幾分期待的表情,其余之人也同樣如此,若是能夠獲得地獄之神的傳承,便可以擁有鑄就神靈之軀的資格了。
多乐彩江西开奖